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6年4月17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你是本帖的第 133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6年4月17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吳紀學


發表數:385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6年4月17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經文: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問題:
1、子夏與子張交友之道,有何不同?
2、二子論交與論語中孔子交友之道,有何關聯和差異?

2017/4/17 上午 10:01:40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洪志明


發表數:230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經文: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
此下是第二。是子夏語。自有十一章。
子夏弟子問子張求交友之道也。
「子張曰:子夏云何?」
子張反問子夏之門人云。汝師何所道。故曰云何也。
「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
子夏弟子對子張述子夏言也。言子夏雲結交之道。若彼人可者則與之交。若彼人不可者則距而不交也。
「子張曰:異乎吾所聞。」
子張聞子夏之交與己異。故云異乎吾所聞也。
「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
彼既異我。我故更說我所聞也。言君子取交之法。若見賢者則尊重之。眾來歸我。我則容之。容之中有善者。則嘉而美之。有不善不能者。則矜而不責。不得可者與不可者距之。
「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
更說不宜不可者距之也。設他人欲與我交。我若是大賢。則他人必與我。故云於人何所不容也。
「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又云。若我設不賢。而他人必亦距我而不矜也。
我若矜人。人必矜我。我若距人。人必距我。故云如之何其距人也。
既欲與為友。故宜可者與之。不可者距也。
若德悠悠汎交。則嘉善矜不能也。明二子各一是也。鄭玄曰。子夏所云倫黨之交也。子張所云尊卑之交也。王肅曰。子夏所云敵體交。子張所云覆蓋交也。欒肇曰。聖人體備。賢者或偏。以偏師備。學不能同也。故準其所資而立業焉。猶易云仁者見其仁。智者見其智。寛則得眾而遇濫。偏則寡合而身孤。明各出二子之偏性。亦未能兼弘夫子度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集解(宋)邢昺疏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孔曰:"問與人交接之道。")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包曰:"友交當如子夏,汎交當如子張。")
[疏]"子夏"至"人也"。○正義曰:此章論與人結交之道。"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者,門人,謂弟子。"問交",問與人交接之道。"子張曰:子夏云何"者,子張反問子夏之門人,汝師嘗說結交之道云何乎?"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者,子夏弟子對子張述子夏之言也。子夏言:結交之道,若彼人賢,可與交者,即與之交;若彼人不賢,不可與之交者,則拒之而不交。"子張曰:異乎吾所聞"者,言己之所聞結交之道與子夏所說異也。"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者,此所聞之異者也。言君子之人,見彼賢則尊重之,雖眾多亦容納之。人有善行者則嘉美之,不能者則哀矜之。"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者,既陳其所聞,又論其不可拒人之事。誠如子夏所說,可者與之,不可者拒之。設若我之大賢,則所在見容也。我若不賢,則人將拒我,不與己交,又何暇拒他人乎?然二子所言,各是其見論交之道,不可相非。友交當如子夏,汎交當如子張。

《論語集注》(宋)朱熹

賢與之與,平聲。子夏之言迫狹,子張譏之是也。但其所言亦有過高之病。蓋大賢雖無所不容,然大故亦所當絕;不賢固不可以拒人,然損友亦所當遠。學者不可不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毋友不如己者,原不是拒人。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講述

子夏的門人問子張,怎樣交友。
子張反問,你的老師子夏說的是如何。
子夏的門人對曰,家師子夏說,可以交者,就和他結交,不可以交者,就拒絕他。
子張聽了便說,這和我所聞的不同,我曾聞:君子尊敬賢人而又容納眾人,嘉美能力善者而又同情不能者。
子張舉出他所聞的兩句話以後,便說出他的看法。我若是大賢歟,對於人又有何者不能容納呢?我若是不賢歟,人家將拒絕我,如之何由我拒人呢?
子夏教門人,交友要謹慎選擇,子張則以寬容論交。二人都是學自孔子。古注大都兼取二說,並略加辨別而已。如集解包注:「交友當如子夏,汎交當如子張。」皇疏除解釋包注之外,又引鄭玄曰:「子夏所云,倫黨之交也。子張所雲,尊卑之交也。」

2017/4/17 下午 04:28:15刪除

林秀惠


發表數:25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主題彙整:二子論交的差異
子夏一向謹慎小心,希望結交和自己一樣「志於進德修業」者,認為結交之道,就是要和志同道合的人做朋友,拒絕與不如自己的人打交道。可結交「直,諒,多聞」的益者,至於「便辟,善柔,便佞」的損友,就要遠離拒絕!
孔子說:「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朋友之間,應該是誠懇地互相切磋琢磨,才能達到以友輔仁的效果。如果我們一再勸導,朋友卻不接受,就要像孔子說的:「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焉!」盡力引導朋友之後,他仍執迷不悟,就要適可而止,以免自取其辱。
子張則以寬容論交,他認為與人交往應該寬宏豁達:「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尊賢」尊敬賢能的人,如孔子尊敬「蘧伯玉、晏平仲,老子」。「容眾」與朋友相處時能接納別人,像孔子能諒解老朋友原壤,只要有恭敬的心求教,自行束脩以上,孔子都會教誨。「嘉善」讚美才能好的人,對於管仲,孔子說:「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而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如果沒有管仲,我們恐怕要披頭散髮,衣襟向左開,淪為夷狄臣民了。「矜不能」,孔子對於朋友死,無所歸,曰:「於我殯。」孔子幫朋友下葬。
皇疏引鄭玄:「子夏所云,倫黨之交。子張所云,尊卑之交」子夏之交是友交,生死同盟之交,可以適道之交,結交對自己修身齊家有益的朋友。子張之交則是可以共學之交,對象範圍較寬,結交對治國平天下,兼善天下有益的朋友。兩人都是學自孔子,古注大都兼取二說,並略加辨別而已。



「該帖子被 林秀惠 在 2017/4/19 下午 05:13:27 編輯過」

2017/4/19 下午 05:10:19刪除
共有 1 頁, 2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46.875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