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表→第九講表 雪公老師66年講記

佛學概要十四講表 第九講表 方便五乘解脫
李炳南老師主講 六十六年七月二十三日

佛學辭典有:佛學大辭典、小辭典、實用辭典。《實用辭典》編得有秩序,較好。查「禪定」。
禪宗為四宗中最重要的。密宗非金剛上師、呼圖克圖皆不行。因不講教理,教你幹什麼就幹什麼,不能說迷信、不合理,它就是這麼辦。除了大日經是公開的,此外都是紅教、黃教這兩派,還有白教等。最原始為紅教,後來紅教傳出了毛病,才有白教的革命,又是黃教,黃教和紅教不合作,這媕Y種種一切難處,總之,得一種佛法不是容易的,不聽,一時間有了正知正見很難啊。諸位查查禪定,查到你才知道,看看這個人是內行還是冒充。現在佛教,你聽的時間也不少了,現在變質,什麼都變質,現在時局,中國廿四史查查看,自古沒有,一切一切都沒有。沒有,何以這麼普遍?因風氣普遍了,全球都這個樣子,佛教也在這個空間,出不了這個角落。道教,道在何處?昨晚我與同學說了,經典擺在那兒一百年,就是擺上一百年,有沒有證道,「人能宏道,非道宏人」,這是中國經書上說的,道全在人宏揚,人不宏揚道,一點用處也沒有,道不能宏揚人。即使如此,宏道之人得有實稱(ㄔㄣˋ),好不容易的,所以我說現在一切都變了質。佛教也變了質,佛教出家的、在家的,固然大德也不少,但大德多半都藏起來了,因他出來不行,人家都反對這一套,他出來規規矩矩的,呆呆板板的,人家不理這個。現在大行活躍,活躍帶著觀光變化,這才可以看,才可以開佛店。現在不開佛店,難學佛,單賠本。時局到了這樣子,咱們佛教徒拿出良心來真幹,社會上事情不妨,在家人無職業純粹是個無業游民,佛教百丈禪師「一日不工作,一日不食」,你看古人的精神,現在講究不工作光吃飯,單吃飯還不滿意,以外還得……這是什麼話?同學們畢業以後,個人在社會上做事,在家人,佛教徒皆有宏揚佛法的責任,咬住牙根不在佛教範圍以內得一分錢,農工商法醫為我們的職業,是勞力的報酬,應該的,自食其力不為貪,不工作不吃飯,工作當該吃飯,該多少拿多少,我們有正職業,正職業以外的不能拿。原來是勸化人心教社會平穩,教人得道的,拿這個當做生意,這個罪業大極了。就是無論幹什麼先站住人格,人格不能站,什麼也不能站。人身難得,六道中就是人學佛容易。三惡道愚癡不能學佛,佛菩薩大慈大悲變成三惡道,言語與其都相同,才能度他,那很少。天道光在那兒享福,四十二章經,富貴人修道難,做官有錢的人對道離得遠,不少上廟燒香的,不一樣。修行注重無漏法,最要是出世。他們那些人不是為這個,上廟拜拜,賺錢升官求富貴,絕不是求道,等於送紅包為了得點東西。富貴人享福糊塗了,忘了生死,那一套他聽不進去。

第九講表 方便五乘解脫
三界無安,無路可走,皆苦。雖然如此,相信這套的不多,實實在在地擺著,他不相信,有的是沒聽過不相信,有的是聽了不相信;信了的也不相信,譬如佛教徒,也有出了家的,頭髮去了,家也不要了,真信了?明明知道這些痛苦,他還是在那兒逍遙自在,逍遙一天算一天,這是信而不信,有什麼用處?幹什麼得完全下功夫幹。諸位同學,學校中任何功課都得用腦子求,教授講的白講,他講他的,他講的這門功課我不高興,我是個挑剔學生,最壞的,這有什麼用處,這門功課他講的是甲種,我看的是乙種,不是這麼回事,這也沒用處。