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3年5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你是本帖的第 808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3年5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吳紀學


發表數:385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3年5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整理
經文: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問題:
1請問如何權而不傷德?
2、請由孔子拒絕陽貨之用,探討吾人應如何出處。

2014/5/6 下午 04:41:05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洪志明


發表數:230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經文: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陽貨欲見孔子,」
陽貨者季氏家臣陽虎也。于時季氏稍微。陽貨爲季氏宰。專魯國政。欲使孔子仕己。故使人召孔子。欲與孔子相見也。
「孔子不見,」
孔子惡其專濫。故不與之相見也。
「歸孔子豚。」
歸猶餉也。既召孔子。孔子不與相見。故又遣人餉孔子豚也。所以召不來而餉豚者。禮得敵己以下餉。但於己家拜餉而已。勝己以上見餉。先既拜於己家。明日又往餉者之室也。陽虎乃不勝孔子。然己交專魯政。期度孔子必來拜謝己。因得與相見也。得相見而勸之欲仕也。
「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
亡無也。謂虎不在家時也。孔子曉虎見餉之意。故往拜謝也。若往謝必與相見。相見於家。事或盤桓。故伺取虎不在家時。而往拜於其家也。
「遇諸塗。」
塗道路也。既伺其不在而往拜。拜竟而還。與之相逢遇於路中也。孔子聖人。所以不計避之而在路與相逢者。其有所以也。若遂不相見。則陽虎求召不已。既得相見則其意畢耳。但不欲久與相對。故造次在塗路也。所以知是已拜室還與相逢者。既先云時亡也。後云遇塗。故知已至其家也。其若未至室。則於禮未畢。或有更隨其至己家之理。故先伺不在而往。往畢還而相逢也。
一家通云。餉豚之時。孔子不在。故往謝之也。然於玉藻中爲便。而不勝此集解通也。
「謂孔子曰:來,」
貨於路見孔子。而呼孔子令來趨就己也。
「予與爾言。」
予我也。爾汝也。貨先呼孔子來。而又云。我與汝言也。
「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
此是貨與孔子所言之辭也。既欲令仕己。故先發此言也。此罵孔子不仁也。寶猶道也。言仁人之行當惻隱救世以安天下。而汝懷藏佐時之道。不肯出仕。使邦國迷亂。爲此之事豈可謂爲仁乎。
「曰:不可。」
孔子曉虎之言。故遜辭求免。而答云不可也。言不可謂此爲仁人也。
「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
此亦罵孔子不智也。好從事。謂好周流東西從於世事也。亟數也。言智者以照了爲用。動無失時。而孔子數栖栖遑遑東西從事。而數失時。不爲時用。如此豈可謂汝爲智人乎。
「曰:不可。」
又遜辭云不可。
「日月逝矣,歲不我與。」
罵孔子。孔子辭既畢。故貨又以此辭勸孔子出仕也。逝速也。言日月不停。速不待人。豈得懷寶至老而不仕乎。我我孔子也。
「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孔子得勸。故遜辭答之曰。諾吾將仕也。郭象曰。聖人無心。仕與不仕隨世耳。陽虎勸仕。理無不諾。不能用我。則無自用。此直道而應者也。然免遜之理亦在其中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宋)邢昺疏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孔曰:"陽貨,陽虎也。季氏家臣,而專魯國之政,欲見孔子,使仕。")歸孔子豚。(孔曰:"欲使往謝,故遺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孔曰:"塗,道也。於道路與相逢。")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馬曰:"言孔子不仕,是懷寶也。知國不治而不為政,是迷邦也。")"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孔曰:"言孔子棲棲好從事,而數不遇,失時,不得為有知。")"日月逝矣,歲不我與。"(馬曰:"年老,歲月已往,當急仕。")孔子曰:"諾,吾將仕矣。"(孔曰:"以順辭免。")
  [疏]"陽貨"至"仕矣"。○正義曰:此章論家臣專恣,孔子遜辭遠害之事也。"陽貨欲見孔子"者,陽貨,陽虎也。蓋名虎,字貨。為季氏家臣,而專魯國之政,欲見孔子,將使之仕也。"孔子不見"者,疾其家臣專政,故不與相見。"歸孔子豚"者,歸,遺也。豚,豕之小者。陽貨欲使孔子往謝,因得從容見之,故遺孔子豚也。"孔子時其亡而往拜之"者,謂伺虎不在家時,而往謝之也。"遇諸塗"者,塗,道也。孔子既至貨家,而反於道路,與相逢也。"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者,貨呼孔子,使來就己,言我與汝有所言也。"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者,此陽貨謂孔子之言也。寶以喻道德,言孔子不仕,是懷藏其道德也。知國不治,而不為政,是使迷亂其國也。仕者當拯弱興衰,使功被當世,今爾乃懷寶迷邦,可以謂之仁乎?"曰:不可"者,此孔子遜辭,言如此者,不可謂之仁也。"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者,此亦陽貨謂孔子辭。亟,數也。言孔子棲棲好從事,而數不遇,失時,可謂有知者乎?不得為有知也。"曰:不可"者,此亦孔子遜辭,言如此者,不可謂之知也。"日月逝矣,歲不我與"者,此陽貨勸孔子求仕之辭。逝,往也。言孔子年者,歲月已往,不復留待我也,當急求仕。"孔子曰:諾。吾將仕矣"者,諾,應辭也。孔子知其勸仕,故應答之,言我將求仕,以順辭免去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歸,如字,一作饋。陽貨,季氏家臣,名虎。嘗囚季桓子而專國政。欲令孔子來見己,而孔子不往。貨以禮,大夫有賜於士,不得受於其家,則往拜其門。