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9年6月1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你是本帖的第 37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9年6月1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洪志明


發表數:268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9年6月1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109年6月1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一)志學之教

1.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陽貨8)
研討:論語中,請舉出以詩:興觀群怨,事君事父,多識鳥獸草木的實例。

2.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述而19)
研討:孔子具「好古敏求」的特質,他何以好?我何以不好?他何以敏求,我何以怠求?

1.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陽貨8)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曰:小子」
呼諸弟子欲語之也。
「何莫學夫詩?」
莫無也。夫語助也。門弟子汝等何無學夫詩者也。
「詩,可以興,」
又爲說所以宜學之由也。興謂譬喻也。言若能學詩。詩可令人能爲譬喻也。
「可以觀,」
詩有諸國之風。風俗盛衰可以觀覽以知之也。
「可以群,」
詩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朋友之道。可以群居也。
「可以怨,」
詩可以怨刺諷諫之法。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可以怨也。
「邇之事父,遠之事君,」
邇近也。詩有凱風白華。相戒以養。是有近事父之道也。又雅頌君臣之法。是有遠事君之道者也。江熙曰言事父與事君。以有其道也。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關雎鵲巢是有鳥也。騶虞狼跋是有獸也。采蘩葛覃是有草也。甘棠棫樸是有木也。詩竝載其名。學詩者則多識之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包曰:"小子,門人也。")《詩》,可以興,(孔曰:"興,引譬連類。")可以觀,(鄭曰:"觀風俗之盛衰。")可以群,(孔曰:"群居相切磋。")可以怨。(孔曰:"怨刺上政。")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孔曰:"邇,近也。")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疏]"子曰"至"也與"。○正義曰:此章勸人學《詩》也。"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者,小子,門人也。莫,不也。孔子呼門人曰:何不學夫《詩》也。"《詩》,可以興"者,又為說其學《詩》有益之理也。若能學《詩》,《詩》可以令人能引譬連類以為比興也。"可以觀"者,《詩》有諸國之風俗,盛衰可以觀覽知之也。"可以群"者,《詩》有"如切如磋",可以群居相切磋也。"可以怨"者,《詩》有"君政不善則風刺之","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可以怨刺上政。"邇之事父,遠之事君"者,邇,近也。《詩》有《凱風》、《白華》,相戒以養,是有近之事父之道也。又有《雅》、《頌》君臣之法,是有遠之事君之道也。言事父與君,皆有其道也。"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者,言詩人多記鳥獸草木之名以為比興,則因又多識於此鳥獸草木之名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夫,音扶。小子,弟子也。感發志意。考見得失。和而不流。怨而不怒。人倫之道,詩無不備,二者舉重而言。其緒餘又足以資多識。學詩之法,此章盡之。讀是經者,所宜盡心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今人都不曾學詩。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有人說這一章與「何莫學乎詩」同章,不必如此「無事生非」。古人有個笑話﹕三國演義中,周瑜說:「既生瑜,何生亮?」有人笑說周瑜的母親姓「既」,諸葛亮的母親姓「何」。而張飛的母親姓無,因為「無事生非」。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
「小子」是老師稱學生。為什麼必須學詩?「不學詩無以言」不會說話,拿起筆來就不會作文。吾開的功課中,詩必須學。孔子說:「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悉以為?」所以要誦詩三百,因為「誦詩聞國政」,在國際說話,與在家不同,在家還可隨便,到國際上就不行,詩很重要。
「詩可以興,」
「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詩是作者說出話來,能轉移風俗,而不得罪人,所謂「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聽者可以改過,這是重要的主旨。
詩沒有之後,孔子作春秋,這是由詩中脫胎而來,春秋「寓褒貶,別善惡」。但是意義還是藏在其中,沒有明說出來,看得出來的人,也不多,因為春秋是把義「寓」在裡面。春秋第一篇「鄭伯克段於鄢」,有人便懷疑為什麼都罵鄭莊公?在京戲中就有「孝感天」,專說公叔段的好。
學詩是「意在此而言在彼」,指桑樹罵槐樹。
「可以觀,」
觀,觀光,懂詩法,看人的動作就可看出來,如吳季札觀樂,國家的興衰便可以看明白,他有興衰的現象露出來,你有這現象就必須改。所謂「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大陸失去時,吾在南京聽到漁光曲,驚訝為什麼才收復國土之後便出現亡國之音,今日果然。觀,觀其他而省察自己。
「可以群,」
「群」,社會是人群社會,一個國家、一個家庭合不合群。今日家庭六親不和,一室不和而國家和,沒這個道理。家不和而能為社會辦事,更沒有這個道理。夫婦是「倫始福原」,懂詩彼此才知心情,就能和睦。
「可以怨。」
