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9年5月18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你是本帖的第 77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9年5月18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洪志明


發表數:268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9年5月18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109年5月18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一)志學之教

1.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八佾7)
惑問:孔子要弟子學射藝,著眼於什麼?

2.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述而13)
惑問:孔子聞習一曲韶樂,何以能三月不知肉味?


1.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八佾7)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曰:」
此章明射之可重也。
「君子無所爭,」
言君子恆謙卑自收。退讓明禮。故云無所爭也。
「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
言雖他事無爭而於射有爭。故云必也射乎。於射所以有爭者。古者生男必設桑弧蓬矢於門左。至三日夜。使人負子出門而射。示此子方當必有事於天地四方。故云至年長以射進仕。禮王者將祭。必擇士助祭。故四方諸侯並貢士於王。王試之於射宮。若形容合禮。節奏比樂。而中多者。則得預於祭。得預於祭者進其君爵土。若射不合禮樂而中少者。則不預祭。不預祭者黜其君爵土。此射事既重。非唯自辱。乃係累巳君。故君子之人於射而必有爭也。故顏延之曰。射許有爭。故可以觀無爭也。范寧亦云無爭。
射儀云禮。初主人揖賓而進。交讓而升堂。及射竟勝負已決下堂。猶揖讓不忘禮。故云揖讓而升下也。
「而飲,」
謂射不如者而飲罰爵也。射勝者黨。酌酒跪飲於不如者云。敬養。所以然者。君子敬讓。不以己勝爲能。不以彼負爲否。言彼所以不中者非彼不能。政是有疾病故也。酒能養病。故酌酒飲彼。示養彼病。故云敬養也。所以禮云君使士射。不能則辭以疾。懸弧之義也。而不如者亦跪受酒而云賜灌。灌猶飲也。言賜飲者。服而爲敬辭也。
「其爭也君子。」
夫小人之爭。必攘臂厲色。今此射雖心止不忘中。而進退合禮。更相辭讓。跪授跪受。不乖君子之容。故云其爭也君子也。
就王注意則云揖讓而升下也。若餘人讀則云揖讓而升。升屬上句。又云下而飲。下屬下句。然此讀不及王意也。
此證其爭也君子也。算猶籌也。射者比結朋黨。各有算數。毎中則以算表之。若中多則算多。故云多算也。中少則算少。故云少算也。凡情得勝則自為矜貴。今射雖多算。當猶自酌酒以飲少算。不敢自高。是君子之所爭也。故云君子之所爭也。然釋此者云於射無爭。非今所安。聊復記之。李充曰。君子謙卑以自收。後己先人。受勞辭逸。未始非讓。何爭之有乎。射藝競中以明能否。而處心無措者。勝負若一。由此觀之。愈知君子之無爭也。欒肇曰。君子於射講藝明訓。考徳觀賢。繁揖讓以成禮。崇五善以興教。故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言於射尤必君子之無爭。周官所謂陽禮教讓。則民不爭者也。君子於禮所主在重。而所略在輕。若升降揖讓於射則爭。是為輕在可讓。而重在可爭。豈所謂禮敬之道哉。且爭無益於勝功者也。求勝在己。理之常也。雖心在中質。不可謂爭矣。故射儀曰。失諸正鵠。還求諸身。求中以辭養。不爲爭勝以恥人也。又曰。射仁道也。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因稱此言以證無爭焉。誠以爭名施於小人。讓分定於君子也。今說者云。必於射然後有爭。此為反論文背周官違禮記。而後有爭之言得通。考諸經傳。則無爭之證益明矣。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孔曰:"言於射而後有爭。")揖讓而升,下而飲。(王曰:"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讓而相飲。")其爭也君子。"(馬曰:"多筭飲少筭,君子之所爭。")