聽了,也得自己幹,不幹還是沒用處,多少在學校有點成功的,固然教授有點力量,現在就難說了,從前教授與現在不同,他對於學生很關心,勸導勸導,還管理管理;現在不然,搖鈴下班,賣一點鐘,賣完了我走,你好你壞我不管,到時候給你劃劃分數,盡了我的責任了,這個不行,很難啊。必得自己幹,自己不幹不會成功。如念過從前的中國文化就好些,無論什麼學問生而知之,這個人太聰明了,一下生就明白,一聽就明白,這是上等。學而知之,學就不容易,何以故?好學的人不多,都願意玩,我也是個人,當年我也經過,老師父母都騙,瞞上欺下,我還是不會學。孔子對顏回,顏回是孔子最好的學生,好在那堙H好學。好學就成功,學很不容易的。再次一等,困而學之,人生全在少年,到三十歲以後,一結婚生子,負擔就加在身上了,家中事情來來往往的,家事又複雜,那有功夫學?柴米油鹽……,吃不好,太太抱怨,我最怕太太,我不怕閻王,怕太太,了不得啊將來。受了困了才求學,勉強而行之,再次之。這四種路程不一樣,及其成功一也,生而知之的成功了,我們勉強而行之的也成功了,跟他一樣,不分等次。如坐火車,頭等花車及四等車由台中至台北,到時全到,並沒上台南。自己幹,學佛也是如此。
方便五乘解脫,先講解脫,三界火宅,現在在此受苦,一切不得自由,我們想個法子,把困苦打破,得自由,這叫解脫。這個解脫不澈底,臨時的。身後,生命完了,不要以為還年輕還早,未必然,說不定九十的還能再活二十年,不是我,我早願死了,那個二十歲的先死了,這個很多,不一定啊,「黃泉路上無老少」。身後在輪迴中多苦,假若到無間地獄還了得,不到無間地獄,到近邊地獄,也有熱屎地獄,在熱屎中很深,在糞坑中游泳,很不是味道。六道輪迴解脫,好心好意教他解脫,他未必接受,得開了智慧時才接受,不開智慧絕不接受。如賭博把家中房產土地都賣了,人們叫他別賭了,不行,還賭,有的說撈本,有的說本賭完了以後就不再賭了,非到那堣ㄕ漱腄A那一個賭博不是這樣子的?你怎麼勸他,說什麼也賭,他見了你,說我這就不幹了,但明天仍去幹,他不開悟。開悟很不容易的,開悟是慧,明白了。明白,不覺不行,覺了是智,事情說不幹,不必說下一個點鐘,正說話時一刀斬斷,得有這種決斷力,這是大智慧的人,沒有這麼點力量,怎麼做得到。
五乘,乘為比喻話,比喻我們在水中、路上,到一個地方去,走路很困苦的,在水中更不用說,得有代步的工具,如船或車,這個東西叫乘。乘(ㄕㄥˋ)是動詞,載重。要上那兒去,需上我的船,上船是聽我的話。五乘是分五等人,各等人坐各種船、各種車,須合他的心理,不合他的心理,他不上船、不上車。
方便者並非真實,真實就是說實話。直接地講,聽不進去,故得委曲婉轉說許多的好話,說得他動了心叫做方便。還得合他的心理,否則他一轉就走了,你少給我管,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行菩薩道,你行你的菩薩道,我不聽這一套,那不完了嗎?所以為方便五乘說法。題意竟。
何以要用方便五乘?頭一段即說此理。

(甲) 契機施度


原來是為他好,為他須合他的心理,說話得投機,話不投機半句多,言語很不容易的。契機,契合根機,聰明或不聰明,聰明亦分許多種,不聰明亦分許多種,須學問到了才行,很不容易的。如一個人,看這個人的動態、臉上表情就知此人的心理,這個不必學佛,念中國書念多了,中國古時名相名將用人,沒學佛,惟念書經驗多,對方一講話、一動,看其眼色就明白其心理。你不用心學,怎麼也不行。秦始皇壞東西,老百姓都不服了,天下就大亂。張良學了一些能力,欲行之,須找國君藉其勢力才能辦起來,到那兒跟人一講都聽不懂,不合,走了若干地區都不行。