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8年12月16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你是本帖的第 180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8年12月16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洪志明


發表數:268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8年12月16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108年12月16日論語六時之教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1.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為政篇)
研討:以禮養生送死,謂之孝,如何學此孝養之禮?

2.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為政篇)
研討:如何學習,唯有疾病一事讓父母擔心?


1.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為政篇)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孟懿子問孝。」
孟懿子魯大夫也。問孝。問於孔子爲孝之法也。
仲孫是氏也。何忌是其名也。然曰孟懿子而不云仲孫者。魯有三卿。至八佾自釋也。
云懿諡也者。諡者明行之跡也。生時有百行之不同。死後至葬。隨其生時德行之跡而為名稱。猶如經緯天地曰文。撥定禍亂曰武之屬也。
「子曰:無違。」
孔子答也。言行孝者。毎事須從無所違逆也。
「樊遲御,」
樊遲孔子弟子樊須也。字子遲。御御車也。謂樊遲時為孔子御車也。
「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
孟孫即懿子也。孔子前答懿子之問云無違。恐懿子不解。而他日樊遲為孔子御車。孔子欲使樊遲為孟孫解無違之旨。故語樊遲云。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也。
「樊遲曰:何謂也。」
樊遲亦不曉無違之旨。故反問之何謂也。
「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向樊遲釋無違旨也。孟孫三家。僭濫違禮。故孔子以毎事須禮為答也。此三事為人子之大禮。故特舉之也。故衞瓘云。三家僭侈。皆不以禮也。故以禮答之也。或問曰。孔子何不即告孟孫。乃還告樊遲耶。答曰。欲厲於孟孫。言其人不足委曲即亦示也。所以獨告樊遲者。舊説云。樊遲與孟孫親狎。必問之也。一云。孟孫問時。樊遲在側。孔子知孟孫不曉後必問樊遲。故後遲御時而告遲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孟懿子問孝。(孔曰:"魯大夫仲孫何忌。懿,諡也。")子曰:"無違。"樊遲禦,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鄭曰:"恐孟孫不曉無違之意,將問於樊遲,故告之。樊遲,弟子樊須。")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疏]"孟懿"至"以禮"。○正義曰:此章明孝必以禮。"孟懿子問孝"者,魯大夫仲孫何忌問孝道於孔子也。"子曰:無違"者,此夫子答辭也。言行孝之道,無得違禮也。"樊遲禦"者,弟子樊須為夫子禦車也。"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者,孟孫,即懿子也。孔子恐孟孫不曉無違之意,而懿子與樊遲友善,必將問於樊遲,故夫子告之。"