[疏]"子曰"至"君子"。○正義曰:此章言射禮有君子之風也。"君子無所爭"者,言君子之人,謙卑自牧,無所競爭也。"必也射乎"者,君子雖於他事無爭,其或有爭,必也於射禮乎!言於射而後有爭也。"揖讓而升,下而飲"者,射禮於堂,將射升堂,及射畢而下,勝飲不勝,其耦皆以禮相揖讓也。"其爭也君子"者,射者爭中正鵠而已,不同小人厲色援臂,故曰"其爭也君子"。○注"孔曰:言於射而後有爭"。○正義曰:鄭注《射義》云:"飲射爵者亦揖讓而升降。勝者袒,決遂,執張弓。不勝者襲,說決拾,卻左手,右加弛弓於其上而升飲。君子恥之,是以射則爭中。"是於射而後有爭。○注"王曰"至"相飲"。○正義曰:云"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讓而相飲"者,《儀禮•大射》云:"耦進,上射在左並行,當階北面揖,及階揖,升堂揖,皆當其物,北面揖,及物揖。射畢,北面揖,揖如升射。"是射時升降揖讓也。《大射》又云:"飲射爵之時,勝者皆袒,決遂,執張弓,不勝者皆襲,說決拾,卻左手,右加弛弓於其上,遂以執 弣,揖如始升射。及階,勝者先升,升堂少右,不勝者進北面坐,取豐上之觶,立,卒觶,坐奠於豐下。興揖,不勝者先降。"是飲射爵之時揖讓升降也。○注"馬曰多"至"所爭"。○正義曰:云:"多筭飲少筭"者,筭,籌也。《鄉射記》曰"箭籌八十,長尺有握,握素"是也。多筭謂勝者,少筭謂不勝者,勝飲不勝而相揖讓,故曰君子之所爭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飲,去聲。揖讓而升者,大射之禮,耦進三揖而後升堂也。下而飲,謂射畢揖降,以俟眾耦皆降,勝者乃揖不勝者升,取觶立飲也。言君子恭遜不與人爭,惟於射而後有爭。然其爭也,雍容揖遜乃如此,則其爭也君子,而非若小人之爭矣。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必也射乎,正是君子無所爭處。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子曰:君子無所爭,」
「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今日沒有射藝,所以不必考據。這一章的句讀有若干種,吾講其中的意義,重點在「君子無所爭」。
外國人講究爭才能生存,今人也爭名奪利,而且是明爭。自誇已經是過失了,何況毀他!今日的選舉,多是自讚毀他,佛家以為「自讚非他」是大毛病,這是學洋人,中國人自古以來都沒有這樣的事,這等風氣必須換,否則國祚不久。你們別爭,中國是禮義之邦,主張禮讓,相信「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一爭便生名利心,君子的品德就滅了,名錮利鎖,爭就不能往生。
「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
「集解」孔曰:「言於射而後有爭也。」那麼不射就沒有爭了嗎?打戰不爭是無勇,是不孝。從前人打戰,不怕死,願死,怕不死,怕不死就可以不死。
「皇疏」說:「古者生男必設桑孤蓬矢於門左,使人負子出門而射,至長以射進仕,擇士助祭,若射不合禮樂,則不預祭。」諸侯進薦能人賢者給國君,先考核射箭。這與打戰不同,而是考核如何上下等等,射箭都有禮節,失禮便不行。
兩人比賽,敗者罰喝酒。每年都有祭祀,有陪祭,陪祭的必須射箭合乎規矩,若不合規矩,連諸侯也會受責而被削地。
「射儀」曰:「射,仁道也,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
「集注」云:「惟於射而後有爭,然雍容揖讓,則其爭君子,而非小人之爭矣。」
「其爭也君子。」
這一章的重點在君子,君子是學而能立的士人,有一定的目標,在道義上,為利國富民,凡是功利名位,有違背道違仁者,自然不會去爭取。
