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讀書會 (www.haihui.org.tw)|在梵唱中開花─駐足於樂生療養院佛堂邊
 我要貼文
 修改刪除
 系統管理

讀書會檢索   明倫讀書會佛法資源 → 初機學佛

在梵唱中開花─駐足於樂生療養院佛堂邊
資源提供:洪志明  

在梵唱中開花駐足於樂生療養院佛堂邊             詹澈   2006/06/23 聯合報】

 

百年榕樹還在往下伸長鬚根

陽光在風中翻動百千萬計的樹葉

有一種音樂來自那些根鬚與葉片的樂器

那些弦和鍵

那些髮和舌

那些跪在佛像前的痲瘋病患者

用沒有手掌的手腕

綁過菜刀切菜的手腕

綁著木槌敲著木魚

──木魚游在鐘聲裡

鐘聲遊在雨絲中

那些沒有鼻的魚

沒有眼的蝙蝠

沒有手和腳的蚯蚓

都在木魚鐘聲中

長成他(她)們植栽的桂 玉蘭花 含笑

花香瀰漫在他(她)們的四大與六根

他(她)們的五官有了各種花的形狀

香氣隱隱引著誦經聲

冥冥中──

從他(她)們殘缺的手掌腳趾鼻脣裡

長出了樹枝與樹葉

開出了桂花 玉蘭花與含笑

含笑的佛菩薩們

在檀香與花香交融中

點亮了暗夜前行的路燈

然而他(她)們將被僵化的法令遷徒

這合於人權的 殖民史的 公衛史的

人類共有的文化古蹟 一群與建築

在官商結構中弱弱無依

然而他(她)們將要去跪拜遊行

用殘缺的紅腫膿血的手腳

向著尖聳的權勢跪拜懇求

帶著噥噥喃喃 嘸嘸唔唔的

在雨聲中滴答著記憶的梵唱與花香

 

隱匿的樂生已然甦醒                  歐陽柏燕 2006/06/10 聯合報】

 

文學的社會事件簿樂生療養院為日據時期日本政府安置漢生病患設置的隔離所,歷半世紀歲月。數年前,由於新莊捷運機廠選址於此,引發院民抗爭。弱勢者的聲音獲得學生、古蹟學者支持,從此展開漫長的爭取保存歷程。

聯合報長期關注、報導此項議題的發展;聯合副刊先後刊出張蒼松〈還樂生人一條生路〉(94818)、〈呼喊正義,傳誦樂生〉(95330)二文。現在,在樂生院存廢抉擇之際,一群藝文界的朋友選擇進駐樂生,響應「樂生保存運動的藝術實踐」!本文呈現他們的心情與心聲。(編者)

「誰來為他們吶喊?誰來為他們抱不平?誰來幫助他們抵抗無法抵抗的威脅?我想和樂生的人多聊聊天,想多了解他們一點,我不滿足於只是粗淺的接觸,我想徹底的理解,日據時代,當他們在躲避中被逮捕,被送到一個將監禁他們數十年的地方,他們一定痛苦過,也掙扎過,最後認命了,幾乎終身只活在那塊狹小的土地上,最後只能與那塊土地同化,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悲劇,一個沒人重視的悲劇,沉默的一群人,不能反抗的一群人,遺忘了反抗的一群人,只能聽天由命,如今,我們還要剝奪他們什麼呢?他們只希望在原來的環境活下去,在一個他們被監禁到終於成為家的地方活下去,那裡有熟悉的人、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日子,他們可能不再回憶、不再悲傷,只是想活下去,我們還要再剝奪他們什麼?誰來為他們吶喊?誰來為他們抱不平?誰來幫助他們抵抗無法抵抗的威脅?」

 

漢生病友用生命 為台灣寫下的歷史,應該被完整的保存與重視

 

去年暑夏颱風來襲前,念哲學系的莊惟任首次到樂生療養院幫忙刷油漆、鋸除危及屋舍的樹枝,他在筆記本上寫下這段話,後來他對我說:因為他不會說閩南語,希望我協助扮演另一個角色,去樂生院和阿公阿嬤聊聊天,關懷、陪伴他們。

這麼一聊,時光匆匆飛逝已近一年,我常接觸的「青年樂生聯盟」,日日夜夜都在為如何保衛樂生而努力。

「這裡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記錄著他們隔離歲月的苦,和命運搏鬥的光輝。部分保存或是拆遷重組的保留方式,將完全破壞樂生院蘊藏的生活紋理與生命記憶,如此保存下來的房子是『死的』、沒有意義的。」

走進一位阿嬤的廚房,我看見她將小菜刀用橡皮綁在手腕上切菜,因為院裡的伙食太硬,她的老牙吃不動;再繞過阿伯的院子,他種了一些地瓜葉、茄子、瓠瓜,熱誠的要我隨時來採摘。在樂生,殘而不廢的形容已屬老套,在長期被隔離,與痛苦緊緊綑綁的日子裡,寒森迴廊與每一株老樹懸吊而亡的陰靈,無時無刻不在風中哀泣,告訴苟活的老鄰居,什麼才是世間最大的不仁不義!我們有幸走進樂生,自由漫步在綠樹環繞的自然景致裡,但他們的代步車呢?能走出什麼樣的人生風景呢?

