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5年5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你是本帖的第 334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5年5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洪志明


發表數:221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5年5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105年5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經文:
柳下惠為士師,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問題:
一、柳下惠三黜之事蹟為何?
二、柳下惠三黜降志辱身,如何被稱為「聖之和」者?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柳下惠為士師。」
柳下惠展禽也。士師獄官也。惠時為獄官也。
「三黜,」
黜退也。惠為獄官。無罪而三過被黜退也。
「人曰:子未可以去乎?」
去謂更出國往他邦也。或人見惠無罪而三被退逐。故問之云。子為何事而未可以去此乎。欲令其去也。
「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
人或人也。
柳答或人云。己所以不去之意也。言時人世皆邪曲。而我獨用直道。直道事曲。故無罪而三黜耳。若用直事不正。非唯我國見黜。假令至彼。彼國復曲。則亦當必復見黜。故云。焉往而不三黜也。禽是三黜。故不假去也。故李充曰。舉世喪亂不容正直。以國觀國」
又對或人也。枉曲也。父母邦謂禽舊居桑梓之國也。言我若能捨直為曲。曲則是地皆合。既往必皆合。亦何必遠離我之舊邦而更他適耶。故曲直竝不須去也。孫綽曰。言以不枉道而求留也。若道而可枉。雖九生不足以易一死。柳下惠之無此心明矣。故每仕必直。直必不用。所以三黜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柳下惠為士師,(孔曰:"士師,典獄之官。")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孔曰:"苟直道以事人,所至之國俱當復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疏]"柳下"至"之邦"。○正義曰:此一章論柳下惠之行也。"柳下惠為士師"者,士師,典獄之官也。"三黜"者,時柳下惠為魯典獄之官,任其直道,群邪醜直,故三被黜退。"人曰:子未可以去乎"者,或人謂柳下惠曰:吾子數被黜辱,未可以去離魯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者,答或人不去之意也。焉,何也。枉,曲也。時世皆邪,己用直道以事於人,則何往而不三黜乎?言苟直道以事人,所至之國俱當復三黜。若舍其直道,而曲以事人,則在魯亦不見黜,何必去父母所居之國也?○注"士師,典獄之官"。○正義曰:士師,即《周禮》司寇之屬,有士師、卿士,皆以士為官名。鄭玄云:"士,察也,主察獄訟之事。"是士師為典獄之官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三,去聲。焉,於虔反。士師,獄官。黜,退也。柳下惠三黜不去,而其辭氣雍容如此,可謂和矣。然其不能枉道之意,則有確乎其不可拔者。是則所謂必以其道,而不自失焉者也。胡氏曰:「此必有孔子斷之之言而亡之矣。」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卓吾曰﹕有見有守。方外史曰﹕惟見,得真,故守得定。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柳下惠為士師,三黜。」說文:「黜,貶下也。」孔注及皇邢二疏說,柳下惠就是展禽,他作魯國的典獄之官,無罪而三度被黜退。
「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有人問柳下惠說,你還不可以離開魯國嗎?
「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依邢昺疏說,焉作何字講,枉作曲字講,當時世間皆邪,柳下惠說自己用直道以事於人,何往而不三黜。這就是說,苟以直道事人,無論到那一國,都會再被三黜。若捨棄直道,而曲以事人,則在魯國亦不見黜,何必離開父母所居的魯國呢?
直道事人而不枉,三黜而不去父母之邦,是柳下惠堅定不移的德行。所以柳下之妻以惠字作柳下的諡號。列女傳柳下惠妻篇說,柳下惠處魯,三黜而不去,憂民救亂,其妻勸他離去,他說:「油油之民,將陷於害,吾能已乎。」當他死時,門人將誄之,其妻自謂能知其德,乃作誄文,其中有這幾句之辭:「蒙恥救民,德彌大兮。雖遇三黜,終不蔽兮。」「夫子之諡,宜為惠兮。」

2016/5/9 下午 11:24:28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林秀惠


發表數:22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問一:柳下惠三黜之事蹟為何?
答:〈論語稽引勸學錄〉
〈一〉齊攻魯,欲討岑鼎,魯君運送一個假岑鼎去,齊君懷疑是假的,就退回魯國,並派人告訴魯君:「如果柳下惠認為是真的,我就收下。」於是魯君請柳下惠把假鼎說成真鼎,但柳下惠不願意,魯君無奈,只好把真岑鼎送往齊國。
〈二〉有隻名叫「爰居」的海鳥,停在魯國都城的東門外,臧文仲命令國人去祭它。柳下惠說:「這超越禮制的範圍了,祭祀是國家的大典,必須慎重製定。現在無緣無故增加典禮,這樣施政很不適宜啊。」
〈三〉行禘祭於太廟,躋僖公(名申)之位於閔公(名啟方)之上。太廟排序應在閔公之下,今反升而居於閔公之上,這是逆祀。當時夏父弗忌為宗伯,掌宗廟祭祀。他公開宣稱:僖公是聖賢之君,尊崇聖賢是明智的措施,既明且順,那就是禮。柳下惠認為此逆祀,不知禮也。

問二:柳下惠三黜降志辱身,如何被稱為「聖之和」者?
答: 柳下惠為聖之和者,其事蹟緣由約略如下:
〈一〉孟子萬章篇說:柳下惠的為人,不以侍奉昏君為羞恥,也不嫌辭卑小的官職。出任官職時,不隱藏自己的才能,但一定依照正道而行。若被遺棄不用,也不會抱怨,雖然困窮,但不憂愁。和不懂禮義的鄉人處在一起,也悠然自得捨不得離開似的。他的看法是:『你是你,我是我,就算是露臂裸體的在我身邊,你又哪裡能玷汙到我呢?』所以受到柳下惠風範影響的人,就是胸襟狹隘的人,也會變成寬宏大量;性情刻薄的人,也會變成敦厚。  
〈二〉列女傳記載:展禽死,門人將誄。妻乃誄曰:夫子之不伐兮!夫子之不竭兮!夫子之信誠,而與人無害兮!屈柔從容,不強察兮!蒙恥救民,德彌大兮!雖遇三黜,終不蔽兮!愷悌君子,永能厲兮!嗟呼惜哉,乃下世兮!遮幾遐年,今遂逝兮!鳴呼哀哉,魂神泄兮!夫子之諡,宜為「惠」兮!


問三:此章經文存在的價值為何?吾人應如何學習?
答:
〈一〉在春秋亂世,人人自私自利,而柳下惠蒙恥救民,不辭小官而能發揮所用,如此仁厚之人,誠屬難得!故將此章編入論語以示世人。
〈二〉柳下惠是聖之和者,在明君、昏君的領導下都能勝任,不辭賤職,不畏罷黜,知其不可為而為,又不限於困頓之中,故其妻諡曰「惠」。
〈二〉柳下惠擔任管獄的士師,戮力救民。民國九年,雪公任莒縣管獄員,在其崗位上,垂憫囚徒,看到牢房漏水破損即謀興革,經過五年始重建監舍,設施終見完善,又倡德化重於刑齊,加強獄中教化,俾使囚人知非向善,年節更讓罪刑輕者回家過年,最後犯人都能如約返獄服監,更利用精湛的醫術治療犯人的疾病,罪屍無主者則代為埋葬之,可見雪公所在之位雖小,職雖微,但深受 雪公仁澤廣被者,實在多不可數啊!



「該帖子被 林秀惠 在 2016/5/19 下午 05:25:14 編輯過」

2016/5/19 下午 05:20:49刪除
共有 1 頁, 1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46.875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