「可以怨」,人在社會,不怨天不尤人的少,小怨而成大怨,大怨則成仇恨,成了眾人的怨恨。在社會如何存在?學詩可以怨,對在上,對朋友,可用其他方法把怨發出來。詩與樂有關係,詩中有大雅、小雅,雅是正的意思,還有變雅,變了正。怨是變雅,例如吾〈題猴戲圖〉:「麟臺雲閣意如何,犬背猴冠弄劍戈;不是村翁能造物,時機只在數聲鑼。」這就是變雅。吾要你們學詩,可以省察自己,又字字不會錯過。
「邇之事父,」
「邇之事父」,在近處的家中,懂得事奉父母,如閔子騫說:「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勸他父親。
「遠之事君。」
「遠之事君」,到社會才能事君。若君隨意殺人,不諫不行,諫也倒霉,像箕子、微子離開殷紂王,而保有社會。吾在學校教詩不只是講風花雪月而已。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多識鳥獸草木之名」,詩裡有動物學、植物學,這是科學。農業、商業都可以專,惟有文學不可以專。今日是「下才」才來學文學,這是衰象。任何學問都必須學文,如滕王閣序,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國家的事情入情入理。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小子」是孔子稱呼他的弟子。「何莫」當「何不」講。「詩」就是三百篇詩經而言。
孔子稱呼諸弟子說:「小子們,何不學詩呢?」繼則說出學詩的益處,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從近處說,能以事父,從遠處說,能以事君,又能記得很多鳥獸草木的名稱。
「詩可以興。」興,喜應切、去聲。周禮春官大師教六詩,名為「風、賦、比、興、雅、頌。」毛詩序說詩有六義,即是周禮所說的六詩。孔穎達正義說,風、雅、頌是詩篇之異體,賦、比、興是詩文之異辭。詩篇異體即指詩經的國風、小雅、大雅、周魯商頌不同的詩體而言。詩文異辭是指風雅頌各詩文皆以賦比興為之修辭而言。孔氏依周禮鄭康成注及鄭司農注,綜合解釋賦比興。賦是鋪陳善惡,詩文直陳其事,不用譬喻,皆為賦辭。比是比方於物,凡言如某物者,皆是比辭。鄭康成以為,興是取善事以喻勸之。鄭司農以為,興是託事於物。興者起也,取譬引類,起發自己的心志。也就是先說其他事物,然後引起自己所詠之辭。詩文中凡舉草木鳥獸以見意者,皆是興辭。比興二者雖然同是以物譬喻,但比是顯喻,興是隱喻。論語此章只說「詩可以興。」孔安國注:「興,引譬連類。」邢昺疏:「詩可以令人能引譬連類,以為比興也。」邢氏以為興中含比。劉寶楠正義以為孔注「連類」意中兼有賦比。劉氏並引焦氏循毛詩補疏序:「夫詩溫柔敦厚者也,不質直言之,而比興言之,不言理,而言情,不務勝人,而務感人。」詩就是以真情感人,不但比興如此,賦亦如此。
「可以觀。」鄭康成注:「觀風俗之盛衰。」詩是表達心志的文詞,配合樂譜唱出來的就是音樂,例如吳公子季札在魯國觀樂,而知列國的治亂興衰。學詩可以觀察社會風俗盛衰,即可了解政治得失,可以從速改善。
「可以群。」孔安國注:「群居相切磋。」人類從家庭到社會都必須合群,焦循論語補疏說:「詩之教溫柔敦厚,學之則輕薄嫉忌之習消,故可群居相切磋。」
「可以怨。」孔安國注:「怨、刺上政。」邢昺疏:「詩有君政不善則風刺之,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故可以怨刺上政。」毛詩序孔穎達正義說,王道始衰,政教初失,而有變風變雅之作。孔氏又引季札見歌小雅時說,那是周王之德已衰,但尚有先王的遺民,尚能知禮,以禮救世,作此變詩。怨即指此變詩而言,雖怨而不違禮,故可以怨。
「邇之事父,遠之事君。」事父應當盡孝,無論盡孝盡忠,都須諫止其過。諫過必須懂得諫過的道理,始有效果,例如閔子騫諫父,請勿逐出他的後母,便說:「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終能感動其父打消原意,又能感動後母,待他如待親生之子。諫父不容易,諫君更難,學詩,可以興觀群怨,便懂得事父事君之道。所以皇疏引江熙說:「言事父事君以有其道也。」
「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識,讀志,記憶之義。邢昺疏:「詩人多記鳥獸草木之名,以為比興,則因又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也。」三百篇中含有動物學、植物學等,學詩不但有以上種種益處,還可以增廣動植物的知識。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大戴禮小辨篇「足以辨言」,注引孔子曰:詩可以言,可以怨。 太平御覽學部述作「近之事父」。 論語竢質:鄭公注禮,輒云:「志,古文識。」然則志古字,識今字,異文同字也。
【考證】論語補疏:詩之教温柔敦厚,學之則輕薄嫉忌之習消,故可以羣居相切磋。邢疏引詩「如切如磋」,非其義。
劉氏正義:焦氏循毛詩補疏序:「夫詩,温柔敦厚者也。不質直言之而比興言之,不言理而言情,不務勝人而務感人。自理道之說起,人各挟其是非以逞其血氣。激濁揚清,本非謬戾,而言不本於情性,則聽者厭倦,至於傾軋之不已,而忿毒之相尋。以同爲黨,卽以比爲争,甚而假宮闈廟祀儲貳之名,動輙千百人哭於朝門,自鳴忠孝,以激其君之怨,害及其身,禍於其國,全失乎所以事君父之道。餘讀明史,每歎詩教之亡,莫此爲甚。」案焦說甚通。周官:「太師教六詩:曰風,曰賦,曰比,曰興,曰雅,曰頌。」注:「賦之言鋪,直鋪陳今之政教善惡。比,見今之失,不敢斥言,取比類以言之。興,見今之美,嫌於媚諛,取善事以喻勸之。鄭司農云:『比者,比方於物也。興者,托事於物。』」案先鄭解比興就物言,後鄭就事言,互相足也。賦比之義皆包於興,故夫子止言興。毛詩傳言興百十有六而不及賦比,亦此意也。
【集解】包曰:「小子,門人也。」孔曰:「興,引譬連類。」鄭曰。「觀風俗之盛衰。」孔曰。「羣居相切磋。怨,刺上政。邇,近也。」
【唐以前古注】詩擊鼓正義引鄭注:怨,謂刺上政。 皇疏引江熙云:言事父與事君以有其道也。
【集注】小子,弟子也。感發志意,考見得失,和而不流,怨而不怒,人倫之道,詩無不備。二者舉重而言,其绪餘又足以資多識。
【餘論】困學紀聞:格物之學,莫近於詩。關關之雎摯有别也,呦呦之鹿食相呼也,德如鳲鳩,言均一也。德如羔羊,取純潔也。仁如騶虞,不嗜殺也。鴛鴦在梁,得所止也。桑扈啄粟,失其性也。倉庚,陽之候也。鳴鵙,陰之兆也。蒹葭,露霜變也。桃蟲,拚飛化也。鹤鳴於九獺A聲聞於野,誠不可𢬵也。鳶飛戾天,魚躍于淵,道無不在也。南有喬木,正女之操也。隰有荷華,君子之德也。匪鱣匪鲔,避危難也。匪兕匪虎,慨勞役也。蓼莪常棣,知孝友也。蘩蘋行葦,見忠信也。葛屨褊而羔裘怠也,蟋蟀儉而蝣蜉奢也。爰有樹檀,其下维穀,美必有惡也。周原膴膴,堇荼如飴,惡可爲美也。黍以爲稷,心眩於視也。蠅以爲鷄,心惑於聽也。绿竹猗猗,文章奢也。皎皎白駒,賢人隱也。贈以芍藥,貽我握椒,芳馨之辱也。焉得諼草。言采其蝱,憂思之深也。柞棫斯拔,侯薪侯蒸,盛衰之象也。鳳凰于飛,雉離于羅,治亂之符也。相鼠碩鼠,疾惡也。采葛采苓,傷讒也。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有多識之益也。


