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4年11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你是本帖的第 506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4年11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洪志明


發表數:219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4年11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104年11月1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經文: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
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
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
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設問:
一、為何當時的人,大多服一年之喪?
二、當今之時,我們應如何守父母之喪?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
禮爲至親之服至三年。宰我嫌其為重。故問至期則久。不假三年也。
「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
宰我又說喪不宜三年之義也。君子人君也。人君化物必資禮樂。若有喪三年。則廢於禮樂。禮樂崩壞。則無以化民。為此之故云。宜期而不三年。禮云壞樂云崩者。禮是形化。形化故云壞。壞是漸敗之名。樂是氣化。氣化無形。故云崩。崩是墜失之稱也。
「舊穀既沒,新穀既升,」
宰予又說一期為足意也。言夫人情之變。本依天道。天道一期。則萬物莫不悉易。故舊穀既沒盡。又新穀已熟。則人情亦宜法之而奪也。
「鑽燧改火,」
鑽燧者鑽木取火之名也。内則云。大觿木燧。是也。改火者年有四時。四時所鑽之木不同。若一年則鑽之一周。變改已遍也。
「期可已矣。」
宰我斷之也。穀沒又升。火鑽已遍。故有喪者一期亦為可矣。
引周書中月令之語有改火之事來為證也。更猶改也。改火之木。隨五行之色而變也。N柳色青。春是木。木色青。故春用榆柳也。棗杏色赤。夏是火。火色赤。故夏用棗杏也。桑柘色黄。季夏是土。土色黄。故季夏用桑柘也。柞楢色白。秋是金。金色白。故秋用柞楢也。槐檀色黒。冬是水。水色黑。故冬用槐檀也。所以一年必改火者。人若依時而食其火。則得氣又宜。令人無災厲也。
「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汝安乎?」
孔子聞宰予曰。一期為足。故舉問之也。夫語助也。稻是穀之美者。錦是衣中之文華者。若一期除喪。除喪畢便食美衣華。在三年之内為此事。於汝之心以此為安不乎。
「曰:安。」
宰我答孔子也。云期而食稻衣錦以為安也。
「汝安則為之。」
孔子聞宰我之答云安。故云。汝言此為安。則汝自為之也。
「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
孔子又為宰我說三年内不可安於食稻衣錦也。言夫君子之人居親喪者。心如斬截。故無食美衣錦之理。假令食於美食。亦不覺以為甘。聞於韶樂亦不為雅樂。設居處華麗亦非身所安。故聖人依人情而制苴麤之禮。不設美樂之具。故云不為也。
「今汝安,則為之。」
陳舊事既竟。又更語之也。昔君子之所不為。今汝若以一期猶此為安。則自為之。再言之者。責之深也。
或問曰。喪服傳曰。既練反素食。鄭玄曰。謂復平生時食也。若如彼傳及注。則期外食稻非嫌。孔子何以怪耶。答曰。北人重稻。稻為嘉食。唯盛乃食之耳。平常所食。食黍稷之屬也。云反素食。則謂此也。
「宰我出。」
宰我得孔子之罵竟而出去也。
「子曰:予之不仁也。」
仁猶恩也。言宰我無恩愛之心。故曰予之不仁也。予宰我之名也。
「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
又解所以不仁之事也。按聖人為制禮以三年。有二義。一是抑賢。一是引愚。抑賢者。言夫人子於父母。有終身之恩昊天罔極之報。但聖人為三才宜理人倫超絶。故因而裁之。以為限節者也。所以者何。夫人是三才之一。天地資人而成。人之生世。誰無父母。父母若喪。必使人子滅性及身服長凶。人人以爾。則二儀便廢。為是不可。故斷以年月。使送死有已。復生有節。尋制服致節。本應斷期。斷期是天道一變。人情亦宜隨之而易。但故改火促期。不可權終天之性。鑽燧過隙。無消創鉅之文。故隆倍以再變。再變是二十五月。始末三年之中。此是抑也。一是引愚者。言子生三年之前。未有知識。父母養之。最鍾懷抱。及至三年以後與人相關。飢渴痛癢有須能言。則父母之懷稍得寛免。今既終身難遂。故報以極時。故必至三年。此是引也。而宰予既為其父母所生。亦必為其父母所懷矣。將欲罵之。故先發此言引之也。
「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