孔子講「志於道,依於仁」,有違道與仁的自然不去爭取,小人則是志在功名利祿。若是關係道德仁義等,君子又應固執力行,並不是不爭。對道德要擇善固執,力行近乎仁,經文不是說「當仁不讓於師」嗎?當仁固然要爭,老師做好事,學生怎能不做好事?「見義不為無勇也」,對於義的事也不能讓人。所以這一章「其爭也君子」,更須細細體味。
你們要學「君子無所爭,其爭也君子」,注重上句與最末一句,中間的可以省略,雖爭也不失君子的風範。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此言君子與人無爭,若必曰有所爭,其為射箭乎。射為六藝之一,自古戰陣所必需,平時則有射藝比賽,講求射禮。揖讓句,宋注「揖讓而升,下而飲」,漢注「揖讓而升下,而飲」,今從皇邢二疏本,七字作一句讀。解從王肅注:「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讓而相飲也。」射禮行於堂上,升堂與下,皆揖讓,勝負皆飲,負者先飲,勝者陪之。唯在射時,各顯其藝能,求中其正鵠,是謂之爭,不同於小人,故曰其爭也君子。

【雪公講義】

「集解」孔曰:言於射而後有爭也。
「皇疏」略錄:古者生男,必設桑弧蓬矢於門左,使人負子出門而射;至長以射進仕,擇士助祭。若射不合禮樂,則不預祭。
「射義」曰:射,仁道也。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
「集注」略云:惟於射而後有爭;然雍容揖讓,則其爭君子,而非小人之爭矣。
【按】此章重在君子。所謂君子,乃學而能立之士。凡功利名位,有背道違仁者,自不爭取;關乎道德仁義等,又當固執力行。經不云乎:「當仁不讓於師」,「見義不為無勇也」。其爭也君子句,更須細味焉。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音讀】釋文:「爭」絕句。鄭讀以「必也」絕句,「揖讓而升下」絕句。鄭注詩賓之初筵引此則云「下而飲」。飲,於鴆反,又如字。 詩箋引論語曰:「下而飲,其爭也君子。」正義曰:「此謂飲射爵時揖讓而升下,意取而飲與爭,故引彼文不盡耳。」 禮記射義與論語文無異。音義亦曰:「揖讓而升下絕句,而飲一句。」 四書通義:孔邢注疏以「下」爲句,朱子以「升」爲句,總之以揖讓二字貫下。 四書改錯:論語王肅注云:「此七字連作一句。」射義鄭玄注則「揖讓而升下」五字作句,「而飲」二字又句。 翟氏考異:繹注疏文,似以「揖讓」爲句,「而升」句,「下」句,「而飲」句。「下」字之上,論文法應更有「而」字。 梁氏旁證:集注以「揖讓而升」爲句,「下而飲」爲句。王注則云:「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讓而相飲。」則以「升下」相連爲文。皇邢二疏同。按王注與鄭注禮記射義同,與鄭箋賓之初筵異。皇、邢疏兩存之,集注則用鄭箋也。 經讀考異:按近讀以「爭」字絕句,「必也」連下讀。據釋文云:「鄭讀以『必也』絕句。」考論語「必也」連下爲句,如「必也聖乎」、「必也使無訟乎」、「必也正名乎」、「必也狂狷乎」、「必也親喪乎」,皆當以「必也」句絕,亦可並通。又案射義鄭氏注明云「必也射乎」,則亦以「必也」連下爲句。陸氏此釋云以「必也」絕句,鄭氏殆兩讀與?又云:舊讀從「升」字爲句。據釋文云:「鄭讀『揖讓而升下』絕句。」證之射義釋文,亦云「揖讓而升下」絕句,「而飲」一句。案鄭注詩賓之初筵引此則又云「下而飲」,似亦以「升」字絕句。蓋鄭兩讀,義皆可通。 論語古訓:孔意以「君子無所爭」絕句也。鄭讀「必也」絕句者,言君子平日必無所爭也。「射乎」者,言於射見眾人之有爭心也。然射義引此文,鄭注:「必也射乎,言君子至於射則有爭也。」亦從舊說,以「必也射乎」連讀,與此不同。義疏云:「就王注意,則云『揖讓而升下』也。若餘人讀,則云『揖讓而升』,升屬上句。又云『下而飲』,下屬下句。然此讀不及王意也。」鱣謂義疏概指餘人,竊疑王肅亦從鄭讀。釋文「升下」絕句,複引鄭注詩則云「下而飲」,明與注詩不同也。又聘義鄭注:「下,降也。飲射爵者亦揖讓而升降,勝者袒決遂執張弓,不勝者襲說決拾,卻左手,右加弛弓於其上而升飲,君子恥之,是以射者爭中。」釋文:「揖讓而升下絕句,而飲一句。」是鄭讀不以「下而飲」連文也。 