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表→1.佛學概要十四講表 第一講表 先明佛義 李炳南老師主講 六十六年七月十二日


先講「佛」字,這上頭是經上的,我編十四表,沒有我個人的,皆是參考經典摘下來的。題「先明佛義」,大家會的,我不用講;不會的,我講。既是大家是佛教徒了,人家問佛是什麼事情,你得說得上來,你別光說在印度,姓釋迦,名字叫佛,他父母是誰,在那堙A活了多大年紀,步步蓮花……,那一套我不會。我講這個,不是那一套。
(甲)佛之釋義

佛原為印度語,亦非原來的正音,譯為佛陀耶,中國人喜歡簡單,故只用佛字。佛字兩種講法:一是「智」—為本體,學佛即為了開智慧,智很要緊。二是「覺」—為作用,多半的人都講覺,其實無智那有覺。開了智慧、覺悟了就是佛,人人皆可成佛。佛經上講智太多了,此處歸納起來只說三種即可。
一切智(知法總相):法為代表字,代表一切事情、道理,否則說起來太囉嗦了。法為眼所見、耳所聞、能說……皆可為法。總相為整個的,整個的為總相。知道總相即得了一切智。如看了某物,看了此物之現象,為看了此法的總相,堙B外、四面八方……一切一切,眼一看都看見了,沒捨一點,人人都見到了,見到的是相,沒見到它的真。真是什麼?此物的真正相,如手巾的總相為「空」,毛巾為集合團體,若干的線(非一)將其織起而成;一根線亦為許多線集合而成,這許多細線沒了,這根線也就沒了,這麼說毛巾本來就沒有。又如,一座山,其總相也是空,土、石所合而成,若將其拆散也就沒有山了。一切事物的理都與以上二者一樣—萬法皆空。金剛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皆是若干東西湊合起來的,沒有本體。懂此,智慧就開了,稱一切智,一切都是這個講法,萬法都如此講,眾緣和合,而有其相;眾緣一散了,什麼也沒有了。學佛不開智慧,那有糊塗佛,沒聽過。學佛要開智慧,什麼東西到眼前,一看,認識澈底,再不迷信,這樣才能說別人迷信。你也迷信,說別人迷信,迷信對迷信,一人跑一百步,你跑五十步,五十笑百步,你是跑不動啊!若得了一切智,就證到羅漢果。現在你看,羅漢也沒有,都在那兒糊塗,怎麼成羅漢呢?連這麼淺的理,都不信,你試驗試驗,把毛巾的線抽完,沒毛巾了,只剩線,……線也沒了,毛巾空、房子空,你也空、我也空,天地日月皆空,皆是這一套,如此就不會再迷信了。若說誰造天地日月,跟你說,我造、你造。你還不會造嗎?你造就有,不造就沒有,這有什麼奇怪的,何必還得什麼人造的,我不信那一套。
道種智(知法別相):種—種種,不只一條而言。種—種種的現象,除了總相,還得知道別相。如毛巾是總相,抽出一根線來,此線即別相。別相即是萬法皆空了,心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下一句,你講不上來了。)空即是色,種種種種,眾緣和合就成了這個。知道別相,羅漢不行了。再進一步,至菩薩,無所不知,不容易。菩薩什麼也得學,都得知道,種種假相,怎麼成的,羅漢答覆不上來了。比空的學問大,懂得有,怎麼來的。譬如說我在這兒講,你在那兒記,本子上用鋼筆劃,那不是你造的嗎?本無,為白紙。不學佛的,說是造物者、上帝造的。你也是造物主。講得上來,就是道種智,種種一切事情的道理,都講得上來。如此,就成了菩薩了。成菩薩可不簡單,五十二階級,三大阿僧祇劫,這個學問就不得了了,懂得「有」了,有「空」、有「有」。