故瞰孔子之亡而歸之豚,欲令孔子來拜而見之也。好、亟、知,並去聲。懷寶迷邦,謂懷藏道德,不救國之迷亂。亟,數也。失時,謂不及事幾之會。將者,且然而未必之辭。貨語皆譏孔子而諷使速仕。孔子固未嘗如此,而亦非不欲仕也,但不仕於貨耳。故直據理答之,不復與辯,若不諭其意者。陽貨之欲見孔子,雖其善意,然不過欲使助己為亂耳。故孔子不見者,義也。其往拜者,禮也。必時其亡而往者,欲其稱也。遇諸塗而不避者,不終絕也。隨問而對者,理之直也。對而不辯者,言之孫而亦無所詘也。楊氏曰:「揚雄謂孔子於陽貨也,敬所不敬,為詘身以信道。非知孔子者。蓋道外無身,身外無道。身詘矣而可以信道,吾未之信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時其亡,祇是偶值其亡耳。孟子作瞰其亡,便令孔子作略,僅與陽貨一般。豈可乎哉?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論語編排稍有歸類,前後文有關係。這一篇都很難講,其中都有歷史性,除春秋可做證明之外,其餘眾說紛紜,都不可靠,連考據的地方,也不可靠。
「陽貨欲見孔子,」
陽貨在魯家當季氏家臣。魯桓公生三位兒子,孟仲季三家,把持國政權柄,魯君空有其名,沒有權力,做主的是三家大夫。三家大夫祭祖也用天子禮,最跋扈的是季氏,魯家權力全在季氏。魯君不發薪水給大夫,大夫各自分有地土,魯君地少,三家地多,陽貨就在季氏家為家臣。三家眼中沒有魯君,陽貨眼中也沒有季氏家,這是天道好還。
孔子弟子在季氏家的也不少,孔子是不得了的能人,陽貨攬權後,想辦事,但不是辦好事。辦事就要福國利民,以公心辦事,縱使辦不好也不差;若為私心,辦好也不行。陽貨為私,也必須找人才,孔子弟子有很多人才,何況是孔子,所以陽貨要找孔子出來在季氏家做官。他以為孔子若要做官,就得找陽貨。要孔子幫他忙,所以屢次找孔子。但是陽貨也得罪不得,好人固然應當親近,壞人要遠離他,但是禮貌都必須有。各位同學心正,對壞人無禮貌,但是禮尚往來,也必須有禮貌,禮貌與辦事是兩回事,就像性與習是兩件事。
「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
陽貨想見孔子,孔子不見。歸,饋的意思。饋送,送禮。送豚,送小豬,這是很厚的禮,滿漢全席有一整個的小豬,是重要的菜。陽貨叫做菜的薰一隻豚送孔子,這分禮很厚,不能不接受。人送禮必須在家接受,叫拜受,還必須再上他家去禮謝,所以孔子必須回拜。文中沒有說孔子不在家時送去,不必節外生枝。孔子等了一個時候,等什麼時候?等著陽貨不在家時候去拜謝他,禮也到了,也不和他見面。到了陽貨家,果然他不在家,孔子禮貌盡到了,可是在回家半路上遇到了。
「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
「謂孔子曰:來」,這一個「來」字,就表現出陽貨的神情態度。平常應當是說:「請過來說話」。從前村夫說的話﹕「說你、說我」,有人諷刺說﹕「木頭也稱牌位」。「予與爾言」,我給你說話。
「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智乎?曰:不可。」
下文也是陽貨說的。「懷其寶而迷其邦」,你胸中有很多寶貴的東西,比喻孔子胸中有很多寶貝,一肚子學問。邦家,魯家今日迷惑顛倒,很不好。「可謂仁乎?」,你有學問,終日講仁義道德,而眼看著國家亂,這就是你的仁道嗎?孔子說,不可以。陽貨又說,你喜好辦政治,你有這個心,而「好從事而亟失時」,「亟」是一次一次又一次,「失時」那一回差事也沒弄好,周遊列國,人都不重用,機會都失去了。「可謂智乎」可算是有智慧嗎?陽貨的含義就是說,你不認得人,只要認得人,找事便容易。言下之意,就是找我陽貨便行了。孔子說,不可以算是智者。
「日月逝矣,歲不我與。」
「曰日月逝矣」,日月一天一天的過去。「歲不我與」,歲數不能再增加,再給你了。
「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孔子說,是,我將出來做官了。
以上從漢注到明代都是如此注解。
到了明儒郝京山提出另一種說法,這個說法正合吾意。
「曰,不可」,你一定不承認,一定以為不對。「日月逝矣,歲不我與」,日月天天過去,歲不與你增加了。以上都是陽貨說的,下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這才是孔子所說。這種說法文理才順。
你們必須要求自己能悟,悟一次以後才能悟,一次不悟,以後永遠不悟,這個悟是悟文字,不是悟道。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依諸古注。陽貨就是季氏的家臣陽虎,孔安國說他以季氏家臣而專魯國之政,皇疏說他派人召見孔子,想叫孔子替他辦事,而孔子惡他專濫,不與他相見。
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孟子滕文公篇也記載此事,歸字作饋字,時字作矙字,趙岐注:「矙,視也。」依滕文公篇說:「陽貨矙孔子之亡也。」亡,即無,不在家。陽貨視孔子不在家,贈孔子一隻蒸熟的小豬。孔子回家一看,不能不受,不能不回拜,因此,「時其亡也。」孔子也等候陽貨不在家,往陽貨家回拜。不料拜竟而還時,在路上遇見陽貨。遇諸塗的「諸」,是「之於」二字快讀而成,「之」字指陽貨。塗是路途。
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陽貨對孔子說:「來,我與你說話。」從這個「來」字,可以看出陽貨的傲慢態度。稱呼「予、爾」,也可以見其無禮。
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曰」,此記陽貨鄭重的告訴孔子。懷其寶,皇疏:「寶。猶道也。」意思是說:「你懷藏寶貴的學問,不肯用出來,而任國家迷亂下去,這可以說是仁嗎?曰,不可。」
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陽貨說:「你好從政事,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失去時機,可以說是有智嗎?曰,不可。」此話含意是說孔子不肯認識陽貨,如肯認識陽貨,便不失時。
日月逝矣,歲不我與:陽貨最後勸告,日子一天一天的逝去,歲月不等待我們。
孔子曰:諾,吾將仕矣:孔子許諾將仕。孔安國注:「以順辭免害。」
「可謂仁乎,曰不可。」「可謂知乎,曰不可。」這兩番問答,依毛奇齡論語稽求篇引明儒郝敬說,皆是陽貨自為問答,以斷為必然之理,並非陽貨問孔子答。至「孔子曰」以下,才是孔子語。郝敬舉例說:「此如史記留侯世家,張良阻立六國後,八不可語,有云,今陛下能制項籍之死命乎,曰未能也。能得項籍頭乎,曰未能也。能封聖人墓、表賢者閭,式智者門乎,曰未能也。皆張良自為問答。並非良問而漢高祖答者。至漢王輟食吐哺以下,纔是漢高祖語。此章至孔子曰以下,纔是孔子語。孔子答語祇此,故記者特加孔子曰三字以別之。」