人雖貴賤不同。以為父母懷抱。故制喪服不以尊卑致殊。因以三年為極。上自天子下至庶人。故云天下通喪也。且汝是四科之限。豈宜不及無儀之庶人乎。故言通喪引之也。
「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予宰我名也。為父母愛己故限三年。今宰我欲不服三年。是其誰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不乎。一云。愛吝惜也。言宰我何忽愛惜三年於其父母也。繆播曰。爾時禮壞樂崩。而三年不行。宰我大懼其往。以為聖人無微旨以戒將來。故假時人之謂。咎憤於夫子。義在屈己以明道也。予之不仁者何。答曰。時人失禮。人失禮而予謂為然。是不仁矣。言不仁於萬物。又仁者施與之名。非奉上之稱。若予安稻錦。廢此三年。乃不孝之甚。不得直云不仁。李充曰。子之於親。終身莫已。而今不過三年者。示民有終也。而予也何愛三年而云久乎。余謂。孔子目四科。則宰我冠言語之先。安有知言之人而發違情犯禮之問乎。將以喪禮漸衰孝道彌薄。故起斯問以發其責。則所益者弘多也。依注亦不得為前兩通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馬曰:"《周書•月令》有更火之文。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一年之中,鑽火各異木,故曰改火也。")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孔曰:"旨,美也。責其無仁恩於親,故再言'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馬曰:"子生未三歲,為父母所懷抱。")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孔曰:"自天子達於庶人。")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孔曰:"言子之於父母,'欲報之恩,昊天罔極',而予也有三年之愛乎!")
  [疏]"宰我"至"母乎"。○正義曰:此章論三年喪禮也。"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者,《禮•喪服》為至親者三年。宰我嫌其期月大遠,故問於夫子曰:"三年之喪,期已久矣乎?""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者,此宰我又說喪不可三年之義也。言禮檢人跡,樂和人心,君子不可斯須去身。惟在喪則皆不為也。不為既久,故禮壞而樂崩也。"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者,宰我又言,三年之喪,一期為足之意也。夫人之變遷,本依天道。一期之間,則舊穀已沒,新穀已成。鑽木出火謂之燧。言鑽燧者又已改變出火之木。天道萬物既已改新,則人情亦宜從舊,故喪禮但一期而除,亦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者,孔子見宰我言至親之喪,欲以期斷,故問之。言禮為父母之喪,既殯,食粥,居倚廬,斬衰三年。期而小祥,食菜果,居堊室,練冠縓緣,要絰不除。今女既期之後,食稻衣錦,於女之心,得安否乎?"曰:安"者,宰我言,既期除喪,即食稻衣錦,其心安也。"女安,則為之"者,孔子言,女心安,則自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者,孔子又為說不可安之禮。旨,美也。言君子之居喪也疾,即飲酒食肉,雖食美味,不以為甘,雖聞樂聲,不以為樂,寢苫枕塊,居處不求安也。故不為食稻衣錦之事。今女既心安,則任自為之。責其無仁恩於親,故再言"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者,予,宰我名。宰我方當愚執,夫子不欲面斥其過,故宰我既問而出去,孔子對二三子言曰:夫宰予不仁於父母也!凡人子生未三歲,常為父母所懷抱,既三年,然後免離父母之懷。是以聖人制喪禮,為父母三年。"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者,通,達也。謂上自天子,下達庶人,皆為父母三年,故曰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者,為父母愛己,故喪三年。今予也不欲行三年之服,是有三年之恩愛於父母乎?○注"馬曰"至"火也"。○正義曰:云"《周禮•月令》有更火之文"者,《周書》,孔子所刪《尚書》百篇之餘也,晉成康中得之汲塚,有《月令》篇,其辭今亡。案《周禮》"司爟掌行火之政令,四時變國火,以救時疾"。鄭玄注云:"行猶用也。變猶易也。"鄭司農說以《鄹子》曰:"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其文與此正同。釋者云:"榆柳青故春用之,棗杏赤故夏用之,桑柘黃故季夏用之,柞楢白故秋用之,槐檀黑故冬用之。"○注"孔曰:自天子達於庶人"。○正義曰:《禮記•三年問》云:"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鄭玄云:"達,謂自天子至於庶人。"