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海會首頁會員登入論壇選單論壇樣式論壇檢索

 你的位置:明倫海會討論版論語研討 → 瀏覽帖子:107年10月29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你是本帖的第 100 位閱讀者 版主:洪志明
 『 帖子主題 』:107年10月29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吳紀學


發表數:395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樓   頂

107年10月29日論語研討問題與主題彙整
經文: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問題:
一、孔子聖量,高廣難知。吾人應如何修學砥礪,方可一窺堂奧?(中和兄)
二、面對誹謗,應如何自處?(素貞姐)

2018/10/27 下午 03:26:48 帖子管理:總置頂置頂精華加鎖刪除移動

洪志明


發表數:247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9

 
《論語集解義疏》(魏)何晏 集解(南朝梁)皇侃疏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
武叔身是大夫。又語他大夫於朝廷。以譏孔子也。
「曰:子貢賢於仲尼。」
此所語之事也。言子貢人才識量賢於孔子也。
「子服景伯以告子貢。」
景伯亦魯大夫。當是于時在朝。聞叔孫之語。故來告子貢道之也。
「子貢曰:譬諸宮牆,」
子貢聞景伯之告。亦不驚距。仍為之設譬也。言人之器量各有深淺。深者難見。淺者易覩。譬如居家之有宮牆。牆高則非闚闞所測。牆下闚闞易了。故云譬諸宮牆也。
「賜之牆也及肩,」
賜子貢名也。子貢自言賜之識量短淺如及肩之牆也。
「闚見室家之好。」
牆既及肩。故他人從牆外行。得闚見牆内室家之好也。
「夫子之牆數仞。」
七尺曰仞。言孔子聖量之深如數仞之高牆也。
「不得其門而入者,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牆既高峻。不可闚闞。唯從門入者乃得見内。若不入門。則不見其所内之美也。然牆短下者其内止有室家。牆高深者故廣有容宗廟百官也。
「得其門者,或寡矣。」
富貴之門非賤者輕入。入者唯富貴人耳。孔子聖人器量之門。非凡鄙可至。至者唯顏子耳。故云得門或寡。寡少也。
「夫子云,不亦宜乎!」
子貢呼武叔為夫子也。賤者不得入富貴之門。愚人不得入聖人之奧室。武叔凡愚云賜賢於孔子。是其不入聖門。而有此言。故是其宜也。袁氏曰。武叔凡人。應不達聖也。

《論語注疏》(魏)何晏 集解 (宋)邢昺疏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馬曰:"魯大夫叔孫州仇。武,諡。")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包曰:"七尺曰仞。")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包曰:"夫子,謂武叔。")
  [疏]"叔孫"至"宜乎"。○正義曰:此章亦明仲尼之德也。"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者,叔孫武叔,魯大夫。有時告語諸大夫於朝中曰:"子貢賢才過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者,景伯亦魯大夫,子服何也。以武叔之言告之子貢也。"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者,子貢聞武叔之言己賢於仲尼,此由君子之道不可小知,故致武叔有此言。乃為之舉喻曰:譬如人居之宮,四圍各有牆,牆卑則可窺見其在內之美,猶小人之道可以小知也;牆高則不可窺見在內之美,猶君子之道不可小知也。今賜之牆也才及人肩,則人窺見牆內室家之美好。夫子之牆,高乃數仞。七尺曰仞。若人不得其門而入,則不見宗廟之美備,百官之富盛也。"得其門者或寡矣"者,言夫聖閾非凡可及,故得其門而入者或少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者,夫子,謂武叔。以此論之,即武叔云子貢賢於仲尼,亦其宜也,不足怪焉。○注"馬曰:魯大夫叔孫州仇。武,諡"。○正義曰:案《世本》,州仇,父子叔牙此六世孫叔孫不敢子也。《春秋》定十年秋:"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左傳》曰:"武叔懿子圍郈。"是知叔孫武叔即州仇也。《諡法》云:"剛強直理曰武。"