樊遲曰:何謂也"者,樊遲亦未達無違之旨,故複問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者,此夫子為言無違之事也。生,事之以禮,謂冬溫夏清昏定晨省之屬也。死,葬之以禮,謂為之棺槨衣衾而舉之,卜其宅兆而安措之之屬也。祭之以禮,謂春秋祭祀以時思之、陳其簠簋而哀戚之之屬也。不違此禮,是無違之理也。不即告孟孫者,初時意在簡略,欲使思而得之也。必告樊遲者,恐孟孫以為從父之令是無違,故既與別,後告於樊遲,將使複告孟孫也。○注"孔曰"至"諡也"。○正義曰:《春秋》定六年《經》書"仲孫何忌如晉",《傳》曰"孟懿子往",是知孟懿子即仲孫何忌也。《諡法》曰:"溫柔賢善曰懿。"○注"鄭曰"至"樊須"。正義曰:案《史記•弟子傳》曰:"樊須字子遲,齊人,少孔子三十六歲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孟懿子,魯大夫仲孫氏,名何忌。無違,謂不背於理。樊遲,孔子弟子,名須。御,為孔子御車也。孟孫,即仲孫也。夫子以懿子未達而不能問,恐其失指,而以從親之令為孝,故語樊遲以發之。生事葬祭,事親之始終具矣。禮,即理之節文也。人之事親,自始至終,一於禮而不苟,其尊親也至矣。是時三家僭禮,故夫子以是警之,然語意渾然,又若不專為三家發者,所以為聖人之言也。胡氏曰:「人之欲孝其親,心雖無窮,而分則有限。得為而不為,與不得為而為之,均於不孝。所謂以禮者,為其所得為者而已矣。」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克己復禮,方能以禮事親。違禮,即非孝矣。
【補註】一部孝經。三言盡之。禮之大者。無過於勸親戒殺免墮惡道。念佛求生淨土。陽復齋勸提倡素食詩雲﹕果蔬百穀各芬芳。種種烹調恣啖嘗。何苦刀頭結冤業。不辭世世變豬羊。欲將宰割報親恩。轉送雙親地獄門。豈料孝思成毒計。愚生真是可憐蟲。數百亡靈哭震天。阿難問佛佛宣言。殺生設祭資冥福。豈意翻成惡道緣。(佛與阿難在河邊行,見五百餓鬼,歌吟而前。阿難問佛,佛言﹕其家子孫,為彼修福,當得解脫,是以歌舞。又見數百好人,啼哭而過,阿難又問,佛言﹕彼家子孫,為其殺生設祭,後有大火逼之,是以啼哭。見大藏一覽。)三年饘粥報親恩。自古君民一例同。漢室何緣廢昌邑。居喪私自饌雞豚。(漢迎昌邑王入紹帝位,因居喪不素食,奉太后詔廢免。見霍光傳。孟子言三年之喪,饘粥之食自天子達於庶人)陽明素食尊喪禮。特為甘泉設一餚。歸去遺書猶切責。俗儒何忍恣烹砲。(明王陽明為湛甘泉,自遠來弔,特設一肉甘泉切責之。見陽明文集)若能勸親念佛。或為親念佛。求生淨土。永脫輪迴。尤為大孝。蓮池大師雲﹕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真至言也。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任何學問沒有學前都以為容易,或許以為學過了,但是學問原本是四面八方的,只學一方面也不能自圓其說,呆板,所以必須圓觀。最大的學問為儒、佛,孔子是世間聖人,佛是出世間聖人,這很難學。我們只學語言文字,本應學其中的義理,但是我們知的少,若知的多就成就不退了。如果還會退轉便是還沒有入到裡頭,未得其味,所以必須做得圓滿。
吾教論語的目標,不是僅僅教你學了能自己實行,也須要你們將來再去教人。儒學你們所學尚淺,吾若只選擇一種而說,其餘的你們就不懂了,所以必須變化方式解說。
「孟懿子問孝,」
孟懿子,魯君有三大支,孟仲季三家,與魯君原是一家人。公私必須分明,國政本應由魯君作主,若政出多門則亂,一人作主尚且亂,有朝令夕改的事情,所以辦事必須分科負責。魯君不能做主,由三家掌權,其實古今同一道理,如今也是如此。魯君祭祀以君禮,三家也以君禮,他們以為自己也是周公的後代。當初武王駕崩,成王立位,周公攝政,有流言說周公想篡位,管叔、蔡叔造反,平定後,成王為報答周公的恩德,封於魯,周公未去封地,派他的兒子去。周公死後,成王以天子禮祭祀,而且永遠以天子禮祭周公。這是錯誤,這不是吾的臆測,而是孔子說的話。魯為諸侯,如何能以天子禮祭太廟?三家祭祖也用天子禮,不像話。