《喪服四制》曰:"此喪之所以三年,賢者不得過,不肖者不得不及。"《檀弓》曰:"先王制禮也,過之者俯而就之,不至焉者鋔而及之也。"聖人雖以三年為文,其實二十五月而畢,若駟之過隙,然而遂之,則是無窮也,故先王為之立中制節,壹使足以成文理則釋之矣。《喪服四制》曰:"始死,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憂,恩之殺也。"故孔子云:"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達喪也。"所以喪必三年為制也。○注"孔曰"至"愛乎"。○正義曰: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者,《小雅•蓼莪》文。鄭箋云:"之猶是也。我欲報父母是德,昊天乎,我心無極。"云"予也,有三年之愛乎"者,言宰予不欲服喪三年,是無三年之愛也。繆協云:"爾時禮壞樂崩,三年不行。宰我大懼其往,以為聖人無微旨以戒將來,故假時人之謂,啟憤於夫子,義在屈己以明道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期,音基,下同。期,周年也。恐居喪不習而崩壞也。鑽,祖官反。沒,盡也。升,登也。燧,取火之木也。改火,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夏季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亦一年而周也。已,止也。言期年則天運一周,時物皆變,喪至此可止也。尹氏曰:「短喪之說,下愚且恥言之。宰我親學聖人之門,而以是為問者,有所疑於心而不敢強焉爾。」夫,音扶,下同。衣,去聲。女,音汝,下同。禮。父母之喪:既殯,食粥、麤衰。既葬,疏食、水飲,受以成布。期而小祥,始食菜果,練冠縓緣、要絰不除,無食稻衣錦之理。夫子欲宰我反求諸心,自得其所以不忍者。故問之以此,而宰我不察也。樂,上如字,下音洛。此夫子之言也。旨,亦甘也。初言女安則為之,絕之之辭。又發其不忍之端,以警其不察。而再言女安則為之以深責之。宰我既出,夫子懼其真以為可安而遂行之,故深探其本而斥之。言由其不仁,故愛親之薄如此也。懷,抱也。又言君子所以不忍於親,而喪必三年之故。使之聞之,或能反求而終得其本心也。范氏曰:「喪雖止於三年,然賢者之情則無窮也。特以聖人為之中制而不敢過,故必俯而就之。非以三年之喪,為足以報其親也。所謂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特以責宰我之無恩,欲其有以跂而及之爾。」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難道三年之喪,便報得三年之愛。且就人情真切處,點醒之耳。
陳旻昭曰﹕宰我答安,真有調達入地獄的手段。得他此答。方引出孔子一番痛罵。方使天下後世之為子者,皆不得安。方杜絕千古世後,欲短喪之邪說。
【補註】調達,即提婆達多。於無量劫前。佛為國王。調達為阿私仙人。為王說妙法華經。自是世世示現逆行。專意害佛。生斛飯王家。為佛從弟。常以毒藏十指甲。禮佛接足。足不傷。而指自壞。又與阿闍世王。謀欲殺佛。而自為新佛。王縱五百醉象踏佛。佛以手指。指現獅子。象皆攝伏。又推大石壓佛。地神遮之。石碎。迸其小者。中佛足流血。因是陷入地獄。佛遣使問其安否。報曰。我處此。如四禪天樂。又問幾時出地獄。答曰。待世尊來入地獄。我方出之。其五逆類如此。實則大權示現。成就佛功德。故法華會中。得授記成佛。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
這一章書,程朱罵的尤其厲害。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宰我是孔門十哲之一,這是宰我問。自古到周的喪期有多少,說法不一,有人說殷有三年喪,然而後來也不一定,到孔子才肯定三年。宰我問三年的喪期,時間太久,何必呆板規定三年?這是制定禮的討論,為什麼呢?因為禮樂都不行了。
「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
行禮都必須要奏樂,若是國喪為忌辰,這一天舉國不准動音樂,各戲園都必須停止音樂,也不許結婚,若是出殯的哀樂就可以。若戲園在國喪期間動了樂,縣官就必須撤職,這是吾親見的。
君子三年不為禮,禮法就忘失了,三年不奏樂,樂也崩壞,摧殘完了。什麼原故呢?因為禮忘了,樂器壞了,絲弦斷,管洞也壞。既然如此,周以禮樂治國,不是壞了禮樂嗎?那麼究竟該如何呢?
「舊榖既沒,新榖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
舊榖吃完了,長出新榖,這是一年。古人做飯炊煮用的薪柴,四季都有一定,一年換五次火。火有文武,做出飯來,錯了火,人吃了受傷。如師曠有一回喝水,知道這是「勞薪」,一問才知道是以舊車輪為薪柴。又有人吃鴨肉,就知道鴨是白毛、黑毛。春取榆柳的柴火,夏取棗杏的柴火,季夏用桑柘,秋天用柞梄,冬天用槐檀等等。今日都用瓦斯,又用化學防腐劑,只改一回火。
「期」就可以了,一年就可以了。這是宰我與孔子商量,這並不是不好,宰我也不能制禮作樂。