《論語集注》(宋)朱熹

語,去聲。朝,音潮。武叔,魯大夫,名州仇。子服景伯以告子貢。牆卑室淺。七尺曰仞。不入其門,則不見其中之所有,言牆高而宮廣也。夫子之云,此夫子,指武叔。

《論語講要》李炳南教授 講述

馬融注:「叔孫武叔,魯大夫叔孫州仇也,武,謚也。」邢疏:「案世本,州仇,公子叔此六世孫。叔孫,不敢子也。」
叔孫武叔在朝中告訴諸大夫,說:「子貢賢於仲尼。」意為子貢的德學超過了孔子。
子服景伯,也是魯國的大夫,他將武叔的話告訴子貢。
「子貢曰」以下,是子貢以比喻說明自己遠不及孔子。
「譬之宮牆。」譬如宮室周圍的牆。
「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賜,子貢自稱其名。賜的牆,其高度只及人肩,在牆外就可窺見裡面的「室家之好」。所見的只是普通人的室家美好。
「夫子之牆數仞。」孔子的牆有好幾仞高。古注,一仞七尺,或為八尺,或為五尺六寸。其說不一,不必詳考。
「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數仞之牆,取譬天子或諸侯的宮牆,裡面有宗廟,有朝廷百官,必須由門而入,才看得見。如果不得其門,進不去,那就看不見宗廟的完美,朝中百官的富盛。
「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獲得其門而入的人或許很少了。此處「夫子」是指叔孫武叔。叔孫夫子未入門牆,不見孔子之道,他說出那種話,不是當然的嗎?
孔子的道,是中國文化的宮牆。凡是未得其門而入的人,不可像叔孫武叔那樣妄出言語。