有個比喻,如石滴水,水滴不進石中,有何用處,人家不接受,什麼緣故?夠不上,他不認得張良。漢高祖沒念過書,是天生之材,張良和漢高祖一見面,兩個人一談,劉邦一聽都懂得,如石投水,拿石頭放水中一沉到底,契機很有關係。漢高祖的社會閱歷很飽滿,在佛學上講,他前多少生,學了些東西,別人聽不進去。所以說必須契機,你生在這媃[察就行。學了佛就教你觀察,佛門中有一觀字,觀察不用眼看,會了定就能觀察出來。契機施度,看明白他得了什麼病,那一種話跟他講他能接受,才用那種方法。完全用一種法子不行。簡單地講,仔細講不行,分鈍根及利根,各有多少種。鈍是比方話,一把刀不利,不但切肉不行,裁紙都不行,連切豆腐都不行,豆腐也得切得一片一片的,一壓就壓碎了,這叫鈍根。利根好比刀非常鋒利,往紙上一畫一吹紙就斷了,這是很利的情形。即使這樣子,對不同人講話亦不能一律。
鈍根,心思昏昧,心裡昏昏沉沉的,跟他講不明白,眼光也淺近。與其說世法方便,世間法有什麼好處,幹什麼就能升官發財,幹什麼就能生兒育女、享福。講這個他懂得,人生到世界上來就是享受的,他是這種心理,住好房子,吃得好好的就滿足了,這是他的人生觀。這個居多數,念的書很多一樣是這個心理。與上法不解,上法開覺悟的,開智慧、能辦事。我享福就好,辦事幹什麼?那不是找麻煩嗎?他不聽這一套,他不接受,也不懂,也不必說了。
利根的心思敏捷,很聰明,反應很快,眼光也遠大,這都是簡單地說。說出世法了義,佛法除世間法還有出世法,出世法有種種,羅漢出世,菩薩出世,佛也出世。佛最了義,即最澈底。說出世法、最澈底的,他的心很高興。與下法不滿,你教他升官發財,他不高興。
我年輕時是個大家庭,家中年年死人,還有一年死兩個、三個的,可見我家人之多。否則只一人,死一人就沒得死了。我是年年看死人,我到六、七歲,家中就終日擺著煮藥的藥壺,一晚上大概都有五、六壺在煎藥,我放了學就得看這一套,我年輕就看慣了,除了吃藥就是死人,年年如此,至十四、五歲就感覺討厭,後來想想,早晚我也得如此。遇上外道,這個成仙、那個成神,升天成神就好了,我就貪了,也有學佛的……亂七八糟的。升到四天王天就一萬多歲,比人七十多歲來,很不錯了。還有比四天王天好的,御皇大帝那個天,再往上……,愈往上我心理愈糟糕,再往上升至四空天八萬四千歲,以後怎麼樣呢?我就問這句話,八萬四千歲夠本了,我不夠本,以後也是死。在此活七十、八十也是死,都是一樣的。你太貪,那就好了。我還不滿意,解決不了。成仙那是小說,王母娘娘做壽、八仙過海,王母娘娘是御皇大帝的太太,也不能活太大的年紀,八仙也活不了太大年紀,學這個不究竟,這是我的一套。到了後來,經過多少年,碰見一個參禪的,我一看這一套,叫這個參禪的禪師一笑,你這個年輕的孩子,你還懂這個。我說我倒不懂,我知道有生死,我不願意死。你不願意死,有不死之法。我說我知道升天到了四空天。他又笑這是世間法。哦那還有什麼?你聽得不明白啊?那你老人家還有高明的法子,我就趕緊磕頭。我說說就是了,你辦不到。我也不知道什麼辦不到,就說我辦著看看。好,我跟你說,你念過心經。我看過。你知道不生不滅了吧?我說不滅我懂得,不滅就是不死了。就算這麼講吧。我聽這個話就不以為然了,「就算」,不是全稱肯定啊。不生,不生不是更糟糕嗎?不生是永遠死。有生才有死,若不生就沒有死。不生,我上那兒去了?你生到四空天,還有你,還有個假我,還沒死。我有假我,那真我呢?真我,你不懂得,過幾天再說吧,你年輕人不懂得這個。我不死心,我又去找他,他才多少地對我講講,我就不必說了。有個神識,斷了見思惑,神識成智慧,就不生不滅了。你不生,不會投胎,這叫不生,不投胎也就不會消滅,永遠這個樣。我說這倒很好很便宜。很便宜你做吧。我說做做看斷惑。講見思惑給我聽,我一聽,聽得昏頭轉向,我說還這麼麻煩。做做看?聽不明白,後來再說。