「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
「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這是北方人說的話。北方人,平常不食稻子,有客人來才食,所以北方人吃稻列為第一等。穿錦繡的衣裳是最好的。孔子說,你說喪期不必論一定或不一定,但問心安不心安,三年喪期之內,吃好的,穿好的,你心安嗎?
「曰:安。」
宰我說安,古禮也有一年喪期的。
「女安則為之。」
孔子說,你心安你就做去,但是不可以你自己的關係而作主。
「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
孔子是殷商人,三年的喪期在殷商時就有了。三年為喪期,因為這期間「食旨不甘」的原故,旨是美味的東西,吃好的心裡會不好受,一吃就想起父母來。如陸機為供母親而懷藏橘子,穎考叔藏肉也是為供奉母親,今日不這樣,那是風氣造成的,吾七、八歲時見好東西就想起父母來,見景生情。
食旨不甘,所以不為禮樂,你心安就可以去做。這時的宰我,是不是還有父母也還不一定。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宰我出。」宰我離席出去後,孔子對同學說,宰我太不仁道了。為人子女生下三年之中,一切飲食大小便,都要父母懷抱料理。三年的喪期,從殷商以後就成為普通的喪期,也實行已久了。宰予對父母也有三年的愛嗎?
從殷商以後,就都是三年之喪了。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三年之喪,是為父母服喪的年限,東周時代的人已不完全遵守。如梁玉繩瞥記所引,春秋魯閔公二年:「吉禘于莊公。」公羊傳:「譏始不三年也。」又文公二年:「公子遂如齊納幣。」公羊傳:「納幣不書,此何以書,譏喪娶也。」到了孔子時代,不守三年喪期的人更為普遍,但孔子教禮仍然嚴守三年,孔門弟子依教而行。宰我以當時一般不守三年的情況問孔子:「三年之喪,期已久矣。」三年的喪期是太久了。「期已久矣」的「期」字作時期解,讀其音。為何太久,以下說出不需三年的理由。
「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劉氏正義說,這是古成語,原來的意思是說人如長久不為禮樂,則致禮壞樂崩,不是為居喪者說話,但當時或有人以此為其主張縮短喪期的論據,宰我因此直接引用此語。依邢昺疏說,君子應以禮樂修養身心,不可須臾離棄,但居喪期間,既不為樂,亦不為禮,如果喪期三年,則不為禮樂太久,故致禮壞樂崩。
「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期可已矣」的「期」作周年解,讀基音。宰我又舉理由說,去年舊穀已盡,今年新穀已成熟,鑽燧取火已改用新木。三年之喪,守滿一年,可以終止了。「鑽燧改火」者,古人用火,其取火之法不一,此是鑽木取火。馬融注:「周書月令有更火之文,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一年之中,鑽火各異木,故曰改火也。」邢昺疏說,周書是孔子所刪尚書百篇之餘,其中有月令篇,其辭今亡。案周禮夏官司爟,鄭司農注,引鄹子之說,其文與此正同。
「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古時北方以稻為貴,稻米飯不是平常食物,居三年之喪者,必不能食。衣夫錦者,衣讀去聲,穿的意思,錦是錦衣,由絲織品所製而有文采者,居喪只能穿無采飾的麻衣,不能穿錦衣。孔子問宰我,如將三年之喪縮短為一年,則在父母去世周年之後,就可以吃米飯,穿錦衣,「於汝安乎。」你的心能安嗎?
「曰,安。」這是宰我的話。宰我以為,古時及當時都有人如此,所以說「安。」
「汝安則為之。」孔子告訴宰我,汝心既然能安,那麼你就去做罷。
「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汝安則為之。」孔子繼續告訴宰我,一個君子當他父母去世時,在他居喪期間,無時而不思親,無心於衣食享受,假使「食旨」、吃了美味,也不甘美,「聞樂」、聽優美的音樂,也不快樂,「居處」、居華美的房屋,也不安然。「故不為也。」所以不願只服一年之喪。「今汝安則為之。」現在你說如此心安,你就這樣做罷。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宰我出去以後,孔子對其餘弟子說,「予之不仁也。」予是宰我之名。為人子者,自出生至三年後,始離父母的懷抱,所以聖人制喪禮定為三年,這是天下通行的喪禮,無論何人都是如此。宰予,他對於父母有三年之愛嗎?「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孔安國注:「言子之於父母,欲報之德,昊天罔極,而予也有三年之愛乎。」
三年之喪的期限由此確定不移,但後來實際服喪的日期有兩種解釋。一是鄭康成注儀禮士虞禮中月而禫之文,以為二十七月。一是王肅據禮記三年問,以為二十五月。
皇侃疏引繆播曰:「爾時禮壞樂崩,而三年不行,宰我大懼其往,以為聖人無微旨以戒將來,故假時人之謂,咎憤於夫子,義在屈己,以明道也。」又引李充曰:「余謂孔子目四科,則宰我冠言語之先,安有知言之人而發違情犯禮之問乎,將以喪禮漸衰,孝道彌薄,故起斯問,以發其責,則所益者弘多也。」

