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9年4月27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你是本帖的第 111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9年4月27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洪志明


發表數:268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9年4月27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109年4月27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

(一)志學之教

1.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研討:見賢思齊章:論語中,有那些「見賢思齊」的實例?

2.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研討:興於詩章:在論語中,學習「詩、禮、樂」有何方法?


1.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曰:見賢思齊焉;
言人若見賢者。當自思願修礪與之齊等也。
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省視也。若見人不賢者。則我更自視我心内從來所行無此事不也。故范寧曰。顧探諸己謂之内省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曰:"見賢思齊焉,(包曰:"思與賢者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疏]"子曰"至"省也"。○正義曰:此章勉人為高行也。見彼賢,則思與之齊等,見彼不賢,則內自省察,得無如彼人乎。

《論語集注》(宋)朱熹

省,悉井反。思齊者,冀己亦有是善;內自省者,恐己亦有是惡。胡氏曰:「見人之善惡不同,而無不反諸身者,則不徒羡人而甘自棄,不徒責人而忘自責矣。」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方是慚愧二字實義。方是三人行必有我師。方可云盡大地無不是藥。此聖賢佛祖總訣也。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人群社會就會有傳染,所以交際、交友很有關係,古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有熏染力,熏染自己而不覺。有的是他人來熏,有的是自己找來熏。這一章書是指自動熏,不要等他來熏,自己自動(如到藥店,出了店身上就有藥味,是環境來熏,若買樟腦放置櫥子,就是自己找來熏)。
「子曰:見賢思齊焉,」
見賢、見不賢,見這個字很重要,如佛家稱的知見,很要緊。這必須先懂義利,知道何者是好人,何者不是好的人,知道何人是賢,何人不賢,必須有學問眼力,在君子的九思中劃有界限,你一看他的動作就知道,不然在那裡找標準?見賢,賢比君子還高,不是白白看,看了也是熏,看了要思齊。思,當研究研究。思考想想與他一樣嗎?這是聞思修,見了也須思修,並不是白看。他是賢人,我和他一樣嗎?簡約來說,道德品性(存心),學問(一切技能),行動(實行)在這三條上看,一條站不住就不算賢人,因為賢人恥獨為君子,若別人都是小人,這是君子的大羞恥。唯獨自己為君子,大家都是壞人,只有你是清白人,這是無同情心的焦芽敗種。有道德,要實行出來,不能不管別人,羅漢也有道德,卻是自了漢,不合中道。
「見賢思齊焉」與某人看齊,學習與他一樣平等,他是什麼樣,我就學他什麼樣,我們要跟上他,這很要緊。
「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見不賢」這句話就和平了,不說「見小人」。不賢的人,或許是君子,或是普通人,只是不是賢人而已,比賢人差,不是很壞的,卻已是下等了。往上難,往下易,所以孔子不允許。
所以這一句話就含有進步的意思,見不賢的、不進步的人「而內自省」,思考反求自己,我是否和他一樣,我有這情形嗎?只許往前進,不許往後退,所以「見不賢」這二字有進步的意味。若把「不賢」當小人,把「賢人」當君子就錯誤了。
你們會這二句,便步步往高處走。佛法有正助工夫,這就是正助工夫的助工夫。若能成賢人,學佛便容易了,會念佛就與一般人不一樣。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賢人高於君子,見之者,當自思維,我當學習,與之齊等。不賢,非謂小人,惟下於賢人而已,見之者,當自反省,我亦如此不賢乎。於是乃能德學俱進。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太平御覽人事部引論語「見賢」上有「君子」二字。七經考文古本「不賢」下有「者」字。天文本論語校勘記:唐本、津藩本、正平本「省」下有「者」字。
【集解】包曰:「思齊,思與賢者等也。」
【唐以前古注】御覽四百二引鄭注:齊,等也。省,察也,察己得無然也。皇疏引范甯云:顧探諸己謂之內省也。
【集注】思齊者,冀己亦有是善。內自省者,恐己亦有是惡。
【餘論】黄氏後案:賢不賢兼古今人説。儒者讀書稽古,閱歷時事,見聖賢之德業而思副其願,見小人之行事而返己求過皆是也。見者,知之明也。經正録引鄭文相曰:見人之賢者,知其德行之可尊可貴,則必思我亦有是善。天之所賦未嘗虧欠,何以不若於人?必須勇猛精進,求其必至於可尊可貴之地。見不賢者,則知彼是情欲汩没所以至此。必須惕然省察,恐己亦有是惡潛伏於內,不自知覺,將爲小人之歸。此言君子當反求諸身如此。 此木轩四書説:見賢思齊,見不賢內省,見義不爲,見其過而內自訟,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數見字皆是人所易見者,難處全在下截。徒責其知之不真,而不責其志之不篤、行之不勇,非聖人當下立言之意也。
【發明】薛氏讀書録:思齊內省,不獨見當時之人如此,以至讀古人之書,見古人之賢者皆思齊;見古人之不賢者皆自省,則進善去惡之功益廣矣。




