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十月十七日論語研討
你是本帖的第 282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十月十七日論語研討

鍾清泉


發表數:1086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十月十七日論語研討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
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
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
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
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研討問題
1、孔子始終不離人群,希望在那些方面經世濟民?
2、道並行而不相悖,長沮、桀溺等隱士之道與孔學,對世間各有何益?

2016/10/7 上午 10:58:54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洪志明


發表數:224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長沮桀溺耦而耕,」
二人皆隱士也。
二人既隱山野。故耦而共耕也。
「孔子過之,」
孔子行從沮溺二人所耕之處過之。
「使子路問津焉。」
津渡水處也。時子路從孔子行。故孔子使子路訪問於沮溺覓渡水津之處也。范升曰。欲顯之。故使問也。
耕用耒。是今之鉤耜是今之釋。廣五寸。五寸則不成伐。故二人竝耕。兩耜竝得廣一尺。一尺則成伐也。故云二耜為耦也。
「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
子路往問津。先問長沮。長沮不答津處。而先反問子路也。執輿猶執轡也。子路初在車上。即為御。御者執轡。今既下車而往問津渡。則廢轡與孔子。孔子時執轡。故長沮問子路曰。夫在車中執轡者是為誰子乎。
「子路曰:為孔丘。」
子路答曰。車中執轡者是孔丘也。然子路問長沮稱師名者。聖師欲令天下而知之也。
「曰:是魯孔丘與?」
長沮更定之也。此是魯國孔丘不乎。
「曰:是也。」
答曰。是魯孔丘也。
「曰:是知津矣。」
沮聞魯孔丘。故不語津處也。言若是魯之孔子。此人數周流天下無所不至。必知津處也。無俟我今復告也。
「問於桀溺。」
長沮不答。子路又問桀溺。
「桀溺曰:子為誰?」
又問子路汝是誰也。
「曰:為仲由。」
子路答言。我是姓仲。名由也。
「曰:是魯孔丘之徒與?」
又問言。汝名由。是孔丘之門徒不乎。
「對曰:然。」
子路答曰是也。
「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
滔滔者猶周流也。天下皆是。謂一切皆惡也。桀溺又云。孔子何是周流者乎。當今天下治亂如一。捨此適彼。定誰可易之者乎。言皆惡也。
「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
桀溺又微以此言招子路。使從己隱也。故謂孔子為避人之士。其自謂己為避世之士也。言汝今從於避人之士。則豈如從於避世之士乎。
若如注意。則非但令子路從己。亦謂孔子從己也。
「耰而不輟。」
耰覆種也。輟止也。二人與子路且語且耕。覆種不止也。覆種者植穀之法。先散後覆也。
「子路行,以告,」
子路問二人。二人皆不告。及於借問而覆種不止。故子路備以此事還車上以告孔子也。
「夫子憮然」
撫然猶驚愕也。孔子聞子路告。故愕怪彼不達己意而譏己也。
「曰:鳥獸不可與同群,」
孔子既撫然而又曰。隱山林者則鳥獸同群。出世者則與世人爲徒旅。我今應出世。自不得居於山林。故曰鳥獸不可與同群也。
「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
亦云吾既出世。應與人為徒旅。故云吾非斯人徒與而誰與。言必與人為徒也。
「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言凡我道雖不行於天下。天下有道者。而我道皆不至與彼易之。是我道大彼道小故也。