2.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述而19)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
知之謂知事理也。孔子謙以同物。故曰我有所知。非生而自然知之者也。王藻云。此蓋自同常教。以身率物者也。
「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我既不生知。而今有所知者。政由我所好古人之道。疾速以求知之也。敏疾速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鄭曰:"言此者,勸人學。")
[疏]"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正義曰:此章勸人學也。恐人以己為生知而不可學,故告之曰:我非生而知之者,但愛好古道,敏疾求學而知之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好,去聲。生而知之者,氣質清明,義理昭著,不待學而知也。敏,速也,謂汲汲也。尹氏曰:「孔子以生知之聖,每云好學者,非惟勉人也,蓋生而可知者義理爾,若夫禮樂名物,古今事變,亦必待學而後有以驗其實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卓吾云﹕都是實話。方外史曰﹕不但釋迦尚示六年苦行。雖彌勒即日出家,即日成道。亦是三大阿僧祇劫修來的。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
當時的人,見孔子有弟子三千,都以為孔子是生而知之者。例如子路問津時:「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是知津矣!」生而知之者,這是上根器的人。孔子說,我不是一生下來就懂得各種學問。後面有經文提到,有人稱讚孔子是博學多能的聖人,孔子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因為貧窮所以什麼都要學,因此學得多,其實貧窮有無限好處。
「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孔子是信而好古,敏是勤勤懇懇求學,將古人的東西勤懇學,學多了以後才能生出新意思,不學那裡會有什麼新發明?我們不是生而知之者,就算有人是生而知之者,但是學問日新月異,新知識也應當隨時學。
「以求之者也」,天生有才智的人也離不了要求學,何況是我們。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集解:「鄭玄曰,言此者勉勸人於學也。」