2014/5/7 下午 10:19:12刪除

林秀惠


發表數:25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問一:如何行權而不傷德?
答:
一、先要安住道德。
二、共學而後適道,適道而後立,立而後權,行權之要件:
1、智(不惑):有智慧才可判別行權之機宜,所謂「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才能掌握「信近於義,言可復也」的有可變有可不變。
2、仁(不憂):唯「視人如親,厚以待之」,方能成就「殺身成仁」之行,絕不為虎作倀。
3、勇(不懼):具道德勇氣,面對凶險之境,亦不改其志向,所謂:「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不在陽貨手下做事,必有其他可為之事。

問二:由孔子拒絕陽貨之用,探討吾人應如何出處?
答:
一、藏器於身:平日應真心好學實修,具備真才實學,有德有學,方能藏器於身,待時而動。
二、慎擇環境:仕或不仕,需符合道與義。邦有道,用之則行,否則,即可捲而懷之。
三、用之則行:有人真心願用此理想,為行仁道而出仕,非僅圖富貴。

問三:此章內容與其他篇章有何不同?
答:
論語的經文大多是結論,直指修學目標,而此章談的是孔子與陽貨互動的過程,來龍去脈,首、中、尾一體連貫,極具戲劇化,高潮迭起。其中蘊含許多道理,如:
(一)孔子何以拒絕陽貨,卻願與佛肸、公山弗擾合作?
(二)陽貨精於禮儀,在官場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孔子如何面對此類人?
(三)陽貨奪政後,急欲援引孔子,他的手段與孔子一向的主張,最大差異處為
何?
(四)對於陽貨送上門的富貴,孔子如何看待?
(五)論語中,面對絕惡之人,孔子與門弟子如何化險為夷?

2014/5/15 下午 08:21:36刪除
共有 1 頁, 2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62.5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