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義蘊→小引

◎三界無安。猶如火宅。閻浮提洲。其苦倍甚。一切眾生。所有身心。剎那生滅。原本無常。眾苦交煎。原本無樂。四大假合。原本無我。血肉臟腑。原本無淨。眾生不悟。妄希常樂我淨。故起顛倒。然終不得。是以憂苦。惟有證得真如。於此四者。一時俱足。名曰淨德。釋迦世尊。悲憫眾生。沉淪苦海。頭出頭沒。不能出離。特現於世。親作慈航。廣說八萬四千法門。教人起修求證。但須長久劫波。精苦功夫。斷盡三惑。方證真如。可憐末法眾生。根器淺劣。五濁惡世。欲塵牽纏。能行能斷。幾等麟角鳳毛。不獲普度。豈佛本家。故於八萬四千法門以外。而又開此念佛往生一法。是說本經之因緣也。

◎此法之奇。不經祇劫。無須斷惑。未證真如。便可取得常樂我淨。眾生往生。皆是蓮花化身。壽命無量。毫無眾苦。一生補處。廣大方便。普應群機。所謂三根普被。利鈍全收。鈍根如愚夫愚婦。均可證入九蓮。利根如華嚴善財。端由圓成佛果。依法行之。萬修萬去。求解究竟。三藏難窮。故修他門。皆須信解行證。惟修此法。只重信願行持。而本經文法。更為奇特。不談玄妙。然無一處不含玄妙。深者見深得深。淺者見淺得淺。亦可謂三根普被之絕妙文章。惜乎減劫之時。眾生福薄。或文字障重。或我慢貢高。胸橫成見。未曾深求。輒對經文。妄生誹謗。遂使大好慈航。不肯乘渡。區區悲若輩惶惑。兼悲經道蹇遇。是述義蘊之動機也。

◎本經文簡而顯。義豐而微。簡則事不支蔓。顯則音易宣流。豐者萬法全包。微者一痕不露。看嶺看峰。固皆有得。屠門大嚼。總屬空嚥。亦猶橄欖檨果。不到回甘。未為知味也。叢林日誦。雖定常課。求諸法會經筵絕少開演。寧非跡似顯彰。而實處隱晦耶。誠以經文體栽。有類敘事。弦外之音。未能遽會。致令淺嘗之人。輕生議論。有謂契合鈍根下機者。甚有謂是廣告式者。以故通宗通教大家。視為語義平凡。不足講論。偶有講者。而哲學文學之儕。亦存無甚可聽成見。噫。均過矣。述者早歲心理。亦具此等錯誤。後遇知識。指謂本經性相律密藏通別圓無不盡蘊。但須會於文字之外。從茲再讀。始覺酪酥醍醐。乳中具備。驚歎立言微妙。宛如無縫天衣。昔賢天親。初謗大乘。其後悔悟。欲自斷舌。無著教以改讚大乘。便是補過。因之不揣譾陋。師其故智。實為自補前愆。兼為謗本經者。普作懺悔也。

◎本編所述。專為經文含蘊。偶舉片羽。可想吉光。冀人咸知本經構造。表媞賰L。事理法軌。攝無不盡。從生尊重。藉堅信行。並非釋經。亦非闡揚淨土義理。蓋古今注釋之家。各有獨到。而淨土義理。賢、台、性、相、律、密各典。皆有詳論。吾知有涯。未敢盲道。

◎初機修士。閱此義蘊。須與拙輯本經摘註。或他家詳注合觀。方解所云為何。此編乃經注之注。故必以解經正文為先。如法會眾證分別序十六尊者行業。及禽鳥演法分三七道品等處。尤證不了經文。無從索解。

◎金剛經傳由梁昭明太子析成三十二分。大為後世詬病。本經亦由前人析為十二分。但誦者多未依從。茲取對照經文。易於檢查。更不妨作科判觀。特採用之。實非有所主張。謹以十二分題目。標於文前。經文頂格恭錄。義蘊低格附後。

◎本篇成於蘆橋事變。三巴道中。流離之次。參考無書。不自藏拙。輒喜生事。其間紕繆。諒必繁多。尚祈海內 大善知識。不吝匡教。為幸。

述者謹識 佛說阿彌陀經義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