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6年12月11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你是本帖的第 243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6年12月11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洪志明


發表數:249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6年12月11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106年12月11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經文: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

問題:
(一)請歸納論語中子游的教學理念,並說明承襲自孔子的那些理念?
(二)請歸納論語中子夏的教學理念,並說明承襲自孔子的那些理念?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

此下第三子游語。自有二章。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唯聖人乎!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
門人小子謂子夏之弟子也。子游言子夏諸弟子不能廣學先王之道。唯可洒掃堂宇。當對賓客。進退威儀之小禮。於此乃為則可也。
「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
抑助語也。洒掃以下之事抑但是末事耳。若本事則無如之何也。本謂先王之道也。
「子夏聞之曰:噫!」
噫不平之聲也。子夏聞子游鄙己門人。故為不平之聲也。
「言游過矣。」
既不平之。而又云言游之說實為過失也。
「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
既云子游之說是過。故更說我所以先教以小事之由也。君子之道謂先王之道也。孰誰也。言先王大道即既深且遠。而我知誰先能傳而後能倦懈者邪。故云孰先傳焉孰後倦焉。既不知誰。故先f試小事。然後乃教以大道也。張憑曰。人性不同也。先習者或早懈。晩學者或後倦。當要功於歲終。不可以一限也。
熊埋曰。凡童蒙初學固宜聞漸日進。階麤入妙。故先且ㄓ坏H小事。後將教之以大道也。
「譬諸草木,區以別矣。」
言大道與小道殊異。譬如草木異類區別。學者當以次。不可一往學致生厭倦也。
「君子之道,焉可誣也?」
君子大道既深。故傳學有次。豈可發初使誣罔其儀。而并學之乎。
「有始有卒者,其唯聖人乎!」
唯聖人有始有終。學能不倦。故可先學大道耳。自非聖人則不可不先從小起也。張憑曰。譬諸草木。或春花而夙落。或秋榮而早實。君子之道亦有遲速。焉可誣也。唯聖人始終如一。可謂永無先後之異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遊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包曰:"言子夏弟子,但當對賓客脩威儀禮節之事則可。然此但是人之末事耳,不可無其本,故云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孔曰:"噫,心不平之聲。")言遊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包曰:"言先傳業者必先厭倦,故我門人先教以小事,後將教以大道。")譬諸草木,區以別矣。(馬曰:"言大道與小道殊異。譬如草木,異類區別,言學當以次。")君子之道,焉可誣也?(馬曰:"君子之道,焉可使誣言我門人但能灑掃而已。")有始有卒者,其唯聖人乎!"(孔曰:"終始如一,唯聖人耳。")
[疏]"子遊"至"人乎"。○正義曰:此章論人學業有先後之法也。"子遊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者,子遊,言偃也。門人小子,謂弟子也。應,當也。抑,語辭也。本,謂先王之道。言偃有時評論子夏之弟子,但當對賓客脩威儀禮節之事則可。然此但是人之末事耳,不可無其本。今子夏弟子於其本先王之道則無有,不可奈何,故云如之何也。"子夏聞之,曰:噫"者,噫,心不平之聲。子夏既聞子遊之言,中心不平之,故曰噫!"言遊過矣"者,謂言偃所說為過失也。"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者,言君子教人之道,先傳業者必先厭倦,誰有先傳而後倦者乎?子夏言,我之意,恐門人聞大道而厭倦,故先教以小事,後將教以大道也。"譬諸草木,區以別矣"者,諸,之也。言大道與小道殊異,譬之草木,異類區別,言學當以次也。"君子之道,焉可誣也"者,言君子之道,當知學業以次,安可便誣罔言我門人但能灑掃而已。"有始有卒者,其唯聖人乎"者,卒,猶終也。言人之學道,靡不有初,鮮克有終,能終始如一,不厭倦者,其唯聖人耳。