一切種智(通達總別):一切—一切智,種智—道種智。兩者皆懂,空也懂,有也懂,一切一切都懂,這種智叫通達總別。先懂空,後懂有,菩薩就一切種智了。何必再有一切種智呢?這是問題。學問必得要講澈底,菩薩知道有,五十二階級;凡夫斷了見思惑,就證得一切智;菩薩須斷塵沙惑,知道的事情如無量無邊世界磨成的沙子,多得算不過來,故稱塵沙,不懂即塵沙惑。今天斷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明天斷二個三千大千世界,……還有無量無邊三千大千世界的塵沙惑未斷。斷惑也沒有一天斷一個三千大千世界的,那有這麼容易的,我是往快處算,其實只能一步一步地往前進,斷得很少。至等覺菩薩,如十四、五之月,仍是菩薩。必至去根本、原始無明,完全清淨,始是佛也。至佛,塵沙惑斷得一粒也沒有了,才叫做一切種智,此是佛的境界。台宗學佛講三止三觀,這是台宗的辦法,頭一個為空觀,這是真觀,真實現象是空。有相皆假,叫假觀。三為中觀,不空不有為中觀,這是佛的境界。
(第一個表,來此三星期,就是光講這個表,也講不完。)
覺分兩種:本具之智,起用即覺也。
1覺察:原不注意,模模糊糊,一注意,這就察了。中國字,一個字一個講法,如看、觀、望、瞧、眺……皆看,但講法各不同,絕不糊塗。
2覺悟:先察後悟,悟即明白,「喔!明白了,明白了。」分得如此清楚,為了研究經典,非這麼細不行,不可模糊。用功夫到了第幾步、第幾步,也是覺察。幹了七、八十年了,你功夫如何了?還模模糊糊。糊塗學生問糊塗老師,皆糊塗,那有什麼用處啊?需得自己明白。
先講覺察,為什麼呢?佛法媕Y有煩惱障。覺察對煩惱障而言。煩惱,是不得自由;並不是世間所指的,世間看人家在發脾氣,謂其在煩惱了;看見那個人在那邊笑,說那個人很好了。始覺,如一、二之月光,隨分覺乃至究竟覺,是為佛也。這就是說糊塗話,糊塗人說糊塗話。哭的這個人煩惱,那個笑的、蹦蹦跳跳的更煩惱,加倍地煩惱。怎麼說呢?煩惱當不自由講,你自己在做什麼作不了主,就叫煩惱。你喜歡了,就能作主了麼?你煩惱了還好,有苦加在身上,還容易覺悟。高興了,愈歡喜愈不容易作主了,或跳舞、或賭博,被警察捉了去,都是高興過了頭。中國歷代亡國之君,不幹好事,都是歡喜大了,都煩惱。眾生原皆有佛性,因本具有佛性,學佛才成,否則沒用處,如鏡為銅質,磨故光;如磚,則磨碎了亦不光,因非鏡之本質。惟恐大家不懂我講的,大家都唸過中國書,中國文化了不得,大家雖現在與中國文化脫節,一知半解總還曉得,曉得王陽明良知良能,良是天然地有智慧、有能力,既是天然的,就是本性有的,咱都有覺性,都有覺性就成了功了嘛,怎麼我們都不是佛呢?本性有東西蓋住了,煩惱蓋住了。這一些不得自由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將本性蓋住了,迷了,這叫煩惱障。咱們人人都有煩惱障啊!這個應該知道的。我對你們大家說這個話不大好聽,你要不按照這個做,今天上下來,空坐,明天來上課,有心無心的,這個樣子煩惱障去不了啊!你想想吧。
一覺察,就可以把煩惱障去了。怎麼容易去煩惱障呢?煩惱障把你加上了。有個比喻,看後頭,侵害如賊啊!你本性是你本人,煩惱來侵害你本性,煩惱就好比賊一樣。如屋中來了一個人,你們手上都帶有手錶、眼鏡……,賊看見不曉得偷那一個的,他一進門,你想不好了,也不敢看他,怕老虎咬似的,你在這堮幼扑q敬的,行了,賊在你跟前一搜,就把你的手錶拿走了。你一覺悟,賊就沒了能力了,賊來拿東西,你留心,賊走到那堙A你看到那堙A他往你跟前來,你往後走走,你看著他,他就沒有能力了(覺賊無能),你的手錶就不會被他拿去,你試試吧。我有一回在汽車上,下車時,車一幌,他故意站不住,往你身上一倒,這一倒用功夫的呀,我是學佛的,學了佛我就覺悟了,一看車上這個人什麼面目,一看不好,我下車時,他往我身上一壓,我就把手按住他的手,他看看我,我也看看他,他對我笑了一笑,我也對他笑了一笑,彼此心照,對不起,對不起。現在明白了。