開國第一代都吃苦,創立天下,第二代多為大少爺,不知創業之苦,三家也是如此,所以魯家政治辦不動。孟懿子的父親孟僖子,孟懿子為孟家的長子,孟僖子臨死覺悟,自己不懂禮,要孟懿子跟孔子學禮。
孟懿子、孺悲,在後來的弟子傳都沒有被列入,原因後來再說。
孟懿子問孝,孔子弟子問孝、問仁的不只一人,孔子因病與藥,答復也不一樣。孔子答「無違」。你讀孔子書、佛經,只要依所知道的說,不懂的存疑。「無違」父母的教訓不可違背,父親讓你來學禮,如此便是無違。宋儒注的意義很多,孟懿子尚且不知,宋儒如何知?多是造謠言。
「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
「樊遲御」,樊遲為老師趕車。「子告之曰」,樊遲沒有問,孔子主動告訴樊遲說:「孟孫問孝於我」,孟懿子問我什麼是孝?文以載道,得魚忘荃,得意忘言,「我對曰無違」,我對他說「無違」。
「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樊遲曰:何謂也」,我不懂是什麼意思?孔子不直接與孟懿子說,而為樊遲說,有用意的。
「子曰,生事之以禮」,父母活著,事奉父母別錯了禮節。從前什麼身分,著什麼衣冠,飲食幾盤幾碗也有定數,自己減少可以,若多加則不可,都有一定。今日武勝于文,今日的軍隊反而服裝整齊。住屋幾間、顏色、瓦門等也有一定。今日是亂,以為是平等,其實是另一種不平等。生,事父母衣食住行都有一定的禮節,葬時棺的長短厚薄都有一定,祭也都有一定的禮節,必須依禮。有注解說,他的母親還健在,因為三家處處不盡禮。
如今國家沒有訂定禮節,因為來台灣三十餘年,是巡狩之時,必須收復大陸,再制禮。今無禮,禮從俗,喪事在台灣還保存古禮,但也不及從前了,喪事若不如古禮,要如何對父表示哀傷的情感呢?所以此時不能到酒館,或去不好地方。「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首先必須對父母厚,而後對兄弟、朋友能厚,這種風俗很要緊。婚禮並不是胡鬧,原本是喜事,新娘如何能穿白衣呢?公婆死後,媳婦不許擦胭脂。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據孔安國注,孟懿子,是魯國大夫,姓仲孫,名何忌。懿,是他的諡號。
魯國出自桓公的三大公族,即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這三家都是魯國的權臣,愈到後來,權勢愈重,違禮亂政亦愈甚。孟懿子就是孟孫氏的後代。他的父親是孟僖子仲孫貜。春秋昭公七年,左氏傳說,孟僖子將死,召其家臣,遺囑何忌從孔子學禮。是知懿子在孔門有弟子名分。但弟子傳裡沒有懿子,論語此章之注,只說懿子是魯大夫,不說是孔子弟子。據劉氏正義說,孔子仕魯,命墮三家不合制度的都城,獨有懿子梗命,以致聖人政化不行。弟子傳不列其名,此注亦不云弟子,當為此故。
「孟懿子問孝。」孔子答覆:「無違。」諸弟子問孝,孔子答復,因人而異。此以「無違」答復懿子,是教懿子,不違其父教其學禮之意。不違父教學禮,就是孝道。
「樊遲御。」樊遲是孔子弟子,名須,為孔子御車。孔子告訴樊遲說,孟孫向我問孝,我答復他「無違。」孟孫,就是孟懿子。據鄭康成注,孔子惟恐孟孫不了解無違之意,所以告訴樊遲,以便轉為孟懿子解釋。
「樊遲曰,何謂也。」樊遲亦不了解無違何意,故問孔子「何謂也。」孔子就以生事葬祭三句解釋其意義。
「生事之以禮。」父母生存時,為子者以禮事奉父母。如邢疏引禮記曲禮所說「冬溫而夏凊,昏定而晨省。」之屬。事奉父母的衣食住等,一切皆合禮制。
「死葬之以禮。」父母去世時,以禮辦理喪葬之事。如棺槨墓地等,都要合乎禮制。
「祭之以禮。」喪畢則祭。邢疏謂春秋祭祀以時思之。祭祀時所用的祭品,皆有禮制。
皇疏:「孟孫三家,僭濫違禮,故孔子以每事須禮為答也。」
生事,死葬,祭祀,皆能以禮,便是盡孝。孟孫、叔孫、季孫,三家皆違禮,所以孔子教懿子無違。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漢石經「無」作「毋」。論衡問孔篇述此亦作「毋」。