論語補疏:釋文「揖讓而升下」絕句。鄭箋詩賓之初筵引此則云:「下而飲。」禮記少儀云:「僕於君子,君子升下則受綏。」此正以「升下」連文絕句,與論語此文同。鄭解「以祈爾爵」,專取於飲,以「而飲」二字引之不可成句,故連「下」字。其「揖讓而升」四字,義無所取,則舍之不引。射義引此文,鄭注云:「下,降也。飲射爵者亦揖讓而升降。」釋文云:「揖讓而升下絕句,而飲一句。」「揖讓而升降」即「揖讓而升下」,然則鄭之句讀不專以「下而飲」爲句,引證之法,各有所當,非所拘也。此注先提起升及下,以揖讓迫就而飲,與鄭先提起飲射爵者,以揖讓而升降倒裝,解法不同,而所以發明其義者未有異也。皇侃疏云:「就王注意,則云『揖讓而升下』也。若餘人讀,則云『揖讓而升』,升屬上句。又云『下而飲』,下屬下句。然此讀不及王意也。」謂「下」屬下句,似指鄭氏詩箋,何未考射義鄭注,且此王注實以七字連屬爲句,未見其「揖讓而升下」爲句。以「揖讓而升下」爲句,正莫明於鄭氏射義注。釋文以「下」字絕句,正本射義,故又引鄭注賓之初筵以明其異,不知宜七字連屬爲句。鄭氏或斷「下而飲」爲句,或斷「揖讓而升下」爲句。如王氏此注且斷「揖讓」爲句,云「升及下」,則「升」字可句,「下」字亦可句。皇疏非也。 論語偶談:一耦二人,左名上射,右名下射。升階時必上射先一等避左,下射後一等避右,此讓也。下階亦然。至升飲則升階後,勝者且避右以讓,不勝者得以取觶於豐上。觶在堂上,必升飲,不便以「下而飲」爲句,必如王肅七字作一句讀,或如康成注射義以「揖讓而升下」五字爲句,「而飲」又句,禮節始明。
【集解】孔曰:「言於射而後有爭也。」王曰:「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讓而相飲也。」馬曰:「多算飲少算,君子之所爭也。」
【唐以前古注】皇疏:古者生男,必設桑弧蓬矢於門左,至三日夜,使人負子出門而射,示此子方當必有事於天地四方。故云至年長,以射進仕。禮,王者將祭,必擇士助祭。故四方諸侯並貢士於王,王試之於射宮。若形容合禮,節奏比樂,而中多者,則得預於祭。得預於祭者,進其君爵土。若射不合禮樂,而中少者,則不預祭。不預祭者,黜其君爵土。此射事既重,非唯自辱,乃系累己君,故君子之人於射而必有爭也。就王注意,則云「揖讓而升下」也。若餘人讀,則云「揖讓而升」,「升」屬上句。又云「下而飲」,「下」屬下句。然此讀不及王意也。 又引顏延之云:射許有爭,故可以觀無爭也。 又引李充云:君子謙卑以自牧,後己先人,受勞辭逸,未始非讓,何爭之有乎?射藝競中,以明能否,而處心無措者勝負若一。由此觀之,愈知君子之無爭也。 又引欒肇云:君子於射,講藝明訓,考德觀賢,繁揖讓以成禮,崇五善以興教。故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言於射尤必君子之無爭。周官所謂「陽禮教讓,則民不爭」者也。君子於禮,所主在重,所略在輕。若升降揖讓,於射則爭,是爲輕在可讓,而重在可爭,豈所謂禮敬之道哉?且爭無益於勝功者也。求勝在己,理之常也。雖心在中質,不可謂爭矣。故射儀曰「失諸正鵠,還求諸身」,求中以辭養,不爲爭勝以恥人也。又曰:「射,仁道也。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因稱此言以證無爭焉。誠以爭名施於小人、讓分定於君子也。今說者云必於射而後有爭,此爲反論文,背周官,違禮記,而後有爭之言得。通考諸經傳,則無爭之證益明矣。
按:肇,晉書無傳。陸德明經典釋文序錄云:「字永初,泰山人。晉太保掾尚書郎。」皇疏列江熙所集十三家,有欒肇字及裏爵,與釋文敘述同。隋書經籍志載論語釋疑十卷,又云:「梁有論語駮序二卷,亡。」唐書藝文志稱:「論語釋疑十卷,駮二卷。」陸氏釋文亦云「釋義十卷」,今已佚。此段辯論鋒起,似駮序之文,然書無明證,不能區分也。
【集注】揖讓而升,大射之禮,耦進三揖而後升堂也。下而飲,謂射畢揖降,以俟眾耦皆降,勝者乃揖,不勝者升取觶立飲也。言君子恭遜,不與人爭,惟於射而後有爭。然其爭也雍容揖讓乃如此,則其爭也君子,而非若小人之爭矣。
【餘論】陳埴木鐘集:孔子言射曰:「其爭也君子。」孟子言射曰:「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惟其不怨勝己者,其爭也乃君子之爭,則雖爭猶不爭矣。君子之爭者禮義,小人之爭者血氣。
