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3年11月24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你是本帖的第 841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3年11月24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吳紀學


發表數:385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3年11月24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經文: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湼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問題:
1、「親於其身為不善者」,為何「君子不入」?
2、「磨而不磷,湼而不緇」,須具備那些條件?



「該帖子被 吳紀學 在 2014/11/17 上午 10:10:15 編輯過」

2014/11/17 上午 10:09:09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洪志明


發表數:230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經文: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湼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佛肸召,」
佛肸使人召於孔子。
「子欲往。」
孔子欲應召使而往。
「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
子路見孔子欲應佛肸之召。故據昔聞孔子之言而諫止之也。子路曰。由昔親聞夫子之言。曰。若有人自親行不善之事者。則君子不入其家也。
「佛肸以中牟畔,」
據佛肸身自爲不善之事也。佛肸經爲中牟邑宰。而遂背叛。此是不善之事也。
「子之往也,如之何?」
佛肸身爲不善。而今夫子若爲往之。故云如之何也。
「子曰:然,有是言也。」
然如此也。孔子答曰。有如此所說也。我昔者有此君子不入於不善國之言也。
「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
孔子既然之而更廣述我從來所言非一。或云君子不入不善之國。亦云君子入不善之國故君子入不善之國而不爲害。經爲之設二譬。譬天下至堅之物。磨之不薄。至白之物。染之不黑。是我昔亦有此二言。汝今那唯憶不入而不憶亦入乎。故曰。不曰堅乎。磨而不殘。不曰白乎。涅而不緇。言我昔亦經有曰也。故云不曰乎。以問之也。
然孔子所以有此二說不同者。或其不入是爲賢人。賢人以下易染。故不許入也。若許入者是聖人。聖人不爲世俗染累。如至堅至白之物也。子路不欲往。孔子欲往。故具告也。
「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孔子亦爲說我所以一應召之意也。言人非匏瓜。匏瓜係滯一處。不須飲食而自然生長。乃得不用。何通乎。而我是須食之人。自應東西求覓。豈得如匏瓜係而不食耶。一通云。匏瓜星名也。言人有才智。宜佐時理務爲人所用。豈得如匏瓜係天而不可食耶。王弼曰。孔子機發後應。事形乃視。擇地以處身。資教以全度者也。故不入亂人之邦。聖人通遠慮微應變神化。濁亂不能汚其潔。凶惡不能害其性。所以避難不藏身。絶物不以形也。有是言者。言各有所施也。苟不得係而不食。舍此適彼。相去何若也。
江熙曰。夫子豈實之公山佛肸乎。故欲往之意耶。汎示無係。以觀門人之情。如欲居九夷乘桴浮於海耳。子路見形而不及道。故聞乘桴而喜。聞之公山而不悦。升堂而未入室。安測聖人之趣哉。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宋)邢昺疏

佛肸召,子欲往。(孔曰:"晉大夫趙簡子之邑宰。")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孔曰:"不入其國。")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孔曰:"磷,薄也。涅,可以染皂。言至堅者磨之而不薄,至白者染之於涅而不黑,喻君子雖在濁亂,濁亂不能汙。")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匏,瓠也。言瓠瓜得繫一處者,不食故也。吾自食物,當東西南北,不得如不食之物,繫滯一處。)
[疏]"佛肸"至"不食"。○正義曰:此章亦言孔子欲不擇地而治也。"佛肸召,子欲往"者,佛肸為晉大夫趙簡子之中牟邑宰,以中牟畔,來召孔子,孔子欲往從之也。"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者,言君子不入不善之國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者,言今佛肸以中牟畔,則是身為不善,而子欲往,如前言何?"子曰:然,有是言也"者,孔子答云,雖有此不入不善之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者,孔子之意,雖言不入不善,緣君子見幾而作,亦有可入之理,故謂之作譬。磷,薄也。涅,水中黑土,可以染皂。緇,黑色也。人豈不曰,至堅者磨之而不薄,至白者染之於涅而不黑,以喻君子,雖居濁亂,濁亂不能汙也。"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者,孔子又為言其欲往之意也。匏,瓠也。瓠瓜得繫一處者,不食故也。吾自食物,當東西南北,不得如不食之物,繫滯一處。江熙云:夫子豈實之公山佛肸乎?欲往之意,以示無繫,以觀門人之意。如欲居九夷,乘桴浮於海耳。子路見形而不及道,故聞乘桴而喜聞,聞之公山而不說,升堂而未入室,安得聖人之趣?