【考證】四書辯證:春秋書仲孫,左傳稱孟孫,經傳之例異。孟子疏云改仲爲孟,本文疏亦然,恐非。文十五年杜注:「孟氏,公孫敖家,慶父爲庶長,故或稱孟氏。」孔疏云:「慶父與莊公異母,雖強同於嫡,自稱仲氏,實是庶長,故時或稱孟氏。」此說爲是。劉炫曰:「慶父自稱仲,欲同於正嫡,言己少次莊公,亦爲三家之長,故以莊公爲伯而自稱仲孫。」春秋傳說曰:「公羊以慶父爲莊母弟,杜氏以爲庶兄。然爲弟則不當稱孟,爲兄則不當稱仲。惟劉炫云云,理或然也。」
劉氏正義:白虎通姓名篇:「諸侯之子稱公子,公子之子稱公孫,公孫之子各以其王父字爲氏。」此孟孫本出公子慶父之後,當稱孟公孫。不言公者,省詞。梁氏旁證:孟僖子卽仲孫貜,春秋書其卒在昭二十四年。史記弟子傳:「樊遲少孔子三十六歲。」是貜卒時遲尚未生。今懿子問孝時有樊遲禦,而夫子備告以生事喪祭者,懿子或尚有母在歟?檀弓云:「南宮縚之妻之姑之喪,夫子誨之髽。」縚卽敬叔,與懿子俱泉邱人所生。但懿子嘗師事孔子,而弟子傳不列其人,不知何故。嘗考孔子用魯,使子路爲季氏宰,墮三都。於是叔孫墮郈,季氏墮費,此正聖人行道之會。獨孟懿子聽小人公歛陽之謀,不肯墮成,是孔子不得卒行其道于魯者,懿子實沮之,負其師並負其父矣,此誠宜與孺悲同在擯棄之列,故孔注但云魯大夫,而集注亦從之也。黃氏後案:王仲任論衡有問孔篇,議聖教之略云:「懿子聽孔子之言,獨不嫌其毋違志乎?樊遲不問,毋違之說遂不可知也。」舊說多爲仲任所惑,以聖教亦作歇後語,非矣。左傳昭公七年:「孟僖子屬說與何忌于夫子,使事之而學禮焉,以定其位。」陳君舉據此以解經云:「僖子屬何忌于夫子以學禮,何忌之孝惟禮盡之,於此知無違之言非惟切中懿子之務,而亦確當僖子之心。」陳氏此說,所以破仲任之惑耳。其解無違爲不違其志,固一義也。式三案左傳桓公二年云:「昭德塞違。滅德立違。君違,不忘諫之以德。」六年傳云:「有嘉德而無違心。」襄公二十六年傳云:「正其違而治其煩。」昭公二十六年傳云:「君無違德,君令而不違。」哀公十四年傳云:「且其違者不過數人。」古人凡背禮者謂之違。
【集解】孔曰:「魯大夫仲孫何忌。懿,諡也。」
【唐以前古注】皇疏:言行孝者每事須從,無所違逆也。
【集注】孟懿子,魯大夫仲孫氏,名何忌。無違,謂不背於理。
按:朱子因欲伸其師窮理之說,其注論語到處塞入理字。於仁則曰心之德、愛之理,於禮則曰天理之節文,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自古無如此解經法也。然有絕不可通者,如此章「無違」明是不背於禮,乃偏作理,而於下節言禮天理節文以自圓其說,可謂心勞日拙者矣。昔人謂大學自經朱子補傳後已非孔氏之書而爲朱子之書,吾於論語亦云。
樊遲禦,子告之曰:「孟孫問孝于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考異】孟子公孫醜葬魯章句引論語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可謂孝矣。」論衡問孔篇述全章文獨無「祭之以禮」句。禮記禮運正義亦無此句。
【考證】群經義證:呂氏春秋尊師篇:「視輿馬,慎駕馭,弟子事師古禮如是。」朱彝尊孔子弟子考:孟僖子病,不能相禮,乃屬二子事孔子學禮焉。懿子問孝,對曰無違,蓋語以無違樊子學禮之命。樊遲不知,子告之以生事葬祭之以禮,舍禮無以教懿子也。鐘懷菣晹狴j錄:家語:「僖遲少孔子四十六歲。」史記,少孔子三十六歲。當以家語爲是。樊遲事於經籍不多載,惟左氏春秋清之役一見而已。季孫曰「須也弱」,有子曰「就用命焉」,以曲禮「二十曰弱」例之,樊遲之齒尚少。孔子卒於哀公十四年,三刻踰溝乃十一年事,孔子年已七十一矣。遲若少孔子三十六歲,則其時正三十五歲,既壯之人,尚得謂弱乎?潘氏集箋:鐘說微誤。孔子卒於哀公十六年,非十四年。十一年孔子年纔六十九歲,遲少四十六歲,則是時二十三歲,故曰弱也。史記作「三」,似繋「亖」字之誤。又「四十」字古或作「卌」,「三十」字古作「卅」,形亦相近。論語後錄:樊氏有二:姬姓仲山甫之後,蓋以邑爲氏者也。又殷之後有樊氏。王符說。