皇疏:「知之,謂知事理也。孔子謙以同物,故曰,我有所知,非生而自然知之者也。我既不生知,而今有所知者,政由我所好古人之道,疾速以求知之也。敏,疾速也。」
孔子在當時已有聖人之名,如子罕篇太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聖人生而知之者,然非不學,如問禮於老聃,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等,皆好古敏以求之也。今世縱有生知之者,亦須勤學新事物,何況非生知之者,不學可乎。

《論語簡說》

孔子說:「我並非一出生就知曉一切學問,我是好樂古聖人的學問,勤勤懇懇學習求來的。」
「我非生而知之者」,孔子當時的人稱讚他是天生的聖人,不必學就具備博學多能。孔子卻說自己並非生而知之者,是自幼身分卑微,必須學會各種粗鄙瑣碎的事,才有各種能力的。觀此,貧窮反而是好處,什麼事都要學,自然學得多。孔子也自述從十五歲立志學習,三十歲立定人格……一直到七十歲從心所欲,都不會逾越規矩,每隔十年就提升一個新的境界,都是用功學習所得來的。
「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古」,古聖人的學問。孔子「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宗奉堯舜之道為本而遵循修學,效法文王、武王之道而顯揚發明。「敏」,是勤勉的意思,珍惜古聖人的學問,勤勤懇懇努力不懈的學習。孔子深深地好樂古聖人的道德學問,發憤學習。例如孔子從山東魯國遠至洛陽周室,向老聃問禮;到齊國學習韶樂,用心投入,竟然三個月連肉味都沒有感覺;學習《易經》一遍又一遍的研究,串連《易經》竹簡的堅韌牛皮繩,磨斷好多次,可見孔子多麼勤奮用功。
我們對於古人的典籍要學得多,從中生出新的心得,才是有根柢的學問,才能真正安身立命。假使憑空想像不肯學習,豈能有新的發明呢?尤其面對日新月異的新學問,就算是生而知之者,也要隨時不斷的學習,不能停止。
有一次,孔子閒居無事,弟子子貢稟告老師:「跟隨老師多年,對於廣博的學問似乎無法再進步,學習已感厭倦,想休息了。」孔子指著遠方山坡上,高高排列的墳墓,說:「那就是休息的地方!」《詩經》說:「日就月將」,學習是每天有每天的成就,每月有每月的進步,是活到老學到老,死之前是永不停止的!
古聖人的學問蘊藏在經典之中,能珍惜深信,才能生出好樂的心。有了好樂的心,自然肯集中精神來學習。進一步勤勤懇懇的「敏以求之」,方能深入其中。本章是孔子自述學習的寶貴經驗,我們應當自我檢驗有「好古」和「敏求」嗎?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皇本「以」上有「而」字。天文本論語校勘記:古本、足利本、唐本、津藩本、正平本「以」作「而」。
【集解】鄭曰:「言此者,勸人學。」
【集注】生而知之者,氣質清明,義理昭箸,不待學而知也。敏,速也,謂汲汲也。 尹氏曰:「孔子以生知之聖,每云好學者,非惟勉人也。蓋生而可知者,義理爾。若夫禮樂名物古今事變,亦必待學而後有以驗其實也。」
【餘論】論語稽。夫子當日卽有聖人之稱,然時人所謂聖者,第在多聞多知、博物L識、不待師學傳授而無所不知,故震驚之也。不知夫子雖生知之聖,而亦未嘗不藉學以成之。其不居生知者,謙辭。其言好古敏求者,亦自明其功力之實也。



「該帖子被 洪志明 在 2020/5/27 上午 10:12:43 編輯過」

2020/5/27 上午 10:11:50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共有 0 頁, 0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78.125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