【發明】反身錄:世間多事多起於爭,文人爭名,細人爭利,勇夫爭功,藝人爭能,強者爭勝。無往不爭,則無往非病。君子學不近名,居不謀利,謙以自牧,恬退不伐,夫何所爭? 呂留良四書講義:君子無爭,不是故尚高雅,原以天下本無可爭耳。
按:呂氏在當時以悖逆至於剖棺戮尸,意其書必有桀驁不馴者。今觀其所著四書講義,恪守程朱,力闢陸王之學,語語純正,迂腐則有之。其書亦未必能傳,殺之適成其名也。雍正九年,大學士朱軾等以翰林院編修顧成天駁呂四書,奏請刊佈。吹毛求疵,本無足道,而呂書焚毀之餘,其說反賴以保存。事有因禍反得福者,此類是也。
俞樾論語小言:兩壯夫相與處而鬬者有之矣,兩童子相與處而鬬者有之矣,一壯夫一童子相與鬬未之有也,非童子之能讓壯夫也,彼壯夫固不與童子較也。君子之於天下也,其猶壯夫居童子之群乎。己大而物小,己重而物輕,己貴而物賤,是故君子無所爭也。 松陽講義:今日講這章書,須要自省胸中有一毫勢利否,有一毫矜傲否。這一毫不要看小了他,這便是敗壞世道之根,這便是君子小人之分,須猛力拔去,斬盡根株。世間有一等人,惟知隱默自守,不與人爭,而是非可否亦置不論。此朱子所謂謹厚之士,非君子也。有一等人,惟知閹然媚世,將是非可否故意含糊,自謂無爭。此夫子所謂鄉願,非君子也。又有一等人,激爲高論,托於萬物一體,謂在己在人,初無有異,無所容爭。此是老莊之論,亦非君子也。是皆不可不辨。
按:以此爲教,而世間猶多鑽營奔競、爭名於朝、計較錙銖、爭利於市者,況明目張膽詔以權利競爭之說乎?傳曰:「作法於涼,其弊猶貪。作法於貪,弊將若之何?」君子於此可以觀世變矣,而世顧以爲文明先進也。嗚呼!豈其然哉!豈其然哉!

2.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述而13)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
韶者舜樂名也。盡善盡美者也。孔子至齊。聞齊君奏於韶樂之盛。而心為痛傷。故口忘肉味。至於一時乃止也。三月一時也。何以然也。齊是無道之君。而濫奏聖王之樂。器存人乖。所以可傷慨也。故郭象曰。傷器存而道廢。得有聲而無時。江熙曰。和璧與瓦礫齊貫。卞子所以惆悵。虞韶與鄭衞比響。仲尼所以永歎。彌時忘味。何遠情之深也。
范寧曰。夫韶乃大虞盡善之樂。齊諸侯也。何得有之乎。曰。陳舜之後也。樂在陳。陳敬仲竊以奔齊。故得僭之也。
忽於肉味。忽猶忘也。
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此孔子說所以忘味之由也。圖猶謀慮也。爲猶作奏也。樂韶樂也。斯此也。此指齊也。孔子言實不意慮奏作聖王之韶樂。而來至此齊侯之國也。或問曰。樂隨人君而變。若人君心善則樂善。心淫則樂淫。今齊君無道。而韶音那獨不變而猶盛耶。且若其音猶盛。則齊民宜從樂化。而齊民猶惡不隨樂化何也。侃答曰。夫樂隨人君而變者。唯在時王之樂耳。何者如周王遍奏六代之樂。當周公成康之日。則六代之聲悉善。亦悉以化民。若幽厲傷周天下大壞。則唯周樂自隨時君而變壞。其民亦隨時君而惡。所餘殷夏以上五聖之樂則不隨時變。故韶樂在齊。而音猶盛美者也。何以然哉。是聖王之樂故不隨惡君變也。而武亦善而獨變者。以其君是周之子孫。子孫既變。故先祖之樂亦與之而變也。又既五代音存而不能化民者。既不隨惡王而變。寧爲惡王所御乎。既不爲所御。故雖存而不化民也。又一通云。當其末代。其君雖惡。而其先代之樂聲亦不變也。而其君所奏淫樂。不復奏正樂。故不復化民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周曰:"孔子在齊,聞習《韶》樂之盛美,故忽忘於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王曰:"為,作也。不圖作《韶》樂至於此。此,齊。")