江熙曰。易稱。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所以為歸致者。期於内順生徒外惙教旨也。惟此而已乎。凡教或即我以導物。或報彼以明節。以救急疾於當年。而發逸操於沮溺。排披抗言於子路。知非問津之求也。于時風政日昏。彼此無以相易。良所以猶然。斯可已矣。彼故不屑去就。不輟其業。不酬栖栖之問。所以遂節於世而有惙於聖教者存矣。道喪于茲。感以事反。是以夫子撫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也。明夫理有大倫。吾所不獲已也。若欲潔其身韜其蹤。同群鳥獸不可與斯民。則所以居大倫者廢矣。此即我以致言。不可以乘彼者也。丘不與易。蓋物之有道。故大湯武亦稱夷齊。由管仲而無譏邵忽。今彼有其道。我有其道。不執我以求彼。不係彼以易我。夫可滯哉。沈居士曰。世亂賢者宜隱而全生。聖人宜出以弘物。故自明我道以救大倫。彼之絶跡隱世。實由世亂。我之蒙塵栖遑。亦以道喪。此即彼與我同患世也。彼實中賢。無道宜隱。不達教者也。我則至德。宜理大倫。不得已者也。我既不失。彼亦無違。無非可相非。且沮溺是規子路。亦不規夫子。謂子路宜從己。不言仲尼也。自我道不可復與鳥獸同群。宜與人徒。本非言彼也。彼居林野。居然不得不群鳥獸。群鳥獸避世外以為高行。初不為鄙也。但我自得耳。以體大居正。宜弘世也。下云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言天下人自各有道。我不以我道易彼。亦不使彼易我。自各處其宜也。如江熙所云大湯武而亦賢夷齊。美管仲亦不譏邵忽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鄭曰:"長沮、桀溺,隱者也。耜廣五寸,二耜為耦。津,濟渡處。")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馬曰:"言數周流,自知津處。")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孔曰:"滔滔,周流之貌。言當今天下治亂同,空舍此適彼,故曰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士有辟人之法,有辟世之法。長沮、桀溺謂孔子為士,從辟人之法;己之為士,則從辟世之法。)耰而不輟。(鄭曰:"耰,覆種也。輟,止也。覆種不止,不以津告。")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為其不達己意而便非己也。)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孔曰:"隱於山林是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孔曰:"吾自當與此天下人同群,安能去人從鳥獸居乎?")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言凡天下有道者,丘皆不與易也,己大而人小故也。)
  [疏]"長沮"至"易也"。○正義曰:此章記孔子周流,為隱者所譏也。"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者,長沮、桀溺,隱者也。耜,耕器也。二耜為耦。津,濟渡之處也。長沮、桀溺並二耜而耕,孔子道行於旁過之,使子路往問濟渡之處也。"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者,執輿,謂執轡在車也。時子路為禦,既使問津,孔子代之而執轡,故長沮見而問子路曰:夫執轡者為誰人?"子路曰:為孔丘"者,子路以其師名聞於天下,故舉師之姓名以答長沮也。"曰:是魯孔丘與"者,長沮舊聞夫子之名,見子路之答,又恐非是,故復問之曰:"是魯國之孔丘與?與是疑而未定之辭。"曰:是也"者,子路言,是魯孔丘也。"曰:是知津矣"者,長沮言,既是魯孔丘,是人數周流天下,自知津處,故乃不告。"問於桀溺"者,長沮不告津處,故子路復問桀溺。"桀溺曰:子為誰"者,不識子路,故問之。"曰:為仲由"者,子路稱姓名以答也。"曰:是魯孔丘之徒與"者,桀溺舊聞魯孔丘之門徒有仲由,有恐非是,故復問之曰是與?"曰:然"者,然尤是也。子路言己是魯孔丘之徒也。"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者,此譏孔子周流天下也。滔滔,周流之貌。言孔子何事滔滔然周流者乎?當今天下治亂同,皆是無道也,空舍此適彼,誰以易之為有道者也?"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者,士有辟人、辟世之法,謂孔子從辟人之法,長沮、桀溺自謂從辟世之法。且而皆語辭,與猶等也。既言天下皆亂,無以易之,則賢者皆合隱辟。且等其隱辟,從辟人之法則有周流之勞,從辟世之法則有安逸之樂,意令孔子如己也。"耰而不輟"者,耰,覆種也。輟,止也。覆種不止,不以津告。"子路行以告"者,子路以長沮、桀溺之言告夫子。"夫子憮然"者,憮,失意貌。謂不達己意而便非己也。"曰:鳥獸不可與同群"者,孔子言其不可隱居避世之意也。山林多鳥獸,不可與同群。若隱於山林,是同群也。"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者,與,謂相親與。我非天下人之徒眾相親與而更誰親與?言吾自當與此天下人同群,安能去人從鳥獸居乎?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者,言凡天下有道者,我皆不與易也,為其己大而人小故也。○注"耜廣五寸,二耜為耦"。○正義曰:此《周禮•考工記》文也。鄭注云:"古者耜一金,兩人併髮之。今之耜歧頭兩金,象古之耦也。"《月令》云:"脩耒耜。"鄭注云:"耜者,耒之金。"

