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7年11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你是本帖的第 27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7年11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洪志明


發表數:247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7年11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107年11月12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經文: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子張篇第二十四章》
研討問題:
一、為何以「日月」比喻孔子?
二、子貢能知孔子境界,他是如何學習的?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叔孫武叔毀仲尼。」
猶是前之武叔。又貲毀孔子也。
「子貢曰:無以為也。」
子貢聞武叔之言。故抑止之使無以為貲毀。
「仲尼不可毀也。」
又明言語之云。仲尼聖人不可輕毀也。
「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
更喻之說仲尼不可毀之譬也。言他人賢者。雖有才智。才智之高止如丘陵。丘陵雖高。而人猶得踰越其上。既猶可踰。故可毀也。
「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
言仲尼聖智高如日月。日月麗天。豈有人得踰踐者乎。既不可踰。故亦不可毀也。
「人雖欲自絕也,其何傷於日月乎?」
世人踰丘陵。而望下便謂丘陵為高。未曾踰踐日月。不覺日月之高。既不覺高。故貲毀日月便謂不勝丘陵。是自絶日月也。日月雖得人之見絶。而未曾傷滅其明。故言何傷於日月也。譬凡人見小才智便謂之高。而不識聖人之奧。故毀絶之。雖復毀絶。亦何傷聖人德乎。
「多見其不知量也。」
不測聖人德之深而毀絶之。如不知日月之明而棄絶之。若有識之士視覩於汝。則多見汝愚闇不知聖人之度量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言人雖自絕棄於日月,其何能傷之乎?適足自見其不知量也。)
[疏]"叔孫"至"量也"。○正義曰:此章亦明仲尼也。"叔孫武叔毀仲尼"者,訾毀孔子之德也。"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者,言無用為此毀訾,夫仲尼之德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者,子貢又為設譬也。言他人之賢,譬如丘陵,雖曰廣顯,猶可逾越;至於仲尼之賢,則如日月之至高,人不可得而逾也。"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者,言人雖欲毀訾夫日月,特自絕棄,於日月其何能傷之乎?故人雖欲毀仲尼,亦不能傷仲尼也,多見其不知量也。多,猶適也。言非不能毀仲尼,又適足自見其不知量也。○注"言人"至"量也"。○正義曰:云"適足自見其不知量也"者,據此注意,似訓"多"為"適"。所以"多"得為"適"者,古人多、祇同音。"多見其不知量",猶襄二十九年《左傳》云:"多見疏也",服虔本作"祗見",疏,解云:"祇,適也。"晉宋杜本皆作"多"。張衡《西京賦》云:"炙炮夥,清酤多,皇恩溥,洪德施。"施與多為韻。此類眾矣,故以"多"為"適"也。

《論語集注》(宋)朱熹

量,去聲。無以為,猶言無用為此。土高曰丘,大阜曰陵。日月,踰其至高。自絕,謂以謗毀自絕於孔子。多,與祗同,適也。不知量,謂不自知其分量。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叔孫武叔毀仲尼。」毀是毀謗。皇疏:「猶是前之武叔,又訾毀孔子也。」
子貢說:「無以為也。」不要毀謗。「仲尼不可毀也。」仲尼無可毀謗。以下說比喻。
「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賢指道德而言。他人的道德,高如丘陵,還可以任人踰越。「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仲尼的道德,高如日月,無人能以踰越。以下是結語。
「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集解絕作棄字講,多作適字講。邢昺疏意,有人雖想毀訾日月,其實是他自己絕棄於日月,其於日月有什麼傷害呢?所以有人想毀仲尼,亦不能傷仲尼,適足以自顯其不知分量。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風俗通義山澤卷引「他人之賢者」,無者字。皇本「日」上有如字,「絶」下有也字。 邢氏疏:古人多、衹同。左傳「多見疏也」,服虔本作「祇見」,晉宋杜本皆作「多」。 論語詳解:易云「無祇悔」,九家本作「無多悔」,亦可證。 經傳釋詞:古人多、祇同音。襄二十九年左傳「祇見疏也」,正義:「祇作多。云多見疏,猶論語多見其不知量也。服虔云作祇,解云:祇,適也。」論語校勘記,後漢書孔融傳、列女傳二注引此文「日月」上並有如字。 天文本論語校勘記:考文補遺引古本、三本、足利本、唐本、津藩本、正平本「仲尼」下有如字。
【考證】翟氏考異:列子仲尼篇:「陳大夫聘魯,見叔孫氏。叔孫曰:『吾國有聖人。』曰:『非孔某耶?』曰:『是也。』『何以知其聖乎?』叔孫曰:『吾聞顔回曰:孔某能廢心而用形。』」據此,則叔孫固稱仲尼而未之敢毁矣。列子書多假設之言,本不當以爲實,就其所言論之,稱聖人而以廢心用形爲辭,卽謂之毁聖人可爾。
【集解】言人雖自絶棄於日月,其何能傷之乎?適足自見其不知量也。
【唐以前古注】皇疏:猶是前之武叔又訾毀孔子。子貢聞武叔之言,故抑止之,使無以爲訾毁。又明言語之云:仲尼聖人,不可輕毀也。更喻之說仲尼不可毀之譬也。言他人賢者雖有才智,才智之高止如丘陵。丘陵雖高,而人猶得踰越其上。既猶可踰,故可毀也。言仲尼聖智高如日月,日月麗天,豈有人得踰賤者乎?既不可踰,故亦不可毀也。世人踰丘陵而望下,便謂丘陵爲高。未曾踰踐日月,不覺日月之高,既不覺高,故訾毁日月,便謂不勝丘陵,是自絶日月也。日月雖得人之見絶,而未曾傷滅其明,故言何傷於日月也。譬凡人見小才智便謂之高,而不識聖人之奥,故毀絶之,雖復毁絶,亦何傷聖人德乎?不測聖人德之深而毀絶之,如不知日月之明而棄絶之,若有識之士視覩於汝,則多見汝愚闇,不知聖人之度量也。
【集注】無以爲,猶言無用爲此。土高曰丘,大阜曰陵。日月喻其至高。自絶,謂以謗毀自絶於孔子。多與祇同,適也。不知量,謂不自知其分量。
【餘論】此木軒四書說:邱陵由積土而成,高卑亦不等,皆不離乎地,是學力可至之喻。日月體麗乎天,是不可以人力至之喻。 反身録:叔孫武叔毁仲尼,究竟何損於仲尼?徒得罪名教,受惡名於萬世,適足以自損耳。余因是而竊有感焉,聖如仲尼不免叔孫武叔之毁。古不云乎,不容何病,不容然後見君子。故不見容於羣小,方足以見聖賢學者。或不幸罹此,第當堅其志,L其骨,卓然有以自信。外侮之來,莫非動忍增益之助,則烈火猛炎,有補金色不淺矣。論語稽:魯三家,唯孟僖子最知孔子,季氏則桓子雖不知孔子,猶嘗引而用之,康子則所用皆孔門弟子,是猶知孔子者也。叔孫武叔以下材據高位,妄謂孔子不若子貢,而又非毁之。子貢之言,猶前章之意。丘陵屬地,地雖高,人得登其上而踰之,而高者卑矣。日月麗天,人不能登天而踰之,則日月之高爲不可及。量者,高卑之分量也。清按今之欲廢孔教孔祀者,皆自絶於日月者也。夫亦多見其不知量而已矣,於孔子何傷之有?



「該帖子被 洪志明 在 2018/11/8 下午 04:20:13 編輯過」

2018/11/7 下午 07:43:17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共有 0 頁, 0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19.531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