《論語集注》(宋)朱熹

洒,色賣反。掃,素報反。子游譏子夏弟子,於威儀容節之間則可矣。然此小學之末耳,推其本,如大學正心誠意之事,則無有。別,必列反。焉,於虔反。倦,如誨人不倦之倦。區,猶類也。言君子之道,非以其末為先而傳之,非以其本為後而倦教。但學者所至,自有淺深,如草木之有大小,其類固有別矣。若不量其淺深,不問其生熟,而概以高且遠者強而語之,則是誣之而已。君子之道,豈可如此?若夫始終本末一以貫之,則惟聖人為然,豈可責之門人小子乎?程子曰:「君子教人有序,先傳以小者近者,而後教以大者遠者。非先傳以近小,而後不教以遠大也。」又曰:「洒掃應對,便是形而上者,理無大小故也。故君子只在慎獨。」又曰:「聖人之道,更無精粗。從洒掃應對,與精義入神貫通只一理。雖洒掃應對,只看所以然如何。」又曰:「凡物有本末,不可分本末為兩段事。洒掃應對是其然,必有所以然。」又曰:「自洒掃應對上,便可到聖人事。」愚按:程子第一條,說此章文意,最為詳盡。其後四條,皆以明精粗本末。其分雖殊,而理則一。學者當循序而漸進,不可厭末而求本。蓋與第一條之意,實相表?。非謂末即是本,但學其末而本便在此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子遊之譏,是要門人知本。子夏之辯,是要門人即末悟本。只此灑掃應對進退,若以為末。到底是末。若知其本,頭頭皆本。二賢各出手眼接引門人。莫作是非會也。
【補註】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天以一味降時雨。草木隨類各滋榮。君子之道。本末不二。見本見末。見先見後。皆學者機感之不同也。若即末知本。即始知卒。則非至圓至頓之聖人不能。故一乘佛法。分別而說三說五。乃至無量。為菩薩。緣覺。聲聞。天。人。及惡道眾生。曲垂方便。十方三世佛。等一大慈也。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此記子游、子夏二人教學方法迥異。前節是子游的觀感,後節是子夏的辯論。
子游說,子夏的門人、小子,做些灑水掃地、應對賓客、進退禮儀諸事,還可以,「抑末也」,然而,這些末節,「本之則無,如之何。」若究其本則無,如何是好。
子夏聽到了這些話,便歎息說:
「言游過矣。」言游說錯了。
「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君子之道,皇疏以為先王之道,劉氏恭冕正義以為禮樂大道,即子游所謂之「本」。劉氏說:「此當視人所能學而後傳之。故曰,孰先傳焉,孰後倦焉。倦即誨人不倦之倦,言誰當為先而傳之,誰當為後而倦教,皆因弟子學有淺深,故教之亦異。」依劉氏此解,則子夏的意思是說,君子之道,不是我不傳給弟子們。但看誰能先學,我便傳焉。誰到以後始能學,我今且倦於教而已。
「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譬如培植草木,應該區別其種類,而採用不同的培植方法。君子之道,何能不按先後而誣妄施教。
「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孔安國注:「終始如一,惟聖人耳。」凡事皆有先後次序,始在先,終在後。而此「有始有卒」的意思,則是自有始即有終,至終仍不離始,始終一貫而不可分。所以孔注為「終始如一。」此義是指教者能將學問的本末圓融一貫的教授弟子,不必循序漸進。但只有聖人教賢人方能如此,非普通人所能為。所以說:「其惟聖人乎。」

2017/12/7 下午 06:50:37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林秀惠


發表數:32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1061211
主題:論語中,學習有終始的範例解析
《論語》蘊含孔子一生的學問,例如〈述而篇〉,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歷來許多學者就認為這是孔子一生的學問體系,雪廬老人更明確揭示此章為中國文化綱要,道德仁藝包盡中國文化而無遺。孔子雖然教弟子學禮樂、習射御、通書數等實用的生活技術,但孔子更著眼於「道,德」的根本涵養,道是念茲在茲的追求目標,孔子教人所志之道,正是「格、致、誠、正、修、齊、治、平」的成聖成賢大人之學。

在論語〈子罕篇〉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種麥稻,有的生了苗而不出穗,有的雖出穗而不結實。孔子教人求學,不能「苗而不秀」,也不能「秀而不實」,一定要求得滿意的成果。〈雍也篇〉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冉求懷疑自己的力量不夠,孔子說他其實很有能力,只是他被學的才藝框限了,鼓勵他上進於道。可見孔子循循善誘教導學生下學而上達,學習要有始有終,始終兼備。

孔門中學有終始的弟子多不勝數,今略舉顏淵、曾子、子路等三賢者為範例,試為解析如下:
〈一〉顏淵欲罷不能:〈子罕篇〉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在孔子循循善誘下,顏淵從「知之而學」到「好之而學」,充滿喜悅,欲罷不能。但顏子卻謙虛的說,自己盡力依夫子所教學習,學文行禮,只是立下根基而已,其實顏子早已而立、不惑、知命了。

〈二〉曾子臨淵履薄:論語〈泰伯篇〉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曾子年老有重病,叫門弟子打開被子,看看他的手腳身體 ,表示身體未嘗因犯法而毀傷。曾子力行孝道,平素功夫就是「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不敢一時疏忽,直至臨終,才敢說「免」,免於損道了,這是曾子證道的現身說法。

〈三〉子路結纓而死:左傳記載公元前480年,衛出公之父蒯聵脅迫孔悝把自己迎回衛國當國君,是為衛莊公。子路為了救孔悝而與蒯聵的家臣石乞、盂黶戰鬥,在戰鬥中被敵方用戈將繫『冠』的帶子割斷了,子路停止戰鬥,彎下身撿起冠並繫上帶子,因此被殺害,時年六十三,至死不失孔子所教之禮儀大道。

孔門秉受孔子成聖成賢的教誨,在日常生活中,行住坐臥處處依於仁,據於德,志於道,心心念念不忘與道謀合,所以「朝聞道,夕死可矣」,即使生命就此結束,也能有始有終死守善道。

2017/12/12 下午 08:30:57刪除
共有 1 頁, 1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33.203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