《論語集注》(宋)朱熹

沮,七餘反。溺,乃歷反。二人,隱者。耦,並耕也。時孔子自楚反乎蔡。津,濟渡處。夫,音扶。與,平聲。執輿,執轡在車也。蓋本子路御而執轡,今下問津,故夫子代之也。知津,言數周流,自知津處。徒與之與,平聲。滔,吐刀反。辟,去聲。耰,音憂。滔滔,流而不反之意。以,猶與也。言天下皆亂,將誰與變易之?而,汝也。辟人,謂孔子。辟世,桀溺自謂。耰,覆種也。亦不告以津處。憮,音武。與,如字。憮然,猶悵然,惜其不喻己意也。言所當與同群者,斯人而已,豈可絕人逃世以為潔哉?天下若已平治,則我無用變易之。正為天下無道,故欲以道易之耳。程子曰:「聖人不敢有忘天下之心,故其言如此也。」張子曰:「聖人之仁,不以無道必天下而棄之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好贊詞)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闢人之士也,豈若從闢世之士哉。耰而不輟。(闢人之士,錯看孔子)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可見不是闢人之士。)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菩薩心腸,木鐸職分。)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去葉反于蔡」之際,就是正要離開楚國的葉邑時,途中遇見長沮桀溺二人,因而使子路問津。二人都是隱士,思想與孔子不同。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桀溺,二人同在田裡耕作,孔子經過那裡,使子路問他們,過河的渡口在何處。鄭康成注:「長沮、桀溺,隱者也。耜,廣五寸,二耜為耦。津,濟渡處。」耜是當時耕田的工具,詳見周禮冬官考工記匠人注解。
「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皇邢二疏皆說,執輿就是執轡,轡是御馬的韁繩,御者在車上執轡,故說執輿。子路原在車上執轡,下車問津,孔子代執。子路先向長沮問津,長沮反問子路,在車上執轡者是誰。子路答復是孔丘。長沮又問是不是魯國的孔丘。子路答曰是。長沮便說:「是知津矣。」此意是說,魯國孔丘周遊列國,應知渡口,不必問人。
「問於桀溺」至「耰而不輟」一段。長沮既不答復,子路又問桀溺。桀溺也是反問子路。但不再問「執輿者為誰。」而問「子為誰」。子,稱呼子路。子路說:「我是仲由。」桀溺又問:「是魯國孔丘的門徒嗎?」子路對曰:「是。」桀溺便說:「濁亂滔滔,天下皆是,誰能以改變呢。且而,而作汝字講,且你,與其從那避人之士,何如從避世之士哉。」辟同避,避人之士指孔子,周遊尋訪,不得其人,又避往他處。避世之士,桀溺自況,就是隱士。桀溺說完,耰而不輟,繼續以土覆種。孔安國注;「滔滔,周流之貌。」阮氏校勘記:「釋文出滔滔云,鄭本作悠悠。」又:「耰而不輟,漢石經耰作櫌,五經文字云,櫌音憂,覆種。」鄭康成注:「耰,覆種也。輟,止也。覆種不止,不以津告。」
「子路行以告」至「丘不與易也」一段。
「子路行以告。」子路走回來,以長沮桀溺二人所說的話告訴孔子。
「夫子憮然,曰。」孔子聽了,悵然若失,然後說了以下的話:
鳥獸不可與同群。」此意是如果在山林裡隱居,則與山林裡的鳥獸同群生活,然而人與鳥獸不同類,不可與鳥獸同群。
「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我若不與這世人同群,而能與誰同群呢。邢疏:「與、謂相親與。我非天下人之徒眾相親與,而更誰相親與。言吾自當與此天下人同群,安能去人從鳥獸居乎。」
「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天下人各有其道,我不必與他們相為改易,各行其是而已。皇疏引江熙說:「丘不與易,蓋物之有道,故大湯武,亦稱夷齊,美管仲,而無譏邵忽。今彼有其道,我有其道,不執我以求彼,不係彼以易我,夫可滯哉。」又如朱子注:「天下若已平治,則我無用變易之,正為天下無道,故欲以道易之耳。」
長沮、桀溺,亂世歸隱。孔子在亂世,一心要以大道施濟蒼生。聖人與潔身自好的隱士分別在此。

2016/10/14 下午 12:25:23刪除

bcad


發表數:3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問一、孔子始終不離人群,希望在那些方面經世濟民?
答:
(一)人道敏政,為生民立命。
(二)傳道授業,為天地立心,為萬世開太平。
(三)整理典籍,為往聖繼絕學。

問二、《論語》中的「隱君子」有幾類?
答:
1.贊同孔子者:如儀封人之「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2.認識孔子者:如晨門之「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
3.譏諷孔子者:如棘子成之「何以文為」,如荷蕢之「莫己知也」,如沮溺之「豈若從辟世之士」。
4.尊重孔子者:如原壤,如曾點之「詠而歸」,如樊遲之學稼學農。


––––––––––––––––––––
陳瑞娟
2016/10/18 下午 05:47:13刪除
共有 1 頁, 2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60.547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