《論語集釋》(清)程樹德

【考異】太平御覽述論語:叔孫武叔謂子貢曰:「仲尼豈賢于子乎?」對曰譬之宫牆云云。 漢石經作「辟诸宫蘠」,牆字作「蘠」。又「蘠」下「窥見」上闕二字,今此間有三字,疑漢本無也字。 皇本「譬之宫牆」,「之」作「諸」。「夫子之牆」作「夫夫子之牆」。「入」下有者字,「夫子之云」無之字。 四書纂箋本「之」亦作「諸」。白虎通社稷篇引論語亦作「諸」。 七經考文,一本作「夫夫子之牆也數仞」,足利本也字同。 皇本、宋石經本窺字皆爲「闚」。 孔叢子論書篇:「闚其門而不入其室,惡覩其宗廟之奥,百官之美乎?」用此下文詞,而「窥」亦爲「闚」。 藝林伐山據論語此文云:古字「窺」作「闚」。 天文本論語校勘記:足利本、唐本、津藩本、正平本「數仭」上有也字。
【考證】論語偶記:禮記曰「君爲廬宫之」,又曰「儒有一畝之宫」,康成云:「宫,爲牆垣也。」是其證。左傳「曹人或夢衆君子立于社宫」,社非喪國不屋,則無宫室,而禮云「君南鄉於北墉下」,則有牆垣,是社宫亦爲牆。古者以牆爲宫,故築牆曰宫之矣。 論語後録:王宫牆高五丈,爲六仭四分仭之一,故曰敷仭。按仭有三說:包咸注此云七尺曰仭,趙岐注孟子云八尺曰仭,應劭注漢書云五尺六寸曰仭。三說以趙爲當。周官之法,度廣曰尋,度長曰仭。尋八尺,則仭亦八尺矣。說文解字:「仭,伸臂一尋八尺。度,人之兩臂爲尋八尺也。」是仭與尋同,包應二氏俱失之。 程u田通藝録釋仭曰:說仭之數,小爾雅云四尺,應劭曰五尺六尺(漢書食貨志注),此其繆易見也。說文:「仭,伸臂一尋八尺。」王肅聖證論、趙岐孟子注、曹操李筌孫子注、郭璞山海經注、颜師古司馬相如傳注、房玄龄管子注並云八尺,而鄭康成周官、儀禮注、包咸論語注、高誘注吕氏春秋、王逸注大招、招魂、李謐明堂制度論、郭璞注司馬相如賦則皆以爲七尺。淮南原道注八尺曰仭,而覽冥注則云七尺曰仭,其注百仭,亦云七百尺也,是書有許慎、高誘兩注,證以說文,則八尺是許注雜高注中;證以吕氏春秋注,則七尺者誘說也。u田以爲言七尺者是。案方言云:「度廣曰尋。」左傳「仭溝洫」,杜注云:「度深曰仭。二書皆言人伸兩手以度物之名,而尋爲八尺,仭必七尺者何也?同一伸手度物,而廣深用之,其勢自不得不異。人長八尺,伸兩手亦八尺,用以度廣,其勢全伸而不屈,故尋爲八尺,而用之以度深,則必上下其左右手而侧其身焉,側則胸與所度之物不能相摩,於是兩手不能全伸而成弧之形,弧而求其弦以爲仭,必不能八尺,故七尺曰仭,亦其勢然也。弧曲而虚,弦平而滿,故仭爲充滿。刀背如弧,其刃如弦,義亦然爾。度廣度深,數難齊一,得吾說焉,其亦可以已於争也夫。 又曰:玉篇云:「度深曰測。」説文云:「測,深所至也。」然則悟測之爲言,侧也。餘說仭字,以爲伸手度深,必側其身,義與之合。然則度物皆可曰測,散文則通也。對文言之,測之專屬於度深明矣。周髀言用矩,於平矩曰正繩,於偃矩曰望高,於卧矩曰知遠,獨於覆矩則曰測深,乃知古人用字不苟。 又曰:尋八尺,仭七尺,伸臂之度有異也。猶㧖圍九寸,咫八寸,布指之度有異也。人身一事而異度者如此。 又曰:説文:「閲,具數於門中也。」古者以身度物,謂於門中具數,不能全伸其臂以度之。又云:「揲,閲持也。」謂閲而持之,以具數門中,不能伸臂八尺,止五尺也。何以明之?說文又云:「匹,四丈也。從八匚。八揲一匹。」蓋謂揲五尺,八揲故得四丈爲一匹也。其法殆伸左臂而曲其右肱,拳其手適當右腋,自右腋左行,至左手指尖,閲而持之爲五尺與?今人屈右手引布帛而量之,謂之一度猶如此。一度約今三尺,則古五尺也。以身度物閱持者曰揲,其長五尺,見於説文,合於今俗度物之法,其可考者如此。
按:段懋堂曰:「仞,王肅、趙岐、王逸、曹操、李荃、顏師古、房玄齡、鮑彪諸人並曰八尺,而鄭氏周禮、儀禮注、高誘吕氏春秋注、王逸大招、招魂注、李謐明堂制度論、郭璞司馬相如賦注、陸德明莊子釋文則皆謂七尺。」毛奇龄曰:「說文仭者,伸臂一尋八尺。蓋仭義同尋,故周禮匠人作澮,廣與深俱兩其八尺,謂之廣二尋,深二仭也。仭與軔通。仭爲礙輪木,揚子太玄云車案軔,謂以木横地而止輪之轉者。舊稱以臂當車,正指尋軔爲伸臂所度木也。則仭當斷作八尺。」張文彬曰:「周禮本文,廣四尺深四尺謂之溝,廣八尺深八尺謂之洫,則深廣必均加數必倍此。不曰各八尺而曰尋仭者,特互異其名,以示典例耳,安得澮之深獨減廣一尺,與溝洫不同耶?」
【集解】馬曰:「魯大夫叔孫州仇也。武,諡也。」包曰:「七尺曰仭。夫子,謂武叔。」
【唐以前古注】皇疏:子貢聞景伯之告,亦不驚距,仍爲之設譬也。言人之器量各有深淺,深者難見,淺者易覩。譬如居家之有宫牆,牆高則非闚闞所測,牆下闚闞易了,故云譬諸宫牆也。賜,子貢名也。子貢自言賜之識量短淺,如及肩之牆也。牆既及肩,故他人從牆外行,得闚見牆內室家之好也。七尺曰仭,言孔子聖量之深,如數仭之高牆也。牆既高峻,不可闚闞,唯從門入,乃得見內,若不入門,則不見其所內之美也。然牆短下者,其內止有室家。牆高深者,故廣有容宗廟百官也。富貴之門非賤者輕入,入者唯富貴人耳。孔子聖人,器量之門非凡鄙可至,至者唯顔子耳,故云得門或寡。寡,少也。子貢呼武叔爲夫子也。賤者不得入富貴之門,愚人不得入聖人之奥室,武叔凡愚,云賜賢於孔子,是其不入聖門,而有此言,是其宜也。 又引袁氏云:武叔凡人,應不達聖也。
【集注】武叔,魯大夫,名州仇。牆卑室淺。七尺曰仭。不入其門,則不見其中之所有。言牆高而宫廣也。此夫子指武叔。
【餘論】陳櫟四書發明:賢人之道卑淺易見,聖人之道高深難知,此子貢以牆室取譬之意也。要之,觀乎賢人,則見聖人,使叔孫果知子貢之所以爲子貢,則亦必略知孔子之所以爲孔子,豈至爲此言哉?叔孫非特不知孔子,亦不知子貢也。
【發明】劉氏正義:夫子殁後,諸子切劘砥礪以成其學,故當時以有若似聖人,子夏疑夫子,而叔孫武叔、陳子禽皆以子貢賢於仲尼,可見子貢晚年進德修業之功,幾幾乎超賢入聖。然孟子言子貢智足知聖人,又子貢、有若皆言夫子生民未有,故此及下兩章皆深致贊美。法言問明篇:「仲尼,聖人也。或劣諸子貢,子貢辭而精之,然後廓如也。」

