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3年12月2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你是本帖的第 843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3年12月2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洪志明


發表數:230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3年12月2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經文: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問題:
1、孔子為何要叮嚀弟子學詩?
2、從詩中如何學事君。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曰:小子」
呼諸弟子欲語之也。
「何莫學夫詩?」
莫無也。夫語助也。門弟子汝等何無學夫詩者也。
「詩,可以興,」
又爲說所以宜學之由也。興謂譬喻也。言若能學詩。詩可令人能爲譬喻也。
「可以觀,」
詩有諸國之風。風俗盛衰可以觀覽以知之也。
「可以群,」
詩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朋友之道。可以群居也。
「可以怨,」
詩可以怨刺諷諫之法。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可以怨也。
「邇之事父,遠之事君,」
邇近也。詩有凱風白華。相戒以養。是有近事父之道也。又雅頌君臣之法。是有遠事君之道者也。江熙曰言事父與事君。以有其道也。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關雎鵲巢是有鳥也。騶虞狼跋是有獸也。采蘩葛覃是有草也。甘棠棫樸是有木也。詩竝載其名。學詩者則多識之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包曰:"小子,門人也。")《詩》,可以興,(孔曰:"興,引譬連類。")可以觀,(鄭曰:"觀風俗之盛衰。")可以群,(孔曰:"群居相切磋。")可以怨。(孔曰:"怨刺上政。")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孔曰:"邇,近也。")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疏]"子曰"至"也與"。○正義曰:此章勸人學《詩》也。"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者,小子,門人也。莫,不也。孔子呼門人曰:何不學夫《詩》也。"《詩》,可以興"者,又為說其學《詩》有益之理也。若能學《詩》,《詩》可以令人能引譬連類以為比興也。"可以觀"者,《詩》有諸國之風俗,盛衰可以觀覽知之也。"可以群"者,《詩》有"如切如磋",可以群居相切磋也。"可以怨"者,《詩》有"君政不善則風刺之","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可以怨刺上政。"邇之事父,遠之事君"者,邇,近也。《詩》有《凱風》、《白華》,相戒以養,是有近之事父之道也。又有《雅》、《頌》君臣之法,是有遠之事君之道也。言事父與君,皆有其道也。"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者,言詩人多記鳥獸草木之名以為比興,則因又多識於此鳥獸草木之名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夫,音扶。小子,弟子也。感發志意。考見得失。和而不流。怨而不怒。人倫之道,詩無不備,二者舉重而言。其緒餘又足以資多識。學詩之法,此章盡之。讀是經者,所宜盡心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今人都不曾學詩。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有人說這一章與「何莫學乎詩」同章,不必如此「無事生非」。古人有個笑話﹕三國演義中,周瑜說:「既生瑜,何生亮?」有人笑說周瑜的母親姓「既」,諸葛亮的母親姓「何」。而張飛的母親姓無,因為「無事生非」。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
「小子」是老師稱學生。為什麼必須學詩?「不學詩無以言」不會說話,拿起筆來就不會作文。吾開的功課中,詩必須學。孔子說:「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悉以為?」所以要誦詩三百,因為「誦詩聞國政」,在國際說話,與在家不同,在家還可隨便,到國際上就不行,詩很重要。
「詩可以興,」
「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詩是作者說出話來,能轉移風俗,而不得罪人,所謂「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聽者可以改過,這是重要的主旨。
詩沒有之後,孔子作春秋,這是由詩中脫胎而來,春秋「寓褒貶,別善惡」。但是意義還是藏在其中,沒有明說出來,看得出來的人,也不多,因為春秋是把義「寓」在裡面。春秋第一篇「鄭伯克段於鄢」,有人便懷疑為什麼都罵鄭莊公?在京戲中就有「孝感天」,專說公叔段的好。
學詩是「意在此而言在彼」,指桑樹罵槐樹。
「可以觀,」
觀,觀光,懂詩法,看人的動作就可看出來,如吳季札觀樂,國家的興衰便可以看明白,他有興衰的現象露出來,你有這現象就必須改。所謂「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大陸失去時,吾在南京聽到漁光曲,驚訝為什麼才收復國土之後便出現亡國之音,今日果然。觀,觀其他而省察自己。
「可以群,」
「群」,社會是人群社會,一個國家、一個家庭合不合群。今日家庭六親不和,一室不和而國家和,沒這個道理。家不和而能為社會辦事,更沒有這個道理。夫婦是「倫始福原」,懂詩彼此才知心情,就能和睦。
「可以怨。」
「可以怨」,人在社會,不怨天不尤人的少,小怨而成大怨,大怨則成仇恨,成了眾人的怨恨。在社會如何存在?學詩可以怨,對在上,對朋友,可用其他方法把怨發出來。詩與樂有關係,詩中有大雅、小雅,雅是正的意思,還有變雅,變了正。怨是變雅,例如吾〈題猴戲圖〉:「麟臺雲閣意如何,犬背猴冠弄劍戈;不是村翁能造物,時機只在數聲鑼。」這就是變雅。吾要你們學詩,可以省察自己,又字字不會錯過。
「邇之事父,」
「邇之事父」,在近處的家中,懂得事奉父母,如閔子騫說:「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勸他父親。
「遠之事君。」
「遠之事君」,到社會才能事君。若君隨意殺人,不諫不行,諫也倒霉,像箕子、微子離開殷紂王,而保有社會。吾在學校教詩不只是講風花雪月而已。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多識鳥獸草木之名」,詩裡有動物學、植物學,這是科學。農業、商業都可以專,惟有文學不可以專。今日是「下才」才來學文學,這是衰象。任何學問都必須學文,如滕王閣序,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國家的事情入情入理。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小子」是孔子稱呼他的弟子。「何莫」當「何不」講。「詩」就是三百篇詩經而言。
孔子稱呼諸弟子說:「小子們,何不學詩呢?」繼則說出學詩的益處,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從近處說,能以事父,從遠處說,能以事君,又能記得很多鳥獸草木的名稱。
「詩可以興。」興,喜應切、去聲。周禮春官大師教六詩,名為「風、賦、比、興、雅、頌。」毛詩序說詩有六義,即是周禮所說的六詩。孔穎達正義說,風、雅、頌是詩篇之異體,賦、比、興是詩文之異辭。詩篇異體即指詩經的國風、小雅、大雅、周魯商頌不同的詩體而言。詩文異辭是指風雅頌各詩文皆以賦比興為之修辭而言。孔氏依周禮鄭康成注及鄭司農注,綜合解釋賦比興。賦是鋪陳善惡,詩文直陳其事,不用譬喻,皆為賦辭。比是比方於物,凡言如某物者,皆是比辭。鄭康成以為,興是取善事以喻勸之。鄭司農以為,興是託事於物。興者起也,取譬引類,起發自己的心志。也就是先說其他事物,然後引起自己所詠之辭。詩文中凡舉草木鳥獸以見意者,皆是興辭。比興二者雖然同是以物譬喻,但比是顯喻,興是隱喻。論語此章只說「詩可以興。」孔安國注:「興,引譬連類。」邢昺疏:「詩可以令人能引譬連類,以為比興也。」邢氏以為興中含比。劉寶楠正義以為孔注「連類」意中兼有賦比。劉氏並引焦氏循毛詩補疏序:「夫詩溫柔敦厚者也,不質直言之,而比興言之,不言理,而言情,不務勝人,而務感人。」詩就是以真情感人,不但比興如此,賦亦如此。
「可以觀。」鄭康成注:「觀風俗之盛衰。」詩是表達心志的文詞,配合樂譜唱出來的就是音樂,例如吳公子季札在魯國觀樂,而知列國的治亂興衰。學詩可以觀察社會風俗盛衰,即可了解政治得失,可以從速改善。
「可以群。」孔安國注:「群居相切磋。」人類從家庭到社會都必須合群,焦循論語補疏說:「詩之教溫柔敦厚,學之則輕薄嫉忌之習消,故可群居相切磋。」
「可以怨。」孔安國注:「怨、刺上政。」邢昺疏:「詩有君政不善則風刺之,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可以怨刺上政。」毛詩序孔穎達正義說,王道始衰,政教初失,而有變風變雅之作。孔氏又引季札見歌小雅時說,那是周王之德已衰,但尚有先王的遺民,尚能知禮,以禮救世,作此變詩。怨即指此變詩而言,雖怨而不違禮,故可以怨。
「邇之事父,遠之事君。」事父應當盡孝,無論盡孝盡忠,都須諫止其過。諫過必須懂得諫過的道理,始有效果,例如閔子騫諫父,請勿逐出他的後母,便說:「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終能感動其父打消原意,又能感動後母,待他如待親生之子。諫父不容易,諫君更難,學詩,可以興觀群怨,便懂得事父事君之道。所以皇疏引江熙說:「言事父事君以有其道也。」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識,讀志,記憶之義。邢昺疏:「詩人多記鳥獸草木之名,以為比興,則因又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也。」三百篇中含有動物學、植物學等,學詩不但有以上種種益處,還可以增廣動植物的知識。