覺悟,對所知障。你本性原來的良知良能,你有知道的能力,什麼可以知道?你有佛性嘛,被煩惱一蓋啊,所知的不知了,這叫所知障,原有知的能力,成不知了。怎麼辦呢?全在覺悟啊!比喻,昏昧如睡,站在這媞諯契ㄓㄟ_來,昏昏沉沉的,說是睡吧,也不是睡,說不是睡吧,它也不明白,在這堨摒琚A打瞌睡的功夫都做夢啊,糊裡糊塗的,叫他醒醒吧,喂!喂!醒了他就清楚了,他就明白了(覺即分明)。學佛,研學之目的:破迷啟悟,離苦得樂。講得淺一點,我們目前的痛苦,都能自己解決,這就是離苦得樂。破迷啟悟後可以不入輪迴,自己作主,生死我們可以自己辦。能了生死,佛教叫「入涅槃」。學佛要發菩提心,即發覺悟心,發心覺悟。眼前發覺悟心,先瞌睡,後來就覺察了。
一有了煩惱障,人的大毛病先有了執著—我執。學佛第一步先破「我」,無我,原來沒有我的,原無這個毛巾,湊起來的,我也是湊起來的嘛,佛也是湊起來的,況且我們啊。你不相信,明天講法,法是誰?法是我呀,明天講了我空,腳、手都沒有了……我沒有了,眾緣和合。不覺悟,糊裡糊塗的,執著有一個我,這是第一步大錯誤啊!煩惱,「我」是第一個字。佛教上來第一先去我,身為苦本啊。孔子:「無意,無必,無固,無我。」咱們中國文化也是無我字。在學校學哲學,有老子,老子:「吾有大患,為吾有身。」壞就壞在這個東西上,這是大禍害啊。上日月潭,不動就去不了。碰到牆就障住,都壞在它上面。障,障住「能知」,本性良知良能,有能力知道,被蓋住,就迷了,迷了就不能入涅槃了。學佛,後來解脫就入涅槃,不生不滅,你只要蓋住能知,有了煩惱障是不會成佛的。
法執,學這一條,就只知這個,不知那個,即先入為主,再聽別的就進不去了。障所知,所知為外頭的,本體外頭的,你應當知道而不知道的。法執生所知障。所知障有什麼不好呢?不能學佛,障菩提,看什麼也看不進去了。所以,才上來,我跟各位說,先把心乾乾淨淨地空掉,無成見,成見即法執,心裡空空洞洞地聽。否則聽不進去,先有執著,那就完了,佛就不能學了,就不能破迷啟悟了。既不能離苦得樂,後來也就不得入涅槃。
(乙)二障略舉

煩惱障和所知障在經上那裡都有,講起來很麻煩。略舉是大略地說說,我們知道個大意。大意知道什麼呢?學佛,不但你們諸位發了心學佛,想入涅槃,成佛作主,那很好。不想成佛作主,也得學著覺悟,也得學著去障礙,不論那一個宗教,一切一切,你在這個社會上,就須明白啊。不能說我在這個社會上願意醉生夢死,那有這樣?醉生夢死,什麼事都不用幹了,這是任何人都可以覺的。什麼緣故呢?假定人,人有環境,沒有一個人能離開環境的,環境就是人生。還有宇宙,宇宙是空間、時間,空間是萬物,時間是過去、現在、未來,都是我們的環境,就是場所。研究哲學的,宇宙人生觀,他說他的宇宙人生觀,說得不錯,他的觀,觀不明白,沒有觀出所以然處,所以解決不了啊。研究宇宙人生觀,你得把宇宙人生明白了,人生明白了,就可以了,就成了功了。
人生觀即本身的煩惱,人人都有煩惱,煩惱在那裡呢?煩惱是你自己有的呢?還是環境所起?假定人身,這與我沒有關係,怎麼沒關係呢?譬如你拿著一個粉筆,畫在衣服上。喂,你怎麼往我身上畫呢?我就答覆他,我沒往你身上畫啊。你沒往我身上畫,這是什麼,你看看。你是糊塗蟲啊,我就是沒往你身上畫,是這它畫在你身上。他要是明白的話,就說不出來了。離開這個皮,就都是環境。本身的煩惱,人人都有煩惱,不得自由,這是煩惱啊。
