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7年11月2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你是本帖的第 70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7年11月2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洪志明


發表數:249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7年11月2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107年11月26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經文: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研討問題:
一、子張篇末後三章,子貢分別以數仞之牆、日月,以及天之不可階而升,稱述孔子之德,請問子貢特別之處。
二、由本章看,夫子聖德之體,以及為政會有的相、用為何?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
此子禽必非陳亢。當是同姓名之子禽也。其見子貢毎事稱師。故謂子貢云。汝何為事事崇述仲尼乎。政當是汝為人性多恭敬故爾耳。而仲尼才德豈賢勝於汝乎。呼子貢以為子也。
「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智,一言以為不智,」
子貢聞子禽之言。故方便答距之也。言智與不智由於一言耳。今汝出此言是不智也。
「言不可不慎也。」
智否既寄由一言。故宜愼之耳。
「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
此出子禽不智之事也。夫物之高者莫峻嵩岳。嵩岳雖峻。而人猶得為階梯以升上之也。今孔子聖德其高如天。天之懸絶。既非人可得階升。而孔子聖德。豈可謂我之賢勝之乎。汝謂不勝為勝。即是一言為不智。故不可不愼也。
「夫子之得邦家者,」
子禽當是見孔子栖遑不被時用。故發此不智之言。子貢抑之既竟。故此更廣為陳孔子聖德不與世人同也。邦謂作諸侯也。家謂作卿大夫也。言孔子若為時所用。得為諸侯及卿大夫之日。則其風化與堯舜無殊。故先張本云夫子之得邦家者也。
「所謂立之斯立,」
言夫子若得為政。則立教無不立。故云所謂立之斯立也。
「導之斯行,」
又若導民以德。則民莫不興行也。故云導之斯行也。
「綏之斯來,」
綏安也。遠人不服。修文德安之。遠者莫不繦負而來也。
「動之斯和。」
動謂勞役之也。悦以使民。民忘其勞。故役使莫不和穆也。
「其生也榮,」
孔子生時。則物皆頼之得性。尊崇於孔子。是其生也榮也。
「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孔子之死。則四海遏密如喪考妣。是其死也哀也。袁氏曰。生則時物皆榮。死則時物咸哀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孔曰:"謂為諸侯若卿大夫。")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孔曰:"綏,安也。言孔子為政,其立教則無不立,道之則莫不興行,安之則遠者來至,動之則莫不和睦,故能生則榮顯,死則哀痛。")
[疏]"陳子"至"及也"。○正義曰:此章亦明仲尼之德也。"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者,此子禽必作陳亢,當是同其姓字耳。見其子貢每事稱譽其師,故謂子貢云:當是子為恭孫故也,其實仲尼才德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者,子貢聞子禽之言,以此言拒而非之也。言君子出一言是,則入以為有知;出一言非,則人以為不知。知與不知,既由一言,則其言不可不慎也。今乃云仲尼豈賢於子乎?則是女不慎其言,是為不知也。"夫子之不可及也,如天之不可階而升也"者,又為設譬,言夫子之德不可及也。他人之賢,猶他物之高者,可設階梯而升上之。至於仲尼之德,猶天之高,不可以階梯而升上之。"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者,又為廣言仲尼為政之德也。得邦,謂為諸侯。得家,謂為卿大夫。綏,安也。言孔子為政,其立教則無不立,道之則莫不興行,安之則遠者來至,動之則民莫不和睦,故能生則榮顯,死則哀痛,故如之何其可及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為恭,謂為恭敬推遜其師也。知,去聲。責子禽不謹言。階,梯也。大可為也,化不可為也,故曰不可階而升。道,去聲。立之,謂植其生也。道,引也,謂教之也。行,從也。綏,安也。來,歸附也。動,謂鼓舞之也。和,所謂於變時雍。言其感應之妙,神速如此。榮,謂莫不尊親。哀,則如喪考妣。程子曰:「此聖人之神化,上下與天地同流者也。」謝氏曰:「觀子貢稱聖人語,乃知晚年進德,蓋極於高遠也。夫子之得邦家者,其鼓舞群動,捷於桴鼓影響。人雖見其變化,而莫窺其所以變化也。蓋不離於聖,而有不可知者存焉,此殆難以思勉及也。」