[疏]"子在"至"斯也"。○正義曰:此章孔子美《韶》樂也。"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者,《韶》,舜樂名。孔子在齊,聞習《韶》樂之盛美,故三月忽忘於肉味而不知也。"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者,圖,謀度也;為,作也;斯,此也,謂此齊也。言我不意度作《韶》樂乃至於此齊也。○注:王曰:至:於此齊"。○正義曰:云"為,作也"者,《釋言》云:"作、造,為也。"互相訓,故云"為,作也"。云"不圖作《韶》樂至於此。此,齊"者,言不意作此《韶》樂至於齊也。《韶》是舜樂,而齊得作之者,案《禮樂志》云:"夫樂本情性,浹肌膚而藏骨髓。雖經乎千載,其遺風餘烈尚猶不絕。至春秋時,陳公子完㒖齊。陳,舜之後,《韶》樂存焉,故孔子襍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美之甚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史記三月上有「學之」二字。不知肉味,蓋心一於是而不及乎他也。曰:不意舜之作樂至於如此之美,則有以極其情文之備,而不覺其歎息之深也,蓋非聖人不足以及此。范氏曰:「韶盡美又盡善,樂之無以加此也。故學之三月,不知肉味,而歎美之如此。誠之至,感之深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讚得韶樂,津津有味。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子在齊聞韶,」
濟南省城以東為齊,汶水西南為魯。朱子注釋,孔子到山東的齊國,聽聞舜王的韶樂,虞舜的京城不在齊,為什麼得以聽聞韶樂?吾曾到濟陽,那裡有聞韶臺,臺上有孔子履,曲阜聖公府也有孔子履。
「三月不知肉味。」
孔子聽韶樂,三個月吃肉吃不出味了。有人說是孔子專心的原故,心在音樂上頭。宋儒學過佛法,說孔子不會如此沾滯執著。所以這句經文,自古就很難說得通。
(考異)史記世家﹕「與齊太史語樂,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程子以為聖人太執著,所以「三月」應當是「音」字的錯誤,這是宋儒的毛病,專好改經。你們讀書就讀書,不懂就闕疑,萬萬不可改前人的書。看不懂的字不可妄加更改,吾的詩誰能改?
三,有當「多」講,不是實指「三」,例如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另有音讀為「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
「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有注解說,為應作「媯」。周朝分封舜的後代在陳國,姓「媯」,陳公子完奔齊,有人預言「五世其昌」。你們知不知道「五世其昌」的典故?你們不好學,吾至今遇到不知道的,仍要查到知道為止,不會不理他,沒有說不知道就拋掉的。陳公子與齊王飲酒,留到夜晚,陳完說:卜晝不卜夜,夜飲是荒淫。堅持不肯陪齊君夜飲。到了陳恆卻弒殺齊君,田單就是陳完的後代。齊是姜太公的後代,陳公子到齊國,帶著舜的韶樂到齊。孔子到齊國學韶,學三個月是一個階段,三個月心都在學音樂上。孔子說,沒想到舜王的音樂,怎麼到(齊)這裡來了?
孔子說這個有什麼用意?孔子知道陳的勢力很大,太公的後代恐怕將要不保了,孔子感歎齊將亡,陳將興。又感歎從前舜的天下是由揖讓而來,今日卻不是如此。因為音樂都是敘述國家如何來的。
今日的音樂,多是黃色音樂,是不是中華民國是從黃色中來的?所謂禮,是指什麼事該辦,什麼事不該辦。終日提倡黃色音樂,奸盜邪婬,前途如何會好?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此章句讀不一,皇疏邢疏朱注皆以三月不知肉味為一句。清儒武億經讀考異,據史記孔子世家「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主張讀以「聞韶三月,不知肉味」。後來注者亦多從之。但世家之文亦可讀為「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今仍舊讀。
韶是舜王之樂,而齊有之者,據漢書禮樂志,陳,舜之後,韶樂在陳,春秋時,陳公子完奔齊,齊乃有韶,歷代學者皆從此說。日人竹添光鴻則謂,齊桓公滅遂所得,遂亦舜之後,可備一說。
集解:「周生烈曰:孔子在齊,聞習韶樂之美盛,故忽忘於肉味也。王肅曰,為,作也,不圖作韶樂至於此,此、齊也。」劉氏正義:「以此為齊,此王誤解。漢書禮樂志,不圖為樂之至於斯,美之甚也。以不圖句為美義,勝此注。」