當前所受,有了煩惱有什麼不好呢?當前所受你就知道了。受眾苦,就有苦惱,每個人都說我的環境不好,說環境好的很少啊。眾苦指的有三苦、八苦……,第四表有。三苦、八苦必得要知道,三苦不知道,八苦一定要知道。八苦指人生而言,三苦指三界的。咱們欲界六道都有八苦、三苦,還有八萬四千苦……。色界天有壞苦、行苦。無色界還有行苦。有了這些苦就不得自由了,不得自由怎麼樣呢?也就不容易得平等了。何以故?咱們是中華民國人,你當學生,我當教書匠的,還有部長、總統什麼的,他穿的、吃的……都與我不一樣,這怎麼平等呢?此外,他長得高、矮、白、黑,耳朵、鼻子……也都不一樣,怎麼平等呢?每個人的智慧也不同,你學算術一學就會,我學算術十天,三加二等於九,沒有平等的。別講平等、平等了。所以人生的痛苦有這三條。此三為應覺一,這三層大家不曉得啊,自己有痛苦不曉得,一切都莫宰羊,這就叫醉生夢死,這個樣子不會解脫的。你們諸位這麼熱的天來學佛,這就是一覺悟啊。為什麼呢?你想學著覺悟,你感覺又不滿意,這不就痛苦了嗎?
當前所受之苦,並不是別人給你加上的,都是你自己當前所造的。並不是當前造,當時受。你現在就在那裡造作,你終日在那裡造作,造作還得造作成功,成了功的功夫,眾苦、不自由、不平等都有了。自己造的,絕不與別人相干,這還有什麼迷信啊?既是自己造,自己受,解決還得自己解決。如何解決?有了智慧就都解決了。當前所造,造些什麼呢?當前所受苦果之苦因。不自由是因自己所造的縛具,縛具即纏縛二字,纏是東西纏住他了,縛是綑住不能動了。什麼綑住我們呢?纏有八種,百法明門上就有,八纏四縛,這些都是自己造的。不平等由於分別,咱們是無一時無一日不分別,虛妄分別,這是你的,這是我的,這是紅的,這是綠的……,沒有一條是平等的,你的心就不平等,說話也不平等,做事也不平等,做的種種事業都不平等,當然就不得平等結果,還是你自己造的。此為應覺二,我們學佛學覺,這是我們應該覺的。覺了幹什麼呢?從前說過,覺了的功夫,就跟不覺的人—迷糊、什麼也不知道,覺了就清楚了。煩惱障,障人生。
所知障,宇宙萬有很多很多,為什麼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答覆不上來?這就是所知障。譬如,現在研究科學,知道得很多。佛也懂得科學,佛若不懂,就叫所知障。塵沙惑蓋住他了,還成什麼佛啊。塵沙惑連米粒這麼一點都沒有了。上月球,沒嫦娥,也沒兔、樹,什麼也沒有。沒有是不錯,他的眼是地球上的人的眼,到那兒看沒有,我去了看也沒有,我是地球上的人,我們兩個人共業共感。那麼這麼說,月球上什麼也沒有,我們的眼看不見,別的世界上的人看見了。這有例子,我說,大家信不信?大家常聽說,餓鬼道,目連尊者的母親落此處,很苦,為焰口鬼,嘴會冒火,也不必吃,也不必喝了,好好的一塊餅乾,拿來吃,變成一團火,還能吃嗎?火很猛,喉嚨很小,如針,肚子很大,東西嚥不下去,眼看水為火,水中動物如魚見水為屋,天看為琉璃。這個說起來我們不信、不懂。不懂,我再說一個好懂的,色盲人看綠燈成紅燈,紅燈看成綠燈,這個你知道吧。這是所知障,宇宙萬有弄不清楚。去了所知障,宇宙萬有他就明白了。
宇宙萬有,森羅萬象,什麼東西都包括在裡頭。惡難遣,討厭的想去,去不了,怨憎會。好難求,好的、喜歡的求不來,求不得苦。好的費了很大的力氣拿到手了,轉眼之間就沒有了(得易逝)。在中國,唸歷史更明白,那些帝王,殺了多少人,才把天下奪得來,過不了幾天,一死,兒子成器的很少,頂好接一代,第二代就完了。你叫我當皇帝去啊,我不幹,為什麼?當皇帝,後來都子子孫孫殺了頭,抄了家,不抄家的很少。我又何必呢?此為應知。