2.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子曰:」
此章明人學須次第也。
「興於詩,」
興起也。言人學先從詩起。後乃次諸典也。所以然者。詩有夫婦之法。人倫之本。近之事父。遠之事君故也。又江熙曰。覽古人之志。可起發其志也。
「立於禮,」
學詩己明。次又學禮也。所以然者。人無禮則死。有禮則生。故學禮以自立身也。
「成於樂。」
學禮若畢。次宜學樂也。所以然者。禮之用和為貴。行禮必須學樂以和成己性也。
王弼曰。言有為政之次序也。夫喜懼哀樂。民之自然。應感而動。則發乎聲歌。所以陳詩採謠以知民志風。既見其風。則損益基焉。故因俗立制以達其禮也。矯俗檢刑。民心未化。故又感以聲樂以和神也。若不採民詩。則無以觀風。風乖俗異。則禮無所立。禮若不設。則樂無所樂。樂非禮則功無所濟。故三體相扶。而用有先後也。侃案輔嗣之言可思也。且案内則明學次第。十三舞勺。十五舞象。二十始學禮。惇行孝悌。是先學樂。後乃學禮也。若欲申此注。則當云先學舞勺舞象。皆是舞詩耳。至二十學禮。後備聽八音之樂。和之以終身成性。故後云樂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子曰:"興於《詩》,(包曰:"興,起也。言脩身當先學《詩》。")立於禮,(包曰:"禮者,所以立身。")成於樂。(包曰:"樂所以成性。")
[疏]"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正義曰:此章記人立身成德之法也。興,起也。言人脩身,當先起於《詩》也。立身必須學禮,成性在於學樂。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既學《詩》、《禮》,然後樂以成之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興,起也。詩本性情,有邪有正,其為言既易知,而吟詠之間,抑揚反覆,其感人又易入。故學者之初,所以興起其好善惡惡之心,而不能自已者,必於此而得之。禮以恭敬辭遜為本,而有節文度數之詳,可以固人肌膚之會,筋骸之束。故學者之中,所以能卓然自立,而不為事物之所搖奪者,必於此而得之。樂有五聲十二律,更唱迭和,以為歌舞八音之節,可以養人之性情,而蕩滌其邪穢,消融其查滓。故學者之終,所以至於義精仁熟,而自和順於道德者,必於此而得之,是學之成也。按內則,十年學幼儀,十三學樂誦詩,二十而後學禮。則此三者,非小學傳授之次,乃大學終身所得之難易、先後、淺深也。程子曰:「天下之英才不為少矣,特以道學不明,故不得有所成就。夫古人之詩,如今之歌曲,雖閭里童稚,皆習聞之而知其說,故能興起。今雖老師宿儒,尚不能曉其義,況學者乎?是不得興於詩也。古人自洒埽應對,以至冠、昏、喪、祭,莫不有禮。今皆廢壞,是以人倫不明,治家無法,是不得立於禮也。古人之樂:聲音所以養其耳,采色所以養其目,歌詠所以養其性情,舞蹈所以養其血脈。今皆無之,是不得成於樂也。是以古之成材也易,今之成材也難。」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讀詩而不能興。讀禮而不能立。習樂而不能成。何用詩禮樂耶?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興於詩,三句是一件事。儒學禮,佛學戒,儒講「博我於文,約之以禮」。禮有三禮,很繁細,《常禮舉要》為九牛中的一毛,人們也不懂。若懂常禮才到門口,未入門,入門已不容易,還要登堂入室。子路還未入室,吾也未入門,但吾眼光比你們看得廣。
立於禮,成於樂,只說一字,「詩」一個字還說不完,禮樂由詩而來,還要成於樂,光一個「成」字,就要講一學期。
「興於詩」你們今天所念的詩不行,詩言志,作詩者有他的目標。詩亡然後春秋作,漢魏到唐,一代不如一代。唐詩也有不錯的,能令人開悟性,增長道德則談不上。唐詩以李、杜為首,但是學者能增長道德嗎?只是學他們喝酒倨傲而已。吾講詩都會於道,閨怨詩不是男女戀愛的詩,詩人非禮勿言,他們的心意並不像他所說的。你們學開悟性,學文法,有此功夫,說話才有分寸。
