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政

為政→二十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雪公講義)★孝慈則忠句,各解紛紜。黃氏後案曰:﹁孝慈則忠﹂。諸家說甚費解,式三謂﹁孝﹂當作﹁(音教)﹂,謂引導之使人可仿效也。

★按:黃氏所云,本句可通,但與全文不貫,且他本罕見,姑備一說。孝經云:﹁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細審季康子之三問,皆在使民;而使者在君,從乃在民。君能莊臨,而民自敬。教民以孝,民始孝親;中則忠君,如子孝父矣。然君必以慈臨之,如親慈子,故曰:﹁孝慈則忠﹂;否則犬馬路人,草芥寇讎矣。舉彼善者,教他不善者,民自相觀而善;是不勸之勸。此章三答,有直接,有雙用,有旁通,言與文,婉轉入微。

★(犬馬草芥二句,引自孟子離婁篇:

「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引文略為變更,以便解說而已。) [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

]季康子問孔子,

「使民」

,使用老百姓,因為大夫有土地,當宰官領導人民。如何能使百姓恭敬、盡忠?若不能做到,如何能使百姓學這二條?[

「子曰:臨之以莊,則敬;」

]臨,在上對在下,或少數對多數叫臨,如臨山、臨水。對多數百姓與他們見面時,必須莊重,非禮勿言等,臨之以莊,對方自然對你恭敬。

[

「孝慈則忠;」

]

「孝慈則忠」

,有人說,你上孝父母,下慈兒女,則百姓忠,此說勉強可以通而已。各種注解紛紛紜紜,黃氏後案說,孝慈則忠,諸家所注講不上來,他以為

「孝」

當作

「」

(音教),引導人民使人可以仿效,如引導人慈,人民自然忠。本句可以說得通,但與全文不貫通,而且其他本子罕見,姑且聊備一說。

「孝慈則忠」

,不必改字,懂文法便懂了,學文法最好學唐詩。孝經云:

「夫孝,始於孝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

,一到社會,一做事就可以說是

「中」

,孝經為孔所說(以經證經也),孝子應當終於立身,立不是立志,而是立行,身有所成立。向上引導國君成堯舜,向下化導百姓,上致君,下澤民,以顯父母。

仔細審查季康子的三個問題,都在使民,教百姓如何敬,如何忠,如何鼓勵勸獎百姓,都在使民。使用百姓是誰來使民?是國君,使民在君,順從國君的是人民,順從在民,君能臨民莊重,而人民自然恭敬。這一處的文法,單說國君而已,國君只要莊重便可以了。今日教人學笑,脅肩諂笑是阿諛的小人。

人民自然恭敬,一方面,以孝教導人民,始於孝父母,中於孝君。教百姓孝親,首先是教孝養父母,到社會辦事自然忠君,忠君就是孝君,好比兒子孝順他自己的父親一樣。在上者是人民的父母,所以說子民,視民如子。縣官是父母官,只有七品,官不大,撫台是大官,但是稱縣官要稱

「老父台」

。若平時,縣官到撫台衙門,見撫台必須跪拜。國君必得以慈面臨人民,視民如子,必須拿出當母親的態度來對百姓,文王視民如傷,那是真心。你們學直心,別彎曲。國君如父母親慈護孩子,故曰

「孝慈則忠」

,否則是犬馬路人,孟子說,君視民如犬馬,民視君如路人,毫不關心;君視民如草芥,不愛惜,民視君就如寇讎,當仇人。

這一處的文法有兩方面,孝慈是一上一下,上位者教你行孝,乃至忠君,上位者就必須慈,視民如子。

[

「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第三句如何勸?不是自己也不是他人,指第三者,舉用那些善者,那一人好就舉他出來,讓百姓看了效法。

「教不善者」

,也不說不善者不好,只要去教導他,一邊舉用善人一邊教人民,都是第三者。這一處的文法又變了,舉好人又去教不好的人,人民自然相視而勸,這是不勸而勸。

這三句三答,有直接,有雙用,有第三旁通,孔子的說法及文法,婉轉微妙,懂文法,就能講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