四書賸言:朱鹿田曰:「此從親是孝也。孟僖子爲懿子之父,本賢大夫。嘗從昭公至楚,病不能相禮,歸而講禮學禮,苟能禮者必從之。逮死,召其大夫曰:『禮,人之幹也。無禮無以立。我死,必屬說與何忌於孔子,使事之學禮焉。』其所云何忌卽懿子也。今懿子適來問孝,則使之從親卽是學禮,而特是未經顯揭,則與孟莊子之不改父臣、不改父政明明指出者覺有未盡,故遲曰何謂不違親。子曰所謂不違親者,盡禮之謂也。如此則上下通貫,前後一轍矣。」
【集解】鄭曰:「恐孟孫不曉無違之意,將問于樊遲,故告之也。樊遲,弟子樊須。」
【唐以前古注】皇疏引衛瓘云:三家僭侈,皆不以禮也,故以禮答之也。或問曰:「孔子何不卽告孟孫,乃還告樊遲耶?」答曰:「欲屬於孟孫,言其人不足委曲,卽以示也。」
【集注】樊遲,孔子弟子,名須。禦,爲孔子禦車也。孟孫卽仲孫也。夫子以懿子未達而不能問,恐其失指,而以從親之令爲孝,故語樊遲以發之。生事葬祭事親之始終具矣,禮卽理之節文也。人之事親,自始至終一於禮而不苟,其尊親也至矣。是時三家僭禮,故夫子以是警之。然語意渾然,又若不嫥爲三家發者,所以爲聖人之言也。胡氏曰:人之欲孝其親,心雖無窮而分則有限,得爲而不爲與不得爲而爲之均於不孝,所謂以禮者,爲其所得爲而已矣。
【餘論】鄭汝諧論語意原:無違之答懿子不復致疑者,謂夫子教之以無違其父之命而學禮也。然聖人之意不止於是,故以無違之旨告于樊遲,使之終其身不忘其親,亦使學者知無違之旨非謂惟父令之是從也。讀四書大全說:違字原有兩義,有知其然而故相違背,如「違道以干百姓之譽」是也。有相去而未逮,如「忠恕違道不遠」是也。乃此兩義要亦相通。如此所言生事死葬而祭不以禮者謂之違,其於品物器飾鋪排得輝煌,便將者個喚作禮,喚作孝,只此一念,早是苟且,而事之愛、葬之哀、祭之敬爲人子所自致者,以有所藉以自解,而其不盡者多矣。且僭禮之心豈果以尊親故與?無亦曰爲我之親者必如是其隆,而後張己之無不可得于魯也,則是假親以鳴其豫,而所當效於親者,其可致而不致者,從可知矣。聖人之言,一眼透過,知其故相背者之非能有過而唯不逮,故大端說個禮。無違者求之心,禮者求之於事,此亦內外交相省察之意。蓋自孝子而言,則所當致於親者,無違中之條理品節,精義入神,晨乾夕惕以赴之,盡心竭力以幾之,沒身而固不逮,豈有餘力以溢出於非禮之奢僭?是以無違而中禮也。自求爲孝子者而言,雖盡心竭力以求無違,而未知所見爲無違者果能無違否也。故授之禮以爲之則,質準其文,文生於質,畫然昭著。而知自庶人以達于天子,皆有隨分得爲之事,可以不背於理而無所不逮於事親之心,是以禮而得無違也。因無違而自中禮者,聖人之孝,由內達外,誠而明者也。必以禮而得無違者,以外治內明而誠者也。則無違其綱而禮其目也。懿子無請事之心,不能自求下手之著,故夫子于樊遲發之。如懿子者,豈能不立禮爲標準而得無違者!孝爲百行之源,孝道盡則人事咸順。故曰:「中於事君,終於立身。」亦曰:「資以事君而敬同。」使懿子於孝而無不逮,則僭不期去而自去。聖人之言廣矣大矣,若其所問孝也,乃借孝以爲立言之端而責其僭,是孝爲末而不僭爲本,既已拂夫天理之序,且人幸有反本親始之一念以請教,乃摘其惡於他以窮之,而又爲隱語以誹之,是豈聖人之言哉?朱子雙立苟且與僭二義,東陽發明不及之意亦在其中,確爲大全。若集注云「三家僭禮,以是警之」,是未免以私意窺聖人。且此三言者,曾子嘗述之而孟子稱之矣,其又何所警哉?胡氏云「心無窮而分有限」,說尤疏妄。分固有限,初不以限孝子之心。故曰:「孝子之至莫大乎尊親,尊親之至莫大乎以天下養。」至如歌雍舞勺,私欲之無窮耳。自尊以蔑上,而辱親之邪心無窮耳,豈欲孝其親之心無窮哉?論語偶記:檀弓云「三家視桓楹」,葬僭禮之一端也。八佾篇「三家以雍徹」,祭僭禮之一端也。惟是懿子之父仲孫貜,春秋書其卒在昭二十四年,史記弟子傳「樊遲少孔子三十六歲」,是貜卒時子遲尚未生。今懿子問孝時有樊遲禦,而夫子備告以生事葬祭者,懿子或尚有母在歟?懿子幸得親炙門牆,乃于師將行道不知相與有成。吾甚惜孟僖子式榖後昆之心,必屬之于夫子使學禮而定其位爲可慨矣。
按:無違止是不要違忤之義,從無作背理解者。集注因欲宣傳主義,反失聖人立言之旨,殊爲無取。故列三家之說以補【集注】所未備,而此章之義始無餘蘊云。