吾講論語注重道,若文字有離譜的也必須說,泰伯篇中有若干講不通的經文,吾必須說說。
此章依書說,費事又聽不懂,所以你們只要聽吾講,因吾也是依注子說,說時用白話講,必須使你們容易懂。
國家第一步必須講生活,國家政策首先要令人民不饑不寒,再者要緊在教育。先庶之,再須富之,再教之,人民不受教育,不知所從。教育在教人,有本有末,昔日吾看歷史,孔子殺少正卯,此人未犯罪,是魯國的聞人(如今日胡適)。孔子一當魯司寇,殺這位全部人都恭敬他的人,指出他有罪五,一、心逆而險,二行僻而堅,三、言偽而辯,四、記醜而博,五、順非而澤。剛開始時這五罪記不全,學佛後依五戒十善身口意三業便記住了。這五條這也是三業故。口業,飾非而澤、言違而辯﹔身,行僻而堅﹔意,記醜而博,心逆而險。依身口意三業分析,所以能記得。學佛有助於學儒,學儒有助學佛。學儒的證道者多,如宋陸象山,明李二曲都是,學論語有助往生,人身難得,人格若不夠,未有能證果的。
人為本位,三業以意為主,學佛要你改心,懺悔不是賄賂佛。教育首先在「正心術」,昔日上學首先念三字經「人之初」首為人,後來「人手刀尺」也教學做人。「性本善」本性,從前教育先教心性,因人是活著,都會有意思。如十二因緣說,出生時觸,不辨好壞,後來才有愛取,便有業,如小孩一下生就愛吃乳、愛吃糖而不吃辣,就是有分別。性一動便是情,就有喜怒之情,必得使它歸併集中而到一範圍有目標,這就是大學的格物、致知、誠意,不叫意亂走。那七情要如何收歛法?所以定有禮節。七情就是識,識定於一處便是志,志者「士」「心」受過教育的心,志向不是志亂,有志向,有工夫的人。生而知之者志於道,一般人辦不到,所以要定禮,遇到外面的色聲等都會動,具體為財色名食睡,一般人不禁止。佛、羅漢都不睡,普通人辦不到。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此是禮,「興於詩」就是講你的志向。
「子曰:興於詩,」
七情一發動,定住志,詩引導你往這個範圍走。人必有言,詩言志,七情有善有惡,若志向聖人為定的目標,聖人有善無惡,所以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從前中國小說也有黃色小說、戲曲,但結果都是福善禍淫的,不要點看淫戲,以保存陰騭,淫戲也含有道,但是國家是禁止的。詩經中沒有,到了漢魏六朝還極文雅,唐詩男女的詩就多了,但也不是淫詩,晚唐便不行,至今日的詩則思無正。
詩有原則,性情往外發作時,怒也不能罵,必須具備「溫柔敦厚」,發怒也不能超過必要程度,如某人不好,但說三、四成,其餘保有他的臉面,使他能改。
「詩言志」心有事,口便說話,不許你口亂說,但是沒有不亂說的。發牢騷改變為唱歌。工作時也有唱歌,如菱歌等,文人詠詩、吟嘯,沒有不唱歌的。今日的百姓不唱,因為洋歌不會,警察又禁止,唱了便滿腹氣消。若會作詩,詩言志,可以發洩怒氣。
古代有采詩的官,一地有一地的風俗,詩歌都不同,所以說是采風,可以知道這個國家的人情,這種詩為國風,可以知一國盛衰存亡。
唱,再配合樂,更和平,為了舒洩性情。采取各國風謠後,並非全部要,而是選其中溫柔敦厚者,一選擇便定下了,就是雅。雅者,正也。雅言,書詩禮樂皆雅言也,孔子都用文話,也都與本國有關(風屬各國),所以學詩可以興觀群怨。再進一步是頌,頌揚贊歎,祭太廟用頌,達到立國的目的了,只能贊歎,如吳季札觀韶樂說「觀止」。詩有三種體裁,方法也有三種,興,以他事引起此事,言者無罪,聞者足戒,知道為何要作此詩。賦,直言其事,如關雎是興而賦。比,不直接說,卻都是自性情發出。
詩六義:
一、風:言賢聖治道之遺化。
二、雅:正也。言今之正者,以為後世法。
三、頌:誦也,容也。誦今之德,廣以美之。
四、興:見今之美,嫌於媚諛,取善事以喻勸之。
五、賦:舖也。直舖陳今之政教善惡。
六、比:見今之失,不敢斥言,取比類以言之。
風雅頌者,詩篇之異體,賦比興者,詩文之異解。
「立於禮,」