以上說我個人,我才懂得了不生不滅,到了四果羅漢,老師就這麼說,就可以了。我也不懂,四果羅漢,光把見思惑拿出來。斷見思惑按四諦法,講不完,大家參考表,也不是教大家斷見思惑,沒有明師辦不到的。如何成四果羅漢?把見思惑斷了,先斷見惑,後斷思惑,那就成功了。幾年才能斷?三、五年不行。利根的當生就能斷,鈍根的一步一步地人間天上來回七番生死,就可證到羅漢果了。上天上七番也還不錯,還得人間天上來回,我就懂了一些了。還得入胎,住在水肥公司裡頭,我就很不高興了,七番生死須幾萬年。隔了幾天,不好意思,我年輕時很挑剔,話也會說幾句。
老師你看看我們這些學佛中那一個是利根的?不敢問說我是不是利根的,就這麼問。這些人都不行。我就不敢再問了,我不敢說我怎麼樣,都不行我也在內。我想自己很糟糕,被澆了一盆冷水,我就冷下去了,冷了七、八年,其中也有一些波折。你不行,你不能成功,你的文字障太多太重。我是個學法律的,我的老師講唯識,我也學了一些,跟禪師談話時談了不到三句就露了出來,他看我心裡太雜亂,他說你不行,你今生一品惑也斷不了,我就冷下去了,我退了,八年,落了個你不行。八十八加八十一等於一六九品,我一品也斷不了。我雖然學問不好,功夫也不好,但是我的老師都是明師,我一生很幸運,都遇到明師。
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現在略說,以後還會詳說。出世間,人、天皆叫乘,乘是假定的,不究竟的乘。昨天大家學頭出頭沒,人天在六道中露出頭來休息休息,咱們現在總之比他們痛苦少,得點休息,也算乘。如在海中一下子抓出船,露出頭來了,但未上船,也算乘,此為人天二乘。
(乙) 世間


人乘 現世福報,學了佛得好處,得世間享福。做大官、有錢的、上廟拜拜的,都是求福報的人。跟他講你今天上香,明天證羅漢果,證羅漢果是不要肉體的。他不要,講不通。所以講現世福報,這還算上乘,聰明點的。他不知道還有死,怎麼不知道呢?自己沒有死的經驗,見過死的人,我知道死,因年年家中死人,司空見慣。家中無死人,街上也有死人,怎麼單單你不死,有生必有死,查查廿四史,那一個不死,這是很明白的。那不要緊,死了,這一生做了什麼?學佛又做功德,將來做人做大財主、升官,不如我,叫我當上帝都不幹,八萬大劫後仍得死,早晚得生死。如何能保住人身?只要守五戒就行了,這很簡單,學佛不是沒好處,可以頭出了,但這個我不高興。可是學佛至成佛亦離不開五戒,五戒是根本條件。現在一些學佛的,愈學愈高,學金剛經、楞嚴經,菩薩都學了,五戒看不起,這就叫入了魔了,佛沒成,卻入了魔了,走火入魔,這個沒用處。再好一點的,比較聰明些的││
天乘 天上一切享受比人間好多了,吃穿皆好,想什麼一下就有,勝妙福天。看了那個,再到跳舞場一看,跟豬一樣。升天後誤為究竟,認為永遠就生在天中。什麼條件?修十善業。五戒只有身、口,不自淨其意。天道,須身、口、意三業。二十八層天,十善業分九等,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下三品在欲界中,中三品在色界,上三品在無色界中,講起來很麻煩,不簡單。