2.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為政篇)
●研討:如何學習,唯有疾病一事讓父母擔心?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孟武伯問孝。」
孟武伯懿子之子也。亦問孔子行孝之法也。
「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答也。其其人子也。言人子欲常敬愼自居。不為非法。横使父母憂也。若己身有疾。唯此一條非人所及。可測尊者憂耳。唯其疾之憂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馬曰:"武伯,懿子之子仲孫彘。武,諡也。言孝子不妄為非,唯疾病然後使父母憂。")
[疏]"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正義曰:此章言孝子不妄為非也。武伯,懿子之仲孫彘也,問於夫子為孝之道。夫子答之曰:"子事父母,唯其疾病然後可使父母憂之,疾病之外,不得妄為非法,貽憂於父母也"。○注"馬曰"至"父母憂"。○正義曰:案《春秋》,懿子以哀十四年卒,而武伯嗣。哀公十七年《左傳》曰:"公會齊侯於蒙,孟武伯相。武伯問於高柴曰:'諸侯盟,誰執牛耳?'季羔曰:'鄫衍之役,吳公子姑曹。發陽之役,衛石魋。'武伯曰:'然則彘也。'"是武伯為懿子之子仲孫彘也。《諡法》:"剛強直理曰武。"

《論語集注》(宋)朱熹

武伯,懿子之子,名彘。言父母愛子之心,無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為憂也。人子體此,而以父母之心為心,則凡所以守其身者,自不容於不謹矣,豈不可以為孝乎?舊說,人子能使父母不以其陷於不義為憂,而獨以其疾為憂,乃可謂孝。亦通。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此等點示,能令有人心者痛哭。
【補註】其,謂父母也。唯父母致疾之憂。則必竭誠盡敬。和氣婉容,以事其親矣。修身立行,揚名後世,以慰其親矣。孔子之答問孝諸章。孟子所謂養志。所謂唯順於父母,可以解憂,皆是唯其疾之憂之心推之也。