2018/10/28 下午 05:56:48刪除

林秀惠


發表數:31
  資 料  留 言  OICQ  郵 箱  首 頁  編 輯   引 用A 8

 
107年10月29日論語研討
主題彙整:宮廟之美、百官之富,所喻何事?

魯國叔孫武叔在朝廷之上,跟同朝為官的大夫說:「子貢的德學超過了孔子。」另一位大夫子服景伯下朝後告訴子貢這件事,子貢一點都不驚訝地說:「以宮室周圍的牆作個譬喻,賜的牆,只有一個人的肩膀高,裡面的室家美好一眼瞧盡。孔夫子的牆有好幾仞,如同天子諸侯的廟堂,裡面的宗廟之美、百官之多,站在牆外很難觀察。必須由門而入,才看得見裡頭的廣大美好。現世能找到門的人很少了。叔孫夫子會如此說,那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連孔子的宮牆大門在哪裡都不曉得。

孔子之道,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猶如萬仞宮牆,這也是孔子成就的境界,更是中國文化的宮牆,找到門而進入的人就能窺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宗廟之美,似喻孔子通曉「心性」與「天道」,能「作之師」,成為千秋萬世子民的師表。百官之富,似喻孔子深得治世之道,能「作之君」,終生秉持「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信念。

孔子萬仞宮牆的境界,如果不得其門而入,很難從牆外觀察,也無法窺見其堂奧的美妙、朝中百官的富盛。因此孔子指引我們進入宮牆的路徑,「游於藝」正是入門的鑰匙,也就是要我們「博學於文,約之以禮」,由此再「依於仁」即可升堂,最後「據於德」方可入室。

2018/11/2 下午 02:40:46刪除
共有 1 頁, 2 張回覆帖,每頁有 10 張帖子 >> [ 1 ]
頁碼:
  快 速 回 覆

用戶資訊:

用戶名: 沒有註冊?密碼: 忘記密碼?

[按 Ctrl+Enter 直接發送]




Powered By:6KBBSV5.1    程序製作:ZYM
繁體化由 >童言無忌資訊網 製作支援
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與 明倫海會討論留言版 立場無關
頁面執行時間:62.500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