人情事理,離不開人生,這都是宇宙。一切萬物最難對付的是人,你大家小心。人,宇宙萬有一切都在人的肚子裡藏著,人情太複雜了。人心大變,大變人心,天天變,所以說情多異,人情千差萬別,很難對付。天下大亂,大家都討厭豺狼、毒蛇,壞透了,那些東西有什麼可怕,牠壞,我們想個法子,牠就來不了。現在壞的不是豺狼猛獸,是國聯上這些人面獸心,比毒蛇猛獸厲害十萬倍啊!你光看外表,不懂,外表很好,內裡一肚子什麼不曉得,情多異。辦事,今天這樣辦,明天那樣辦,早晨這樣辦,晚上又改了,事多變。道理很秘密(理多秘),道理是一個,那有二個的?譬如有一個人,一家人快死了,且有怨仇,佛講冤親平等,把他全家都救出來了,不錯,救出來了,他當報恩。住台灣的是人,台灣以外的國家,另當別論,這個一點都不假。日本挨了原子彈之後,列國去瓜分日本,就是中華民國,日本將全中國都占了,咱們不報怨,瓜分日本,蔣總統不贊成,並保住日本天皇。現在,在國聯出賣我們的,第一個就是日本人,下井落石,何故?社會就是這樣子。此為應知二。
六十六年七月十五日
十四表可以少發議論的。有解釋誤會的,二十年前,此表(第三講表消除幾種誤會)大有用處,一般的人誤會的多,學界中誤會的更厲害。現在學界學佛的風氣大開,誤會較少,故此表供參考,外界提出問題來,我們也可以辯論。在同學本身上,此表用處較小了。其餘三表,為修行的法子。表有理論,有修行的法子,都有次第,到了修行的法子,很重要,很重要的才簡單,怎麼講呢?修行是按著法門做去,按著法門做,任何法門不是在此兩個鐘頭就可以講出來,就是兩年也不中用。所以大家來此三星期,注重的是解釋理論,懂得佛學的意義是什麼。修行的方法,你在此待上三年也聽不懂,何以說這個話呢?諸位看出家的師父們,出了家到廟裡頭了,在廟裡七十年了,證了果了嗎?證果,修行才成果,何謂證果?斷了幾品惑?這不是要緊的嗎?小乘也是四果,我還不知道惑是什麼東西,那就是一品也沒斷啊,多少年又幹什麼呢?就是淨土法門簡單,你在這裡念一念,就念到一心不亂啊?彌陀經上七天一心不亂,為最高明的領導者—主七在那兒推著你啊。這七天的功夫,不准出門,一切動作都有護關的,在裡頭光知道念佛,七天,十個人或有一、二人一心不亂;根器稍微差的,七天下來沒什麼;或著魔了,得了神經病,主七不是內行,隨隨便便把人家封起來。你看報上,不懂的人,在關裡坐出關魔來了。無論什麼都有一定的方法,諸位來此三星期,只可將念佛法門介紹如何好法,如何念三星期談不到,可以說不懂。後來有機會,或你都學過這個了,寒假時高級班,敢說說念佛怎麼個念法,好麻煩。信解行證,現在你到這兒就是解,解了你回去實行,你容易看經典。我每次講必得把意義給大家介紹介紹,不然,講些文字,你查字典也會講,那有什麼意思,我必得說說。
第一個表,著重(甲)項,什麼叫做佛。做到得了智慧,再覺悟,就成了功了,或是羅漢,或是菩薩。怎麼成佛呢?下頭我沒說。自行,得自己都做到。自己做到以後,化他,度一切有緣的人,不是全球上的人都度盡了,如此講不通。如這一株樹上,長一樹果子,有早熟的,有晚熟的,不是同時成熟,這一時期該成熟的,都教它成熟了,沒成熟的,等第二期,這一期成熟了就可以。釋迦牟尼佛來到此,在王舍城……這一套,這一時期該成熟的都教他成熟了,度他也都度了。自他圓滿,自己學圓滿了,度他也度圓滿了,這才叫做佛—行滿。