人天二乘為偷安小果,得點好處故稱小果。何謂偷安?此時之安不永久,壽命過去就沒有了,再往下墮落,享福時修持就忘了。不信你看人間富貴人修道難,享受故不知人間痛苦,難以修道。富貴就是見思惑迷了他的心,明明有苦他都不知道了。小福尚且如此混,到了天上為大福,小福小混,大福大混,是一定的,更昏頭昏腦的。所以古時做大官的做了大宰相了,你看唱戲的,臉上都是大白臉、大奸臣,混得他不知所以然了。做小官當個曹操、當個王莽、當個秦檜,辦不到;必得做了大官,享大富貴了,他就造大罪業了,這不是顯然的嗎?到了天上也是如此。所以說是偷安小果,這個不能出三界。

(丙) 出世


聲聞乘 聲聞即羅漢,緣覺亦羅漢,有不同處。聲聞為斷見思惑。所印之表為做參考,非按著修行,按著那個表看也看不明白,你不會修,講都講不出來,你知道這麼回事,查佛學辭典看也看不明白,所編之表有統系的。斷見思惑證羅漢果,如何斷見思惑?修四諦法,所以佛法中四諦法是根本學問,佛證道後第一次在鹿野苑所講即四諦,三轉法輪即講四諦。頭一個為觀受是苦,先教你覺悟,先開智慧。
緣覺乘 聲聞是聽這一些法門,研究、記錄的法門。緣覺較聰明些,因緣來到,他一看一聽就起覺悟。當然是斷了見思惑了,與聲聞有何區別?聲聞的見思習氣未斷。咱們學東西不幹了,習氣還在。習氣還存在就不究竟,很難解脫。如香爐燒香故香,染香氣了,三天不燒香,斷了香了,與斷見思惑是一樣的。就是十天不燒,它有習氣,習染、薰染的氣味還在,嗅覺好的一聞還有香氣,茶碗就聞不出那個香氣。有這個東西存在著就麻煩;到了緣覺習氣也斷了,斷見思習,這就了不得了。例如,大家懂得見獵心喜,平素他打過獵,騎馬射箭很得意的事情,習慣了。宋儒程夫子年輕時騎馬射箭,後來求學知道那個事情不好,用功讀書,把那個都摒棄了。朱子學程子,可見程子的學問相當的客觀。到後來,看到有打獵的,看見有人騎馬很矯捷,射的箭也很準,動了心了,學問到了那個樣子,一鉤引還動心。斷了習氣才不動心,這是緣覺與聲聞不同處。修十二因緣,為出世法,但是小乘,自了,自己有了辦法了,不入生死了,不度眾生。他想度眾生也不行,因其學問不夠。十住菩薩要聽深的佛學都沒善根聽,到了十行菩薩講經都夠不上,會講錯誤,到了十回向,諸佛加被,教他一些法子,十回向滿了才夠上說法的資格,破塵沙惑才行。
菩薩乘 自行,自己幹,再教化他人,教化他人就是自己行,一教化他人,千奇百怪的人須對他講明白,修滿了,斷了塵沙惑盡了,才找到根本無明。塵沙惑未斷時,不知有根本無明。羅漢都不知道他有見思惑的習氣,有根本無明則更不曉得。但是經上這麼說,嘴裡講,明心見性,心在那兒都不知道。楞嚴經,阿難七翻問心,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連著七個地方。有些人問我,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到底在那裡?你說。叫我說,我怎麼跟你講?佛都說不出來,佛是大慈大悲,七處都沒有就不說了,我還說第八次,我比佛還能啊?我如果對他說,則比他更糊塗。如二祖求法,下大雪斷臂,跪在雪中以臂供養,表示誠心,初祖入定假裝不知,二祖不走,求初祖安心,初祖要他拿心來為其安,拿了半天,覓心了不可得,為汝安心竟,恍然大悟,別人聽了莫名奇妙。愈說愈糊塗,我糊塗人就說糊塗話,沒法子,這不是隨便講的。