《論語講記》李炳南教授 講述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武伯」是懿子的兒子,孟家三代:僖子,懿子,武伯。
會箋說:「武伯蓋多病而不謹身之人。」這是沒有根據的話,犯了宋儒的毛病。講演可以,注書不可以。注疏是注經,必須有根據。
「其」指父母憂子女,是代表詞。若代表父母自己,很難講通。孟武伯是大少爺,是想當然爾。他問孝,孔子以孝答復。一種人犯一種人的毛病,要說出來叫他改可。
有一說,指子女憂父母。可憂愁的地方很多,不合禮就要憂,父母犯過要幾諫,父母不聽也當憂愁。
吾采用的注解很多。重要是文理不可離開漢儒,馬融、鄭玄儘是依著爾雅、說文,都有根據。若所說的是微言大義,揣測聖人的心意,不離譜的還可以采取,若是離譜的就不可信。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只有一句而已,重要的字在那裡?「唯其疾」是也。「疾」的意義,包涵很多。子女所衣、所食等等,凡是在子女身上的,父母都以為不滿意,像文王視民如傷,沒當過父母的不知道。不教父母憂愁,這便是孝。父母有什麼憂愁?父母獨獨憂愁你長病,因為人要不生病,誰辦得到?除了長病無法避免,讓父母憂愁之外,其餘一切事不讓父母憂愁。太保不懂這個道理,所做不好的事,父母必定耽心。多說便是贅語。
不論父母在不在,無處不是行孝的地方,父母與你的關係很大,也與國家有關係。
這一章再與學而篇第二章對照看,就可以知道。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馬注,孟武伯是孟懿子之長子,名彘,武是諡號。
孟武伯問為孝之道。孔子答復,父母唯其疾之憂。唯其的其字,是指子而言。子事父母,不能使父母為子憂愁。唯子有疾病時,父母憂之。其餘一切不能使父母憂。
集解,馬融曰:「言孝子不妄為非,唯有疾病,然後父母憂之耳。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考證】劉氏正義:左哀十一年傳「孟孺子洩」,杜注:「孺子,孟懿子之子武伯彘。」疑彘是名,洩是字也。周書諡法解:「剛強直理、威彊睿德、克定禍亂、刑民克服、大志多窮皆曰武。」是武爲諡也。注謂父母憂子之疾,此馬用古論義也。孟子云:「守孰爲大?守身爲大。」守身所以事親,故人子當知父母之所憂,自能謹疾,不妄爲非,而不失其身矣。不失其身,斯爲孝也。
【集解】馬曰:「武伯,懿子之子仲孫彘。武,諡也。言孝子不妄爲非,惟有疾病然後使父母憂耳。」
【唐以前古注】皇疏:「言人子欲常敬慎自居,不爲非法,橫使父母憂也。若己身有疾,唯此一條非人所及,可測尊者憂耳。
【集注】武伯,懿子之子,名彘。言父母愛子之心無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爲憂也。人子體此而以父母之心爲心,則凡所以守其身者自不容於不謹矣,豈不可以爲孝乎?舊說人子能使父母不以陷於不義爲憂,而獨以其疾爲憂,乃可謂孝。亦通。
按:朱子斥馬說爲迂昧,見或問。注言慎疾之道,本謝氏說。難者以偏舉一事不得爲孝,故注補言修身之謹,爲謝說彌縫。古說又以子憂親疾爲言,見論衡問孔、淮南子說林高注。孝經云:「病則致其憂。」亦是一義,下章言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上章言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義相駢聯。然其字與父母重複,終覺未安,故仍以朱注義爲長。武伯生於世祿之家,凡驕奢淫佚聲色狗馬皆切身之疾,不必風寒暑溼而後謂之疾也。昔樂正子春云:「一舉足而不敢忘父母,一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徑,舟而不遊,不敢以父母之遺體行殆,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反於身,不辱其身,不虧其視,可謂孝矣。」卽此意也。
【別解】經義雜記:論衡問孔云:「武伯善憂父母,故曰惟其疾之憂。」又淮南子說林「憂父母之疾者子,治之者醫」,高誘注云:「論語曰:『父母惟其疾之憂。』故曰憂之者子。」則王充、高誘皆以爲人子憂父母之疾爲孝。劉氏正義:禮記曲禮云:「父母有疾,冠者不櫛,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禦,食肉不至變味,飲酒不至變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複故。」皆以人子憂父母疾爲孝。梁氏旁證:案如馬義,則夫子所告武伯者止是餘論,其正意反在言外。聖人之告人未有隱約其詞若此者。集注所引舊說卽本集解。朱子守身之說雖善,然舍人子事親之道而言父母愛子之心,似亦離其本根也。唯王高二氏說文順義洽,蓋人子事親,萬事皆可無慮,唯父母有疾病爲憂之所不容已。或疑父母字與其字意複,當以父母字略讀則得之。
按:潘氏集箋云:孝經紀孝行章「孝子之事親也,病則致其憂」,與王充、高誘說合。馬以爲父母憂子,未知何據。
【餘論】王樵四書紹聞編:武伯所問者,人子事親之道。夫子所答者,父母愛子之心。知父母愛子之心,則知人子事親之道矣。以父母之心爲心,最當深體。
【發明】反身錄:子有身而父母惟其疾之憂,子心已不堪自問,若不能自謹而或有以致疾,則不孝之罪愈無以自解矣。故居痗溫擗鬙壑坐腄A節飲食,寡嗜慾,慎起居,凡百自愛,必不使不謹不調,上貽親憂。父母所憂不僅在饑寒勞役之失調,凡德不加進,業不加修,遠正狎邪,交非其人,疏於檢身,言行有疵,莫非是疾。知得是疾,謹得此身,始慰得父母,始不愧孝子。否則縱身不夭劄,而辱身失行,播惡遺臭,不幾貽父母之大憂哉?人子不能謹身修行以貽父母憂,是必病狂喪心之人。不然獨非人子,甯獨無心,何忍縱欲敗度,喪身辱宗,重戾父母之心耶?爲人父母者惟子疾是憂,吾不知今之爲人子者,亦曾憂父母之疾如父母之憂己者乎?