2015/11/11 下午 10:37:12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鍾清泉


發表數:1086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此章經仔細整理盤點後,罕見的論語長文裡,閃出兩個問號:
(一)一般人重現實,多廢先王之禮,論語中,何處可見?
(二)孔子「我愛其禮」的理念根據是什麼?

2015/11/13 上午 10:42:00刪除

陳瑞娟


發表數:22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問一:為何當時的人,大多服一年之喪?(為何當時的人,大多未服三年之喪?)

答:

1.宰我此問,係因時人大多未服三年之喪,如皇侃疏引繆播曰:「爾時禮壞樂崩,而三年不行,宰我大懼其往,以為聖人無微旨以戒將來,故假時人之謂,咎憤於夫子,義在屈己,以明道也。」

2.至於為何時人認為只要服一年之喪即已足夠呢?當時的人,觀察一年的變化,依五行生剋之理,由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又生木,如此一年之間,改火已有一個循環,人只需要依天時而行,則得其氣宜,且無災厲,故普遍認為守喪一年,即已足矣。

問二:當今之時,我們應如何守父母之喪?

答:

1.純孝之人,守喪三年,都覺得太短。世間至孝,哀毀骨立,表達孝心而已。學佛以後,守喪要有建設性。雪公在《佛學問答》說:「(誠心念佛),中陰身漏落人天,可增福慧。已生極樂,蓮花早開,品位高超。」

2.蓮池大師云:「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若是父母已經逝世,就要好好修行,以念佛的功德回向父母,使他們能永久解脫。同時要「慈心不殺,修十善業。」祭拜都用素的。

3.弘一大師在《人生之最後》云:「七七日內,欲延僧眾薦亡,以念佛為主。若誦經、拜懺、焰口、水陸等事,雖有不可思議功德,然現今僧眾視為具文,敷衍了事,不能如法,罕有實益。《印光法師文鈔》中屢斥誡之,謂其惟屬場面,徒作虛套。若專念佛,則人人能念,最為切實,能獲莫大之利矣。凡念佛等一切功德,皆宜迴向普及法界眾生,則其功德乃能廣大,而亡者所獲利益亦更因之增長。」

4.守喪三年都如此守,甚至一輩子都如此。



問三:「君子三年不為禮」,君子平常學什麼禮?

答:

1.禮是中國文化的核心,所以十三經堨e有三禮,舉凡從個人的起心動念,乃至整個天下國家的典章制度,通通離不開禮的教化。

2.當君子要精通各種禮節。三禮:周禮(周官)、儀禮(士禮)、禮記。平常就要練習,「禮儀三百,威儀三千」。

3.我們現在至少學雪公老師編的《常禮舉要》。



問四:「君子三年不為樂」,君子平常學什麼樂?

答:

1.君子無故不去樂,有故(遭災、有喪)才去樂。樂是君子的基本才能。

2.孔子以音樂教化弟子,他老人家習琴、擊磬、彈瑟、和歌、聞樂、知樂,精通於音樂之道。孔門弟子人人都要歌詠詩章,鼓瑟彈琴,以便日後的弦歌教化。學樂,少則三年,多則五年。



五、此章宰我著眼點是什麼?孔子著眼點是什麼?有何不同?

答:

1.宰我代眾發問,宰我著眼點即是一般人著眼點:具體看得到的才藝,末也。

2.孔子著眼點則是:孝順的內在仁心,本也。

3.立其大者,則小者不可奪也。

2015/11/17 下午 07:13:45刪除
共有 1 頁, 2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91.797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