菩薩要成佛果,修六度萬行,我不講,怕講不出來,他們給你講吧,講了你也做不到。現在學些個大意,不是這麼一、二點鐘,一度你也學不了,叫你知道名相,將來你看書按著這個規矩,都有次第,一步步地都不亂了,這就很好了。這是大乘了,普度眾生。六度,有六條。萬行,即普度眾生,有緣的眾生都度盡了。



(附)見惑,見解錯誤,對理上不明白,不是如此但誤認如此,看法錯了,我們沒有一個人不看錯了。
1身見,身是四大假合,五蘊皆空,集合起來的東西,緣合則有,緣散則無。外道說身是假的,沒有我,有個真我,真我為靈魂。靈魂也生死,也生滅。
2邊見,萬法是一法,一法是萬法。法華經講三止三觀、空假中。做空觀,第一表,懂總相,萬法皆空。有觀,假觀,萬法皆有。中觀,空、有一個,這個就難講了。做中觀時,空、有皆沒了,皆變中觀,看空觀時,空有也皆無了,一個理。所以法華經唯有一乘法,無二亦無三。萬法一觀,一法就是萬,只觀這一個,很難懂的。邊見,無論什麼事無常,以為斷了,也沒斷,不懂。萬法無常無斷。常、斷皆邪見,歪到一邊去。吃西瓜時,西瓜是常是斷,沒吃,它在那兒,說它是常;吃了它,是斷,如此講法就糟糕了。吃時非常,吃完亦非斷,吃完有瓜種,瓜種遇緣又長,又長故非斷。萬法皆相續法,相續就非斷非常了。相續不是這一樁事相續,後面的水是後面的水,前面的水是前面的水,但總之是水,相續的是本性,非物體。
3戒取見,講求道的人,求道是學什麼,後來證果,除了學佛,不學佛就不能證果。學佛是學你自己有佛性,釋迦牟尼佛不是你,阿彌陀佛也不是你,你可成釋迦牟尼佛,可成阿彌陀佛,如何成?心變化就行了,心就是佛,你有本性。不求這個,心外求法,外道皆如此。我不好意思說,你得自己會聽。你是那一教,我是那一教,你的教主是誰,我的教主是什麼人,我學我的教主,上教主的樂園,學他。你的教主永遠這樣,常見。他的教主,落到六道,他會死,他死了,你怎麼辦?他不會死。假若他死了呢?他死,我再找一個。他死,你跟著他死,邪見,我不好意思說。咱說佛家的,現在一些人,在台灣就出來了,學佛學成外道,自己會神通。入了定才有神通,不入定沒神通,念的書多了就明白。升到四禪天,有神通。如螞蟻知道那裡有水,他一生下來就有此能力。鳥、雀知第二年颳什麼風,巢朝南,則一定颳北風多,朝北則南風多。各有各的能力,仔細講起來這都是科學。科學求覺悟,佛學也是求覺悟,拿著科學研究佛學。何謂修得通?得了定才有神通,有未得定招搖撞騙,騙鈔票,定在鈔票上。錢能通神,得了錢通。你若信這個,即是戒取見。印度修行者有學狗、學豬、馬的,下火燒的,盡找麻煩,非果計果,原不能結果,他以為是結了果了,這就是戒取見。還有不吃飯的,佛都吃飯,佛沒叫人別吃飯,不吃飯能成功,那心……。台北有一自稱迦葉尊者再來,什麼都知道,佛經都翻錯了,自謂親自聽佛講過,一些人就信他的,信他的我們也沒法子。迦葉尊者再來,佛經錯誤,得有根據。三藏十二部總有一句是真的,問他,他必然不曉得什麼意思。得小心,外頭騙人的很多。上了當,即著魔。
4見取見,下一個見為見惑的名詞,上一個見為定的種類。見取見為自己的看法,什麼也沒學。你一肚子的見思惑,你的看法是見思惑看,這不行。斷了見思惑才有正見。未斷見惑,道未見,更不能修。斷了思惑才修。我參過禪,連個巴樂果、西瓜果也沒得,只是知道這些規矩。你的看法靠不住。佛家講聖言量,佛講的話做得了準。此外任何科學家,愛恩斯坦講的話也不可靠。
5邪見,包括很多,不正確就是了,以上四條與此相似,凡有不正確的皆是邪見。