原來我們都有佛性,被煩惱障、所知障二者障住了。煩惱障,本身沒有煩惱,因你在社會上學些壞事情,增加煩惱了,蓋住本性。社會上無量無邊的,森羅萬象,原來你的良知良能都該瞭解,不瞭解了,所知障,迷了。你我都有佛性,我的外號叫「不通」,此話不是客氣。通者達也,羅漢有了神通。達和通都不一樣,不能模糊。學了這個,回去教書,拿研究佛法的教法錯不了,不馬虎。去了此二障,本性出來了,就是佛。所知障,障宇宙萬有;煩惱障,煩惱人生,人生宇宙觀啊。各種外國哲學一切都講宇宙人生觀,我們就是宇宙人生觀啊。它那個宇宙人生觀,最好也不過天上一輪明月,一些烏雲蓋住,有月亮,雖雲蓋著也是光亮,雖光亮但有雲遮住,看不清楚。能將烏雲去了,就是去了二障,大放光明。千萬別走別的路子,離開佛經,現在正是倒霉的時候,出了一些旁門外道,都藉著佛的名義,我是真佛,你是假佛,信不得的呀!鬧得昏天黑地,總而言之為著一句話—為著金錢,若沒有鈔票的功夫,他就不在那邊欺騙人了,他何必欺騙人呢?浪費時間,欺騙得了鈔票,他就達到目的了。他也是覺,對金錢覺悟了。宇宙人生觀範圍有多大呢?
(丙)宇宙人生範圍

空間—宇,十方。方皆有生,那一方與我們生命都有關係。大家要用心聽,一張表寫出如此複雜的話須寫多少,所以只用一些簡單字做代表。大家不聽講,回去看十四表,白看,太簡單了。那一方與我們生命都有關,要沒關係,我們不管,有關係,我們就得要問一問了,這不是當然的嘛。有什麼關係呢?互為依緣,十方的萬事萬理一切一切都與我們有關係。何以都有關係呢?譬如,拿現在的話說,舉一事,你類推其他。前幾年越南,共產黨在那裡搶,美國也在那裡搶,分南越、北越,不光這個,現在東德、西德,南韓、北韓,都造出兩個國家,你想這些壞東西,不是人類呀,平等在那裡?都是自私自利,在那裡作賤眾生,這都是地獄種子啊。越南在那裡鬧亂子,我問你,他們在那裡打,與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是中國人,我們在台灣,越南在那裡打,與我們有關係了嗎?現在南韓有撤美國軍隊,他撤他的,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現在就為南韓撤軍,東亞在搖動,這不是關係嗎?他在那邊開會,小小一點事情都有關係,這不是顯然的嗎?那咱們怎麼不知道呢?你是沒有研究,沒有這個眼光。說到這,我打個岔。世間無論什麼事,我們在那兒醉生夢死,你要一研究,都有關係。可是學佛有次第,先學清楚,學分別。譬如沒學過佛的人一聽,認為是啊,該這麼的啊。學過佛,等學個五年、六年,佛經只這麼大一個,書才看了十本,就覺得學問不小了,就談無分別智,分別不對了。你們大家才學佛,到外頭少講這個,無分別智是證了果的人說的,羅漢還夠不上,無分別智到了佛一律平等了,怎麼無分別智呢?不必分別,照見五蘊皆空,心裡頭大圓鏡智一對、一照都明白了。咱們學佛,才上來學分別,學著學著差不多了,學問進步了,這才學不分別。學到完全通達了,才叫不分別。學佛有次第的,不到時候,對初學講最高的—佛的境界,他根本不懂,連講者也不懂。講那些話是證了果的人才說。講的人,我到台灣也認識一些人,我的朋友沒一個證果的,他跟我一談話,證了果或還沒證,我還不曉得啊,欺騙人是不行的。你們才學佛,必得要分析、了別,否則你如何研究學問。今天台灣晴天,東北有氣壓,寒流來了。東北有寒流,與我們有什麼關係?沒來也有關係,地球一動,全部都動。舉例,有年紀或有病的人,不管得了什麼毛病,這個病去不了,他就好像氣象台的機器,外頭天氣一起變化,台灣尚未起變化,就不行了,不是這裡痛,就是那裡不能動,大概要變天了,頭三天他就變樣子。太陽有黑子,太陽離我們地球很遠,發現黑子的時候,地球的電波就變了,都有關係啊。學佛,不能因台灣人,光知道台灣,也不能只知道全球,此三千大千世界,恆沙世界都得知道。