《論語點睛》(明)蕅益大師

卓吾曰﹕對痴人,不得不如此淺說。方外史曰﹕世間痴人都如此。向他說極淺事,他便見得深。向他說極深理,他既不知,反認作淺。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陳子禽是孔子弟子陳亢,前有二問,一見學而篇,一見季氏篇,子禽是其字。他對子貢說,你是謙恭而已,仲尼怎能賢過你呢?
子貢聽了,即知子禽不認識孔子的道德學問,便用以下的言辭開導他。
「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知同智。君子說話,一言能使人稱他有智,一言也能使人稱他不智,說話不可不謹慎。此勸子禽說話要符合事實,不可妄言。
「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我們的夫子,其道德學問高不可及,猶如天那樣高,不可用階梯升上去。天指太空而言,廣大無限,孔子的德學亦無限量。
「夫子之得邦家者。」夫子如得其時,治理國家,那就有如古人所謂「立之斯立」等那些政績。
「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竹氏會箋說:「所謂已下六句,蓋古贊聖人之成語,稱其德廣大,化行如神之妙也。今子貢引而證之。故曰所謂。」這六句,依古注大意說。以禮立人,人民自然能立。以德導人,人民便能奉行。爾雅釋詁:「綏,安也。」以仁政安人,則遠方之人來歸。以樂教感動人,則人民和睦。生時,人民榮之。死時,人民哀之。
「如之何其可及也。」有這樣的道德功業,他人如何能及。此意是說,無人能及得上孔子,足見「仲尼豈賢於子乎」這句話說不得。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太平御覽述文「子爲恭也」,「子」下有之字。 七經考文補遺:古本「及」下無也字。「夫子之得邦家者」,古本無者字。 後漢書張衡傳注引文「及」下「升」下並無也字。 皇本道字作「導」。銈捃野繺庤リ牏憡茼r作「徠」。 高麗本「及」下無也字,「得」上無之字。
【考證】周髀算經:天不可階而升,地不可尺寸而度。 四書通:子禽之問凡三:始則疑夫子求聞政,次疑夫子之私其子,今則子貢賢於夫子,所見者每降益下。此篇子貢之稱夫子者亦三:始則喻之以數仞之牆,次則喻之以日月,今則喻之以天之不可階而升,其所見每進而益高。同一孔子弟子,所見何霄壤之邈如是哉?其死也哀,而子貢哀慕之心,倍於父母,至廬墓者凡六年之久,則晚年所得於夫子者,蓋益深矣。 羣經平議。國語晉語曰「非以翟爲榮」,韋注曰:「榮,樂也。」是古謂樂爲榮。其生也榮,其死也哀,言其生也民皆樂之,其死也民皆哀之也。榮與哀相對,非U顯之謂。荀子解蔽篇:「生則天下歌,死則四海哭。」語意與此相近。 劉氏正義:爲恭者,言爲恭敬,以尊崇其師也。公羊桓元年:「鄭伯以璧假許田,易之也。易之則其言假之何?爲恭也。」何休注:「爲恭遜之辭。」與此義同。荀子儒效云:「造父者,天下之善御者也。無輿馬,則無所見其能。羿者,天下之善射者也。無弓矢,則無所見其功。大儒者,善調一天下者也。無百里之地,則無所見其功。」夫子未得大用,故世人莫知其聖而或毀之。然至誠必能動物存神過化,理有不忒。夫子仕魯,未幾政化大行,亦可識其略矣。 梁氏旁證。葉孟得曰:「子貢晚見用於魯,拒吴之L大曉嚭,而舍衛侯伐齊之謀,請陳子而反其侵地,魯人賢之,此所謂賢於仲尼也。」
【集解】孔曰:「得邦家,謂爲諸侯及卿大夫。绥,安也。言孔子爲政,其立教則無不立,道之則莫不興行,安之則遠者來至,動之則莫不和睦,故能生則榮顯,死則哀痛。」
【唐以前古注】皇疏:子禽當是見孔子栖遑不被時用,故發此不智之言。子貢抑之既竟,故此更廣爲陳孔子聖德不與世人同也。邦,謂作諸侯也。家,謂作卿大夫也。言孔子若爲時所用,得爲諸侯及卿大夫之日,則其風化與堯舜無殊,故先張本,云夫子之得邦家者也。言夫子若得爲政,則立教無不立,故云所謂立之斯立也。又若導民以德,則民莫不興行也,故云導之斯行也。綏,安也。遠人不服,修文德安之,遠者莫不繈負而來也。動,謂勞役之也。悦以使民,民忘其勞,故役使之,莫不和穆也。孔子生時,則物皆賴之得性,尊崇於孔子,是其生也榮也。孔子之死,則四海遏密,如喪考妣,是其死也哀也。 又引袁氏云:生則時物皆榮,死則時物咸哀也。
【集注】爲恭,謂爲恭敬,推遜其師也。責子禽不謹言。階,梯也。大可爲也,化不可爲也,故曰不可階而升也。立之,謂植其生也。道,引也,謂教之也。行,從也。綏,安也。來,歸附也。動,謂鼓舞之也。和,所謂於變時雍,言其感應之妙,神速如此。榮,謂莫不尊親。哀則如喪考妣。程子曰:「此聖人之神化,上下與天地同流者也。」謝氏曰:「觀子貢稱聖人語,乃知晚年進德,蓋極於高遠也。夫子之得邦家者,其鼓舞羣動,捷於桴鼓影響,人雖見其變化,而莫窥其所以變化也,蓋不離於聖,而有不可知者存焉。聖而進於不可知之之神矣,此殆難以思勉及也。
【餘論】論語集注考證。夫子之不可及節,言聖德之體高妙也。夫子之得邦家節,言聖德之用神速也。體人所難知,故又指其用言之。 黄氏後案:鹽鐵論備胡曰:「古者,君子立仁修義以綏其民,故邇者習善,遠者順之。是以孔子仕於魯,前仕三月及齊平,後仕三月及鄭平,務以德安近而綏遠。當此之時,魯無敵國之難、鄰境之患。L臣變而忠順,故季桓墮其都城。大國畏義而合好,齊人來歸鄆、讙、龜陰之田。故爲政以德,所欲不求而自得。」鹽鐵論得其事實。聖人至誠化人,天德備則王化捷。學者求聖人之神化,當思其至誠動物之實。又大戴禮五義篇論聖人之德,與此章相符。