「在以往的社會污名與歧視下,漢生病友對自己的生活方式並沒有實際的選擇權和自主權,即使到現在,他們的權益也未獲應有的重視,政府忽略決策錯誤在先,又刻意將捷運工程延宕的責任歸於漢生病友,這更是政府對弱勢人權明顯的打壓;而漢生病友用生命為台灣寫下的這部包含人權、醫療、文化的歷史,我們認為應該被完整的保存與重視。」

 

用殘缺的手腳,把集中營般的隔離空間打造為美麗可居的家園

 

當我參與樂生的活動,與院民們一起開會、共度特別的節日、摘他們種的瓜果佐餐、在怡園裡抒寫、畫畫、記錄樂生的一切時,我所看見的許多社會問題,滋生更多疑慮,也許表面上健全的我們,比樂生院民更形殘缺吧。

「樂生院在公衛史、殖民史與人權史上皆占有重要地位,它具體展現了人類對於污名疾病的『隔絕』與『滅絕』思維,以及日本殖民政府的『民族淨化』政策等重要的歷史意涵,也表現了漢生病友強韌的生命意志──用殘缺的手腳把集中營般的隔離空間打造為美麗可居的『家園』,對於當代有豐富的社會省思與人權教育的意義。」青年樂生聯盟的夥伴們說。

 

為何捷運新莊機廠選址在樂生院是一個錯誤政策?

 

為何捷運新莊機廠選址在樂生院是一個錯誤政策?迴龍醫院更是一個錯誤的安置?樂生院全區保存的重要性在哪裡?古蹟保存的價值在哪裡?當新聞議題一波波的被挖掘、探討,我所接觸的弱勢的阿公、阿嬤們,從原來的木訥、退縮、沉默,被逼出激動的吶喊,他們成立了「樂生保留自救會」,大聲對外說:「我們選擇住在舊院區的權利不可被剝奪,因此我們反對任何挾醫療資源脅迫我們搬遷的手段,只要還有一人想住在舊院區,就不該拆除樂生院!」

是什麼力量?讓他們挺身擋在挖土機前,以肉身相搏?並且一次又一次的在風雨中前進、抗爭,無非是──在一個他們被監禁到終於成為家的地方活下去!而已!

 

611遊行,要求在一個他們被監禁到終於成為家的地方活下去!

 

雨中,我撐傘走在木扶疏的路徑上,看見院民們坐著代步車穿過斜坡,他們的雙手因嚴重扭曲變形或因失去手指而無法撐傘,所以戴著大斗笠疾行,我來到真德舍,前不久倒塌的一間房間的屋頂,雨絲持續飄落下來,幸運逃過一劫、沒有被壓死的藍阿姨說得等雨停了,屋頂才會有人來修,這是一棟沒有作房間區隔的屋舍,目前住著五個相依為命的女人,她們把家當暫時集中在另一側安全的區域;每人的鋪位旁邊擺著自己的衣櫥、桌椅、電視、日用品雜物,她們殘缺的小小身軀隱在其中,比任何一件舊家具還灰暗的過日子,自從被隔離到樂生院,她們最老的相依相存已超過一甲子,這裡完全不談個人隱私,有的只是終老的相依相存。

端午節前夕,院民們在蓬萊舍開會討論6月11的遊行,為保衛樂生已經休學兩年,全力付出的馨文之前來信說:

611遊行的雛形已經大抵確定,請幫忙轉寄給關心的朋友!如果有朋友害怕遊行這樣的街頭形式,你可以告訴她:遊行,是最神聖最草根也是最直接的民主。我們不依賴專家也不哀求政客,每一個院民與支持者像一個公民一樣,有尊嚴的昂首闊步的在台北街頭,說出心底最原始最根本也最深切的願望。這樣不是很好嗎?不就是我們期待與追求的嗎?」

想到我們一路關懷、陪伴的樂生的阿公、阿嬤們,這次又要被迫走上街頭,我的眼淚不禁流下來!他們只不過有一個微小的需求──「在一個他們被監禁到終於成為家的地方活下去」!竟然無法實現!

 

一群藝文朋友,選擇進駐「樂生──怡園」

 

去年的1212,文建會公告樂生院整體院區環境為暫定古蹟,然而,半年將過,一切像是突然回到原點,又到了樂生院存廢的生死交關時刻!

基於對樂生深刻而清楚的看法,一群詩、藝文朋友,選擇進駐「樂生──怡園」,響應「樂生保存運動的藝術實踐」,這也是有識之士的共同心聲:「我們以最誠摯的心,透過藝術文化形式,呈現樂生可歌可泣的生命史,以及原地保留樂生院的社會意涵」,真的,「樂生的保存,是渴求公義與寬容的集體價值!是成熟民間社會的呼聲!」這些集聲音、行動、影像、戲劇的形式、力量,將一再向外擴散,告訴大家:隱匿的樂生已然甦醒!



來源:
閱讀:5398
日期:2006/6/26

【 螢幕捲動 】 【 收藏 】 【 列印 】 【 關閉 】 【 字體: 】 
 
  >> 文章迴響
還沒有會員發表評論。
 
文章搜索:標題內容作者 
發表評論


點  評: 字數0



 
授權使用:青創網絡 Http://www.qcdn.net Powered by:QCDN_NEWS Version 1.5.2.23.7.0
Copyright (c) 2001-2002 Qcd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