昨晚華嚴經講塵沙惑,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是多少個 將它壓成細粉,這個數字就難算了。數量有多少,知道是你的心知道,你的心有多大,曉得嗎?若這個都不懂,談發大心,我發了比這個桌子還大。心之大無法比方,無法說,拿個小的比方。大到極處無法說了,就得說小的;小到極處無法說了,再說大的。你不懂,怎麼辦啊?說小的,說空,空比起佛性來簡直不能說了,只可以說小的,你看空中過來一片雲彩嗎?這個我看見過,看過,就好。虛空有多大,虛空沒法說,就好像天上你看見的那片雲彩那個大小,虛空就那個樣子,有這麼小啊,我的心就是找不到邊緣的無量無邊的虛空,那一切世界就是在你心裡,只是一片雲彩。我說的話都有證據,不能在這裡語無倫次地亂造謠言,妄語。你明白你的心這麼大了,你不可小看你個人啊。你信了這個,就不願意再當皇帝去了。無量無邊的天,上帝在我裡頭。你怎麼罵人呢?我怎麼罵人?還是學佛好啊。
時間三際,我拿扇子一搧就是現在,未搧以前是過去,過去、過去、過去,無量無邊。現在科學不能不學,幫助佛學很大,現在在地球上單知道最古的國家,我們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希臘,報上上兩星期說發現七十萬年前的人頭骨。一說希臘發現的,大家都信,七十萬年以前的;拿起佛經來,三千大千世界,沒有的事啊。你看,通通一樣的,在洋人一說,就是金科玉律,中國人說、佛家說,就是沒有的事,這偏見有多大。過去,無始;往後,無終。沒有開始,也沒有終結。
三皆有生,上帝未下生,就有我們了,你信了吧?我這話不是侮辱上帝,上帝在我們未下生也有了上帝,互為前後,這很有理,並不是我們生在牠前頭。三際與我們生命都有關係,未來也與我們生命都有關係。
生各環境,我們的環境,不光現在,過去、未來都是環境。你要不信,舉個例子,未來的你不曉得,說過去的,現在你們寫的文字,不論中文、英文,現在才有的嗎?非也。一百年以前的,還是一千年以前的?就算是一千年以前,也是過去的,不是現在的。一千年以前的東西你還要它做什麼,丟掉就是了,你在這裡用,你看有關係了。舉此一事說,一切一切都是如此類推。政治風俗,風俗也不是一天造成的,中國這一切事,你查一查古書,都查得出來。外國人也能查出來,在土裡掘出來,他五千年以內文化不如中國,他開化得晚,這都實實在在。環境除豎的還有橫的,有六道,六道指動物凡夫六道。小乘阿修羅單列一道,大乘法嫌麻煩。六道與我們也都有關係,為什麼?不說你們,你們青年不高興,說我,我得死吧,你怕死,我早該死,我不怕這一套了,我夠了本了。學了佛以後,大家都知道,證了果,好了;不證果有生死,即靈魂糊塗蛋再投胎,再倒霉,往那裡投,自己做不了主,投胎又生了,生了就算無論多麼好,不如我現在,為什麼?現在過去我也念了三遍二遍了,我再一投胎,半部佛學也沒見過,有隔陰之迷,都忘掉了。你再上學再學啊,看你生到什麼人家,生到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在小時候就唸阿門,不但沒學,還罵佛,那就下去了。所以說你們今天死不得,萬不可死。還能不死嗎?不錯,不能不死,等證了果再死。覺之時間,這個表算講完了。
空間、時間,無窮無盡,無始無終,當打破有始終、有界限之觀念。何以時空無始無終、無界限,因我們的心亦無界限,我們的本性無窮無盡。我們要覺悟宇宙人生,就不能把它規定一個界限,只明白一處就好,其它不管,不可以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