七情往外發,如何能都中節?這就要禮了。「立於禮」,在禮節規矩上站立得住,平常人才能站住,要達到平常態度,非禮不能辦。不正常人,不能立,所以孔子說:「道之以德,齊之以禮」以詩引導,以禮齊之。若以政刑,則不當人是人。禮是恭敬大家,見人不合禮最多說說而已,這是君子、小人的分別。
「成於樂。」
立住禮還不行,國家祭天、祭大廟,凡是行禮,行禮就要奏樂。禮樂配合,樂為主體,詩是樂的詞,禮是樂的動作。還有舞蹈,所謂「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成於樂,是成於性,性情成就溫柔敦厚,這必須日久天長的熏習,不是一時能辦到。
禮樂不行了,才有刑法、兵事。古時候一上學,就唸詩,詩雖是教文學,文學還不是主要的,風雅頌,興賦比,都是聖人的道理。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集解:「包曰。興,起也。修身當先學詩。禮所以立身。樂所以成性。」
「興於詩。」尚書舜典說:「詩言志。」毛詩序說:「在心為志,發言為詩。」作詩有興賦比三種方法。包注:「興,起也。」也就是發的意思,由於他事興起自心之志,經外發而為言,此即言志之詩。志,是志於道,由倫常之道,以至中庸率性之道,皆是詩所言之志。
「立於禮。」禮記中庸篇說:「發而皆中節謂之和。」毛詩序說:「發乎情,止乎禮義。」學詩,必須同時學禮,然後能立。立,是一個人的正常態度,人非禮不能立。詩發乎情,而止乎禮,發而皆中節,始得溫柔敦厚之旨,這是詩的正常態度。學詩,最高的境界,在志於道,禮記曲禮篇說:「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所以學詩必須學禮,非禮不立,故云立於禮。
「成於樂。」學詩學禮,猶未完備,尚須學樂以成之。樂是音樂。舜典說:「歌永言。」禮記樂記篇說:「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古時行禮,例如國家祭太廟等,都要奏樂,同時有舞。手舞足蹈,都要合禮。包注:「樂所以成性。」樂記篇說:「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皇疏說:「必須學樂,以和成己性也。」音樂得自天地之和,必與天然之序相合,始得融為一片天和,而能涵養性情,成就自性之德,故訓成於樂為和成己性。
樂是詩譜,詩是樂詞,禮是天然秩序,是人事規範,亦可以說,禮是詩的動作,詩樂表現皆須依禮成立。詩禮樂是聖人之學的基本修養,是孔門弟子的共同學科。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集解】包曰:「興,起也,言修身當先學詩也。」
【唐以前古注】皇疏引江熙云:覽古人之志,可起發其志也。
【集注】興,起也。詩本性情,有邪有正,其爲言既易知,而吟詠之間,抑揚反覆,其感人又易入。故學者之初,所以興起其好善惡惡之心而不能自已者,必如此而得之。
【餘論】論語集注述要:「興於詩」句,集注曰:「詩有邪有正。」曰:「興起其好善惡惡之心。」嘗竊疑之,古人歌詩舞蹈,自初學卽以習之,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固自周初遠古而來也。集注所謂詩有善有惡者,當指國風諸淫詩言。此等詩考其年代,不過入春秋後始有之,古人列於學宫,原無此等之詩。以先王所以不教之淫詩而爲加入學課,曰恐學者知勸善不知懲惡,知夫子必不然矣。然而三百篇中明明有淫詩何也?曰淫詩惟風有之。風者,天子命輶軒之所採,欲以知其國政俗之善惡而加獎懲者,故善惡並陳,而備存於册府。其不善者流於民間誠有之,頒之學宫則未聞。孟子曰:「王者之迹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是入春秋後已爲詩亡之時,則并存於册府而無有也。故知論語所謂學詩,所謂興於詩,必除諸淫詩外指其正者而言。其諸淫詩,當如天子採録,備以知其美惡得失,非卽以其宣淫之語,端人正士所不樂聞者,令諸學者朝夕諷誦,噪聒於先生長者之前也。