竹氏會箋:「不知肉味,如發憤忘食,聖人好樂之至也。」「又先儒述大學正心之旨,以為三月不知肉味,殆乎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聖人之心不應固滯如此,故程子以三月為音字之誤,見大全小注,此本韓愈筆解,然史記明云聞韶音,學之三月,是音與三月各出,焉得形誤。大學以不知味箴放心者,謂平常好惡嗜欲耳,固不得與此相比擬焉。」
蔡節論語集說:「韶,舜樂也。三月,言其久也。舜之後為陳。自陳敬仲奔齊,其後久專齊政。至景公時,陳氏代齊之形已成矣。夫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蓋憂感之深也。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斯者指齊而言也。韶本揖遜之樂,今乃至於齊之國。其殆傷今思古。故發為此歎與。」傷今思古者,意為陳氏勢力日益發展,姜太公之齊將不保矣。又,舜有揖讓之德,而其後代之陳氏不知讓矣。
劉氏正義:「不圖者,言韶樂之美,非計度所及也。釋文為樂並如字,本或作媯,音居危反。非。包氏慎言溫故錄,媯姓陳,夫子蓋知齊之將為陳氏,故聞樂而深痛太公、丁公之不血食也。此就釋文所載或本為義,然此句承不知肉味之下,正以贊美韶樂,所以聞習之久,至不知肉味也。若以為樂作媯樂至於斯,為陳將代齊,則別是痛感之義,與上文不貫,似非是也。」
就經文說,不圖為樂之至於斯,是贊韶樂之美。其他各注亦可並存,以資參研。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史記世家:與齊太史語樂,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 皇本「聞韶」下有「樂」字。 程子遺書:聖人不凝滯于物,安有韶樂雖美,直至三月不知肉味者乎?「三月」字誤,當是「音」字。 又說曰:「三月」乃「音」字誤分爲二也。 朱子或問:問:程子改「三月」爲「音」字如何?曰:以史記考之,則習之三月而忘肉味也。既有「音」字,又自有「三月」字,則非文之誤矣。 又語録曰:史記「三月」上有「學之」二字,「三月」當點句,蓋是學韶樂三月,非三月之久不知肉味也。 十一經問對:史記上有「音」字,下有「學之」二字,一說「三月」是「音」字,此義爲長。「學之」二字可無也。 史記辨惑:司馬遷意其太久,遂加「學之」二字。經有疑義,闕之可也,以意增損可乎? 四書辨疑:以「三月」二字併一,爲牽L。「聞韶」下亦不须更有「音」字。王滹南曰:「或言月爲日字之誤。」皆可不必,當姑闕之。 四書改錯。大全載程子謂「三月」是「音」字之誤,則「音」字亦本史記「聞韶音」語。然史記下文仍云「學之三月」,則「三月」與「音」字各出,非形誤矣。 釋文:「爲」,本或爲「嬀」,音居危反,非。 翟氏考異,王肅似讀爲爲嬀,因謂嬀氏樂宜在陳而不圖至齊。 天文本論語校勘記:古本、足利本、唐本、正平本「韶」下有「樂」字。
按:四書考異云:「三月謂音字誤本韓退之說,程子遵之。今檢韓公本書未見此條。」考邵博闻見后録述韓李筆解「三月」字作「音」,趙希弁讀書附志亦云韓公筆解以「三月」爲「音」,是筆解原有此條,今本缺佚。
史記儒林傳「孔子適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說苑修文篇文正與此同。古人說時久遠稱三年,近稱三月,其例甚多,如「回也三月不違仁」,亦安得謂真九十日乎?(說見汪中述學)增改字句反屬多事。
【音讀】經讀考異:近讀從「韶」字絶句,考此宜以「子在齊」爲讀,與「子在陳」同例。下文「聞韶三月」當作一句,史記孔子世家「聞韶音,學之三月」,正以聞韶屬三月爲義。 湛淵静語:此章諸家說不一,皆不若以「子在齊」爲一句,「聞韶三月」爲一句,「不知肉味」爲一句,義自明白。 張達善點本:「在齊」句。「聞韶」句,「三月」一讀。