「該帖子被 洪志明 在 2019/12/25 下午 08:23:03 編輯過」

2019/12/15 下午 11:48:36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林秀惠


發表數:38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108/12/16論語研討主題彙整:如何學習,唯有疾病一事讓父母擔心?

經文: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主題彙整:如何學習,唯有疾病一事讓父母擔心?  

孟武伯請問如何盡孝?孔子回答說:「除了自己身體的疾病之外,其他方面都能做到謹言慎行、德行不虧,使父母安心,這就是盡孝了。」我們都知道父母對子女事事掛心,如果能讓父母放心,就是盡孝。然而,每個人的身體即使小心維護,也難免生病,所以孝子至多只讓父母擔憂自己的疾病,其餘的表現都要讓父母安心。

古語:「百善孝為先。」因此,我們為人子女如何在日常學習,不讓父母擔心,生活中的種種表現,都能讓父母安心放心,著實重要。因此略舉論語中,我們在居家倫常,處事行止裡可踐可履的孝道,並探討其微義:
一、敦倫盡分:孔門真學問從五倫做起!
(一)父慈子孝方面—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為政篇)
孝養父母,首先「養身」,照顧父母的生活所需。進而必須「養心」,了解父母的心意,和顏悅色的對待父母,這才是難得的孝行!

陳亢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季氏篇)
孔子即使教導自己的兒子,用的教材也是一視同仁,而伯魚也能依父師而順其教,退而學詩學禮。孔子見子如此,豈會憂慮!
(二)兄友弟恭方面—
或問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於兄弟。』施於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為政篇)
《書經》說:「孝乎惟孝,友於兄弟」,凡能友愛兄弟者,對父母沒有不盡孝的。父母見兄弟手足和樂友好,豈有憂慮!
(三)夫義婦順方面—
子謂伯魚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陽貨篇)
孔鯉剛成家時,孔子特意舉出詩經〈周南〉、〈召南〉,要孔鯉學習,從中體會夫婦的相處之道。〈周南〉、〈召南〉詩中,有男子求偶的欣慕,有女子治家的心聲,不學這兩篇詩,丈夫無法「刑于寡妻」,妻子也難「宜其家室」。想來,伯魚定能依父師之教,學周南召南,盡到夫婦倫分,如此孔子還有何憂慮!

二、行解相應—必得知行合一
子曰:「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顏淵篇)
忿怒習氣最不易除,普通人發怒之後,怒氣延續升高,難以制止,是為遷怒。為使父母不憂慮,受了人家的冒犯,也不會計較,以免惹禍上身,此乃真孝子。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為政篇)
人若能謹言慎行,就能減低別人的怨尤悔恨,祿位不求自得。故孝者多能謹言慎行。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泰伯篇)
曾子享有高壽,臨終前,召集弟子到榻前,看看他完好的手腳,不曾因犯法而受刑。往後確信無有患難,不致毀傷。生前無有大過,死後必然成聖成賢。有子如此,曾點豈會憂慮!

三、念佛往生—助親即助己
信願念佛人,但念歷劫親人如今沈淪三惡道,無時不盼有子念佛得生淨土,快來救拔,以解倒懸。若作此念,則念佛必能專注。不專注念佛,未來不得往生,是謂大不孝。雪公名此為「悲心念」,必得一心。

2019/12/20 上午 11:26:00刪除
共有 1 頁, 1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156.25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