其學詩而有所興,乃詩之教孝者可以興於孝,教貞者可以興於貞,興於善則惡不期遠而自遠,非必學淫詩始可以懲淫也。學淫詩而懲淫,學之成者或能之。初學知識初開,血氣未定,導以淫詩,直如教猱升木,勸之云耳,何懲之有?大學之「上老老則民興孝,上長長則民興弟。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皆言以此感者以此應,無有言以邪感以正應者。興之爲義,因感發力之大,沁入於不自知,奮起於不自已之謂,是惟詩歌爲最宜,教者宜如何慎重選擇。因世多誤解,特詳辨之。 黄氏後案:以聖門之學詩言之,於邱隅黄鳥之緜蠻而惕人之知止,於妻子兄弟之和合而喜親之能順,於高山景行而思好仁之心,於諸姑伯姊而思尊親之序者,夫子也。於倩盼素绚而知禮之後,於切磋琢磨而知學之進,卜氏、端木氏也。於鳶飛魚躍而知化之及於物,於衣錦尚絅而知文之惡其箸者,子思也。推之坊記言睦族讓貴齒,大學言治國平天下,皆引詩以爲證,亦夫子之教也。
立於禮,
【考證】潘氏集箋:季氏篇:「不學禮,無以立」,堯曰篇「不知禮,無以立也」,則立必於禮也。
【集解】包曰:「禮者。所以立身也。」
【集注】禮以恭敬辭遜爲本,而有節文度數之詳,可以固人肌膚之會、筋骸之束,故學者之中,所以能卓然自立而不爲事物之所摇奪者,必於此而得之。
成於樂。」
【集解】包曰:「樂所以成性。」
【唐以前古注】皇疏引王弼云:言有爲政之次序也。夫喜懼哀樂,民之自然,感應而動,則發乎聲歌,所以陳詩採謠,以知民志。風既見其風,則損益基焉,故因俗立制,以達其禮也。矯俗檢刑,民心未化,故必感以聲樂,以和神也。若不採民詩,則無以觀風:風乖俗異,則禮無所立,禮若不設,則樂無所樂;樂非則禮,則功無所濟;故三體相扶而用有先後也。 筆解:韓曰:「三者皆起於詩而已,先儒略之,遂惑於二矣。」李曰:「詩者,起於吟攭奀〞怳]。發乎情,是起於詩也。止乎禮義,是立於禮也。删詩而樂正雅頌,是成於樂也。三經一原也,退之得之矣。」
【集注】樂有五聲十二律,更唱迭和,以爲歌舞。八音之節,可以養人之性情,而蕩滌其邪穢,消融其渣滓,故學者之終,所以至於義精仁熟而自和順於道德者,必於此而得之,是學之成也。
【餘論】四書翼注:興詩立禮易曉,成於樂之理甚微。蓋古人之教,以樂爲第一大事。舜教胄子,欲其直温寬簡,不過取必於依永和聲數語。太史公樂書謂:「聞宫音使人温舒而廣大,聞商音使人方正而好義,聞角聲使人惻隱而愛人,聞徵聲使人好善而樂施,聞羽聲使人整齊而好禮。」此自古相傳之語。周官大司樂教國中子弟,一曰樂德,中、和、祗、庸、孝、友。一曰樂語,興、道、諷、誦、言、語。一曰樂舞,卽六代之樂。樂師、小胥分掌之。俾學其俯仰疾徐周旋進退起訖之節,勞其筋骨,使不至怠惰廢弛,束其血脈,使不至猛厲憤起。今人不習其事,與之語亦莫能知也。集注「蕩滌其邪穢」,指淫心不生,此句亦易曉「消融其渣滓」,指傲氣不作,此養到事,非得力於樂不能矣。 論語傳注:詩之爲義,有興而感觸,有比而肖似,有賦而直陳,有風而曲寫人情,有雅而正陳道義,有頌而形容功德。說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學之而振奮之心、勉進之行油然興矣,是興於詩。恭敬辭讓,禮之實也。動容周旋,禮之文也。朝廟、家庭、車輿、衣服、宫室、飲食、冠昏、喪祭,禮之事也。事有宜適,物有節文,學之而德性以定,身世有準,可執可行,無所摇奪,是立於禮。論倫無患,樂之情也;欣喜歡愛,樂之官也;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天地之命,中和之紀,學之則易直子諒之心生,易直子諒之心生,則樂;樂則安,安則久,久則天,天則神,是成於樂。

2020/4/22 上午 12:05:13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共有 0 頁, 0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125.0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