【考證】漢書禮樂志:春秋時,陳公子完奔齊。陳,舜之後,招樂存焉,故孔子適齊聞招。 江氏孔子年谱:昭公二十五年奔齊,魯亂。孔子三十六歲適齊,則聞韶當在是時也。 說苑修文篇:孔子至齊郭門之外,遇一婴兒挈一壺,相與俱行,其视精,其心正,其行端。孔子謂御曰:「趣驅之!趣驅之!」韶音方作。孔子至彼,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故樂非獨以自樂也,又以樂人,非獨以自正也,又以正人。大矣哉,爲此樂者,不圖爲樂至於此。 黄氏後案:「子在齊」句與「子在陳」同例,見武氏經讀考異。「聞韶」句,「三月」句,夫子以魯亂適齊,力不能請觀古樂,卽請觀之而未能久。三月者,古人習樂之常期也。文王世子云:「春誦夏弦。」誦以樂語,弦以樂音,必經時而畢。漢博士爲文帝作王制云:「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唐書選舉志:「諸生治經皆限以歲月,未終經者無易業。」皆存遺意。則齊人習韶之久,夫子與聞之,遂學之,周注是也。史記言夫子學琴師襄,頻請益。夫子始告以習其曲未得其數,繼告以未得其志,終告以未得其人。當聞韶之候,契虞帝九成之功,訂有司數傳之失,必有同於此者。好古敏求,學而不厭,俱於忘肉味中見之矣。斯,斯韶也。不圖爲樂至於如斯,韶之美,前此未得其美也。尚書言簫韶九成,獸舞鳳儀。季札論韶天幬地載。夫子契之已久,然事非親習焉,徒以考尋典故想象髣髴,自爲有得,雖聖人不能,故歎不圖至斯於三月後也。 梁氏旁證:王注似卽因爲嬀樂宜在陳而不圖至齊,蔡仲覺論語集說、鄭汝諧論語意原皆據此謂舜後爲陳,自敬仲奔齊,久專齊政,以揖遜之樂而作於僭竊之國,故聞而憂感之深,至於三月不知肉味。孫氏示兒编意亦略同。然史記明云「學之三月」,邢疏亦云:「不圖爲樂之至於斯,美之甚也。」故集注據之。劉氏正義:史記孔子世家言:「孔子年三十五,昭公奔於齊,魯亂。孔子適齊,與齊太師語樂,聞韶音云云。」江氏永鄉黨圖考敘此適齊爲孔子三十六歲,三十七歲自齊反魯。漢書禮樂志:「夫樂本情性,浹肌膚而藏骨髓。雖經乎千載,其遺風餘烈,尚猶不絶。至春秋時,陳公子完奔齊。陳,舜之後,招樂存焉。故孔子適齊聞招。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爲樂之至於斯。』美之甚也。」以「不圖」句爲美,義勝此注。
【集解】周生曰:「孔子在齊,聞習韶樂之盛美,故忽忘於肉味。」王曰:「爲,作也。不圖作韶樂至於此。此,齊也。」
【唐以前古注】皇疏引范甯云:夫韶乃大舜盡善之樂,齊,諸侯也,何得有之乎?曰陳,舜之後也,樂在陳,陳敬仲竊以奔齊,故得僭之也。又引江熙云:和璧與瓦礫齊貫,卞子所以惆悵。虞韶與鄭衞比響,仲尼所以永歎。彌時忘味,何性情之深也?
【集注】史記「三月」上有「學之」二字。不知肉味,蓋心一於是而不及乎他也。曰不意舜之作樂至於如此之美,則有以極其情文之備而不覺其歎息之深也。蓋非聖人不足以及此。
别解論語集說:韶,舜樂也。三月,言其久也。舜之後爲陳,自陳敬仲奔齊,其後久專齊政。至景公時,陳氏代齊之形已成矣。夫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蓋憂感之深也。曰『不圖爲樂之至於斯」,斯者,指齊而言也。韶本揖遜之樂,今乃至於齊之國,其殆傷今思古,故發爲此歎與? 升菴全集:古注相傳謂不意齊之作樂至此耳,蓋舜爲君,夔典樂,則其盛宜也。君非舜,工非夔,而忽見於齊廷,詫齊也,非詫舜也。此一說也。或曰齊之田氏乃舜裔,舜以揖遜有天下,而田琱D弑其君,故孔子聞韶而歎曰:不意盛德之後而乃篡弑乎?有所感也。此又一說也。 包慎言温故録:嬀,陳姓。夫子蓋知齊之將爲陳氏,故聞樂而深痛太公、丁公之不血食也。
【餘論】朱子語類:三月,蓋學韶樂三月耳,非三月之久不知肉味也。又問。心不在焉,食而不知其味,是心不得其正也。夫子聞韶,何故三月不知肉味?曰:所思之事大,而飲食不足以奪其志也。且如「發愤忘食」,「吾嘗終日不食」,皆非常事,以其所憤所思之大,自不能忘也。 論語述何:此章述樂而獨取韶樂,則韶舞之意也。樂經雖亡,修堯舜三代之禮,則有以致太平之瑞應。不然,韶樂雖存,何足救齊之亂哉? 論語劄記:爲樂未是指韶,斯字乃指韶,蓋曰爲樂者多矣,不意至於斯之盡善又盡美,似較得神吻。不是夫子平日全然不知舜樂,而至此駭歎之深也。

2020/5/14 下午 12:02:35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共有 0 頁, 0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140.625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