《論語集注》(宋)朱熹

佛,音弼。肸,許密反。佛肸,晉大夫趙氏之中牟宰也。子路恐佛肸之浼夫子,故問此以止夫子之行。親,猶自也。不入,不入其黨也。磷,力刃反。涅,乃結反。磷,薄也。涅,染皁物。言人之不善,不能浼己。楊氏曰:「磨不磷,涅不緇,而後無可無不可。堅白不足,而欲自試於磨涅,其不磷緇也者,幾希。」焉,於虔反。匏,瓠也。匏瓜繫於一處而不能飲食,人則不如是也。張敬夫曰:「子路昔者之所聞,君子守身之常法。夫子今日之所言,聖人體道之大權也。然夫子於公山佛肸之召皆欲往者,以天下無不可變之人,無不可為之事也。其卒不往者,知其人之終不可變而事之終不可為耳。一則生物之仁,一則知人之智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磨得磷的,便非真堅。涅得緇的,便非真白。匏瓜,用為浮囊,而不用作食器,祇是一偏之用。聖人無用,無所不用。故云吾豈匏瓜?乃顯無可無不可。猶如太虛空然,不可喚作一物耳。非是要與人作食器也。若作食器,縱使瑚璉,亦可磷可緇矣。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
「佛肸召,子欲往」,這與魯國無關,齊桓公為霸主之後,晉文公當霸主,所謂「齊桓晉文」。三家分晉,韓趙魏都是在晉地,是晉的功臣,受封土地。後來范中行等四家打起來,三家滅了智伯范中行,都不歸晉了。到戰國,三家滅晉,成為韓趙魏,奪取晉君的權位,也像魯國三家都不對。佛肸當中牟縣宰,中牟是趙地,在河南、河北都有中牟縣,弄不清楚,可以不管。三家沒有分晉時,佛肸就在中牟縣,三家分晉後,佛肸不服從趙,因為趙他背畔晉的原故。佛肸也找幫手,找上孔子,孔子也想前往,但不是就去。又是子路出來說話,這回說明白話。
「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
昔日我仲由聽夫子您說過,本身不是善道,君子就不去與他合作。佛肸背叛君臣的道理,雖然對晉是對得起,但是佛肸他也是以家臣背叛大夫,背叛趙家,夫子您上那裡去,對嗎?
「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
孔子說,你說得對,我說過這樣的話,但是你沒記住別的話,還有什麼話?我不是說過,東西很堅固,如何堅固法呢?磨他不磷,磷是薄、壞的意思,怎麼磨也破壞不了它。不也說過白,涅染它,緇是發黑,你要守住白,也不叫他染上黑。什麼是「磨而不磷,涅而不緇」?禮記考工記,舉車輪的中心車軸,用棗木做的,很堅固,車輪來來往往,輪壞了,軸雖然吃大力,軸卻不壞,這是磨而不磷的比喻。廣雅說:「涅,黑泥也」,涅並不是染料,黑泥染不上黑,不是染色的材料,這是涅而不緇的比喻。
這是孔子說,我出來但是不改變我的堅固,污穢也染污不了我。孔子說,但是並沒有真去,即使去也染不了。我出來有我的辦法,不論受什麼艱難,我有辦法,而且染不了孔子。例如孔子在衛,彌子瑕、南子要孔子出來,孔子都不出來,但是孔子為何不拒絕而欲往呢?
「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孔子說,我不是匏瓜,空有虛名而不幹,有機會我便出來。匏瓜吾采焦氏筆乘的說法,指南方的星,既叫「匏瓜星」名,又是繫在那兒。詩經小雅云:「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南方的匏瓜星也是虛有其名。我難道是匏瓜星,掛在那裡不中用的東西嗎?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這是晉國的一次內亂,史事難考。據史記晉世家記載,晉國自昭公以後,六卿日漸強大。六卿就是韓、趙、魏、范、中行(原姓荀)以及智氏。後來智伯與趙、韓、魏合力滅范氏及中行氏,共分范、中行氏土地以為邑。不久趙襄子、韓康子、魏桓子,又共殺智伯,盡分其地。最後三家分晉,而為韓、趙、魏三國的結局。當時六卿時挾晉君攻伐異己,各自擴張私家權利,而無公是公非。
「佛肸召。子欲往。」佛肸,讀弼夕。皇本佛肸作佛盻。孔安國注,佛肸是晉大夫趙簡子的邑宰。清儒劉恭冕氏引史記孔子世家:「佛肸為中牟宰,趙簡子攻范、中行,伐中牟。佛肸畔,使人召孔子。」以中牟為范、中行邑,佛肸是范、中行之臣。翟灝四書考異也說:「簡子挾晉侯以攻范、中行,佛肸為范、中行家邑宰,因簡子致伐距之,于晉為畔,于范、中行猶為義也。」這與前章公山氏召孔子相似,孔子也欲往。
子路不以為然。他說他從前曾聽夫子說這兩句話:「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然而現在佛肸據中牟反叛,夫子往他那裡,這將如何說呢。「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就是本身作不善之事的人。「君子不入也。」君子不到他那裡。
「子曰:然,有是言也。」孔子答復子路,是的,我是有此一說。「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但我不是也有堅白之說嗎?真正堅的東西,怎樣磨也不會薄。真正白的東西,怎樣染也不會黑。
孔安國注:「磷,薄也。涅,可以染皁。言至堅者磨之而不薄,至白者染之而不黑。喻君子雖在濁亂,濁亂不能污。」淮南子俶真訓:「以涅染緇。」高誘注:「涅,礬石也。」礬石有青白黃黑等多種,此指黑色礬石,稱為皁礬。
潘氏集箋舉周禮考工記輪人:「輪雖敝,不甐於鑿。」注,甐,舊本或作鄰,鄰讀「磨而不磷」之磷。不甐,有不動、不敝、不傷之義。
「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匏瓜老熟時,其皮堅硬,去其腐瓤,可作瓢壺等用具,所以生長時,繫在藤上,而不被人摘食。皇疏又有一說:「匏瓜,星名也。言人有才智,宜佐時理務,為人所用,豈得如匏瓜係天,而不可食耶。」皇疏此說可從。孔子的意思是說,他不能像匏瓜星那樣懸繫在天空,而為不可食之物。比喻他在世間不願做無用之人。
孔子的道德已達至堅至白之境,不論處在怎樣的濁亂環境,不受絲毫污染或傷害,一心為了行道,所以,公山氏召,佛肸召,都有欲往之意,但是結果都未往,自有未往的道理,非古今諸注所能了然。
 