共八十八品,按著三界,天帝對見惑都不懂,所以是凡夫,他不懂,我也不懂,糊塗對糊塗,沒區別。頭一界斷幾種,第二界斷幾種,斷幾種才往上升,斷了什麼才到四空天,並不是全斷了世間法,完全斷不了,斷盡了就出了三界。
思惑,心情,修行的功夫不到,即修養不具。不必細講,學八識規矩頌或百法明門論就知,貪、瞋、癡。貪為愛之最廣者,教主愛我,你愛我,我愛你,你愛去,永遠地愛起來,不講了。瞋,就是發脾氣。癡,講真理、做好事,愈說愈不懂;講壞事,一講就明白,聰明人就叫癡。如教他算術十加一,我也不會;若打麻將,就聰明了,一點就明白,這就叫癡。跳舞,一點,他就會跳。慢,這個字很要緊,人人執我,第七識執我,我執、我慢,大家想想,任何動物都是我比你好,這一個「我比他好」,什麼學問都進不去了,不能接受了。不成功,「慢」這個字很有關係,如乞丐,沒念過書,家中真沒錢,對乞丐說那個人大學畢業,家中開銀行,比你好啊!他臉變色不高興,他比我好,我還看不起他呢。我在這裡講,並沒說你們大家不如我,真念中國書,這些毛病就去一些。孔子說:「後生可畏」,愈年輕愈可怕,到這個時候了,我念了萬卷書了,他念了十萬卷了。佛經裡頭有,凡是學問不好的不能看不起他,不能輕人,輕人則自己無法進步。
疑,任何事都疑惑,疑惑即無智,智有決斷力,一看不惑了,「智者不惑」,如孔子。「仁者不憂」,仁者沒有發愁的事。「勇者不懼」。疑是表示智未透出來。
八十一品,按九界算,欲界天算一品,五欲都是一樣的,四禪不同,四空又不同,九個地處他也是不明白,只要不明,思惑也上三品、中三品、下三品,九九八十一品惑。
先斷見惑,後斷思惑,斷見思惑才了生死。
不斷惑,帶業可超出輪迴之法—難信之法。外人不學佛的,倒信,因不懂斷惑。學佛的不信,以為斷惑才能了生死,淨土法門不斷,能了生死,我不信,違背聖言量,他不聽。他看得少,佛法八萬四千法門,淨土法門為八萬四千法門以外的一個法門,特別的。
斷見思惑是懂得四諦法,此為第一步,不懂四諦法才有見思惑,不懂此,則三界天都不懂。如何斷法?如何不懂?昨已發表,做參考,佛學辭典上寫得很清楚,不過才看,不明白,故畫出,了然些,看時還得拿著經上看。諸位若不信的話,諸位學佛都為得個結果,不得結果學他幹什麼。得結果,律宗—正法時期,禪宗—象法時期,淨土宗—末法時期,何以故?比較容易點,也並不是正法時期不修淨土,末法時期不修律宗,並不是這樣。除淨土宗帶業往生以外,不說是斷惑,就是惑一共多少品,如何斷法,都說不出來,不會講,如何斷惑?如不曉得微積分,如何教學生微積分,得自己有辦法。我會說十四講表,是紙上談兵,沒功夫。淨土宗不斷見思惑,講得明白得伏惑。若沒有見思惑,則帶業往生講不通了。禪密律之師則需斷見思惑,故到外頭遇開佛店的騙錢要小心,學問之道要學個真實。凡是當騙子的都有一張很好的嘴,好的口才,才能引人,嘴為其工具。佛法就是為了人對宇宙人生觀迷了,只要把宇宙人生觀悟了,這就行了,這就覺了。覺了以後還不開智慧,光知道不行,開智慧得自己依法往上修,修到相當的程度,開智慧以後看東西則有另一看法了,別人看不懂你都看懂了,所以書多參考。昨天中央副刊有幾段很好,有一段比方地上出泉子的,比喻得很好。世間事對一般呆頭呆腦的人講不通,用上多大力量,佛來都講不通,必得教他問,自己往裡頭求,自己用了心,才能入。自己動也不動,一點辦法也沒有,全在自己。
十二個講表講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