「該帖子被 洪志明 在 2014/12/18 上午 10:48:51 編輯過」

2014/12/17 下午 10:15:01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鍾清泉


發表數:1086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論語中,
孔子如何善用詩的「興」法?
孔子如何透過「詩意」觀國政風俗?
孔門,如何以詩來切磋琢磨?
孔子如何藉詩的「怨」,議論時政時人?

2014/12/19 上午 10:56:16刪除

顏彩雲


發表數:134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小子莫學夫詩」章研討,問答整理
一、孔子如何善用詩的「興」法?
答:詩是志之所之,在心為志,發言為詩。又詩,承也,承政之善惡以諷勸。詩
者,持也,學詩可持守操行。詩的修辭有三:賦、比、興。藉著舖陳、比喻、
取譬引類,來表達志向。
孔子善於詩教,言談常以「興」法,取譬引類。如:
1. (雍也篇)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微諷名不正而言不順者。
2. (雍也篇)子謂仲弓曰:「犂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微諷魯國執政者捨棄人才。
  3. (子罕篇)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韥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而賈者也!」子貢藉美玉譬喻孔子,探尋是否願意出仕。
4. (子罕篇)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從川水,引人洞悉萬法之變與不變。

二、孔子如何透過「詩意」觀國政風俗?
答:詩,不質直言之,而比興言之;不言理而言情,不務勝人而務感人。透過詩
  來說話,能轉移風俗,不得罪人,所謂「言者無罪,聞者足戒」,這是詩重
  要的主旨。孔子在觀國政風俗,亦透過詩意來表達,如:
  1.「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八佾
篇) 。
2.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子罕篇)

三、孔門,如何以詩來切磋琢磨?
答:詩,溫柔敦厚,學之則輕薄嫉忌之習消,故可以群居相切磋可以群,孔門
  中以詩來切磋琢磨的實例很多,如:
1.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八佾篇)
2.曾子有疾,…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泰伯篇)

四、孔子如何藉詩的「怨」,議論時政時人?
答:1.問子西,子曰:「彼哉,彼哉。」孔子連說「彼哉」,怨刺子西是何等人也。
2.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怨刺三家僭越,盜用天子之禮。
3.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顏子不得永壽,孔子只歎是天要斷我的道了,實則是時人無福報,留不住賢者。

2014/12/24 下午 04:45:27刪除
共有 1 頁, 2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62.5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