2014/11/18 下午 06:22:35刪除

鍾清泉


發表數:1086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此章可思索:
★孔子堅白的能力,是如何成就的?
★孔子欲用於世的志願,何以能如此堅定不移?

2014/11/21 下午 03:03:16刪除

陳瑞娟


發表數:27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7

 
2014.11.24 論語研討 問答彙整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湼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陽貨十七 06)



問一:「親於其身為不善者」,為何「君子不入」?

答:孔子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危邦、亂邦,秩序守不住,無法學道,且遭池魚之殃。例如:衛莊公時,父子爭國,孔子不願在衛國做官,因為使不上力。後來衛國亂事起,子路死於衛,遭池魚之殃。所以,會傷害「道」的環境,君子不入、不居。就佛法言:佛都是在環境安定,物產富饒的國家出生,以利講經說法。又菩薩須證「無生法忍」,才可入世度眾。未證前,入染惡之境,必自傷。


問二:「磨而不磷,湼而不緇」,須具備那些條件?

答:

孔子道德,已達「至堅至白」之境,遇濁境不傷不染。其具備的條件,略有三點:
1、孔子能禁絕四事:毋意(能轉意念情緒,而不為意念所轉),毋必(用中庸之道,不專必於一偏之見),毋固(能變通不固執),毋我(不以此身為我)。故能從心所欲不踰矩,無往而不率性。
2、孔子學周易,學到韋編三絕,能知幾而復其性,故學之而可與適道立權也。
3、孔子聖之時者也,主張聖人相傳的盡性成聖的中庸之道,「允執其中」,無「過與不及」的缺點,故能具足「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行權的智慧。

2014/11/25 上午 09:38:24刪除
共有 1 頁, 3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62.5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