「該帖子被 洪志明 在 2018/11/22 下午 01:10:53 編輯過」

2018/11/22 下午 01:10:14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林秀惠


發表數:32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107年11月26日論語研討
主題彙整:孔子人不可及的境界,猶天不可階而升,試析其因

陳子禽問子貢說:「您是謙恭了!仲尼怎能賢過你呢?」子貢回答他說:「君子說話,一言能使人稱他有智,一言也能使人稱他不智。說話不可不謹慎,我們的夫子,他的道德學問高不可及,夫子如果得其時,治理國家,他以禮立人,人民自然能立;以德導人,人民便能奉行;以仁政安人,則遠方之人都來歸附;以樂教感動人,則人民和睦。夫子生時,人民榮之,死時,人民哀之,有這樣的道德功業,他人如何能及?」

子貢讚嘆夫子的道德學問,猶如天不可階而升,不是自己或他人可及,他認為如果夫子得其時而治國,一定會以禮立人,以德導人,以仁政安人,以樂教感動人,人民自然能立,能奉行,遠方之人也會來歸附,人民可以相互和睦。其他為政者立禮樂教化,或以仁政施民,人民未必「斯立、斯行,斯來,斯和」。

孔子的德學,猶如天之廣大無垠,弟子或他人終不可及,其原因試析如下:
1、十年一進:孔子德學,每十年邁進新境界。
(1)十五志於學:好古敏以求之。
(2)三十而立:所學經業成立。
(3)四十不惑:知權變而不惑。
(4)五十而知天命:了知己命、他命、國命。
(5)六十而耳順:耳聞人言而知其微旨。
(6)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隨順心欲而不踰法度,達到「率性之謂道」的境界。
2、當生成聖:孔子從十五志學,修己有成,進而安人且知命耳順,最後隨心所欲不踰矩,已臻聖人
圓通無礙的境界。故能道冠古今、德牟天地,無人可以比擬與超越。

2018/11/28 下午 05:15:01刪除
共有 1 頁, 1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31.25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