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倫讀書會 (www.haihui.org.tw)|021生命的眼睛 李秉宏
 我要貼文
 修改刪除
 系統管理

讀書會檢索   明倫讀書會心視野 → 心視野

021生命的眼睛 李秉宏
資源提供:陳甘煌  

                                                                               第21 9412月12

       生命的眼睛    李秉宏

 

世界給了他黑暗,他卻給了世界光明……

  他的名字叫李秉宏(今年二十五歲),出身地方仕紳之家。

  自幼因早產失明,小時候曾被醫生判為智障,並被關進「白痴間」。

  考上大學仍被譏嘲:就算讀完大學,還不是要回來幫人按摩。

  適逢家道中落,大學畢業,連一份最卑賤的工作都找不到,一度罹患憂鬱症。

  卻能以無比的毅力及努力在父母的培育下考取律師資格,成為台灣第一位盲人律師。

  (這樣成就不僅在台灣絕無僅有,在日本也只有兩位盲人律師而已。)

 

關進白癡間的日子

 

因為早產之故,造成「先天性視網膜病變」,我眼中的世界,除了亮光之外,其餘都是一片模糊。

父母發現我的眼睛有異樣後,我開始踏上了漫長的就醫之旅。

「來,乖,不痛喔。」每次到醫院,醫生為了檢查我的眼睛,總是給我點一種讓瞳孔放大的擴張滴劑,它所帶來的痛苦,我永遠也忘不了,就像是萬把的針,扎在我的眼球上那樣的痛。要不是媽媽緊緊抱住我,我肯定沒辦法熬過一次又一次這樣的痛苦。

「瞳孔收縮很正常,視神經也很正常,應該只是弱視,戴眼鏡矯正,按時滴藥水就行了。」醫生如此診斷。

那時候,我看了許多眼科醫師,對於我的病情,大抵的診斷都離不開這樣的結論。

就這樣,為了我眼睛的問題,媽媽帶著我,跑了全省各大醫院的眼科,我戴過的矯正眼鏡,不下上百副。不管怎麼矯正,我的眼睛始終看不見。

除了眼睛不好之外,我和正常孩子沒什麼兩樣,我愛玩、會哭會鬧,也會把拿在手上的東西統統塞進嘴巴堙A嘴巴合不攏的時候,嘴角就會淌著兩道口水,並且發出天真的咯咯笑聲。

媽媽說,我甚至比一般同齡的孩子更好動,像個永遠也不能安靜下來的小火車頭,整天橫衝直撞。然而這樣的性格,卻讓我在漫長的就醫過程中,吃了很多苦,並且受到奇怪的對待。

記得有一回去看醫生——

「坐好,不要亂動|」醫生說。

坐在醫生面前診療椅上的我,只安靜了一秒鐘,之後又淌著口水,自顧自地玩耍、搖頭晃腦起來。

「怎麼會流口水呢?」醫生皺眉。

抬頭看了醫生一眼之後,我便低下頭,專心地玩起自己的遊戲。

其實那麼小的孩子,哪裡知道該如何控制自己不亂流口水呢?然而當時的醫生卻對我不停從嘴角流出的口水很感困惑。他無奈地對媽媽搖搖頭,說;「李太太,你兒子的問題可能不是出在眼睛——」

「那是什麼問題?」媽媽的心中又燃起了一絲希望,心想,只要不是眼睛的問題,其他的應該都比較好解決。

「你的兒子是這裡有問題。」醫生用手指了指腦袋。

「你的意思是——」媽媽不懂醫生說的話。

「嗯——簡單來說,就是智障。」

「智障?怎麼可能?」媽媽一聽,整個人都傻眼了。

「你兒子是因為智能不好,所以眼睛才會看起來呆滯。」醫生望著我嘴角不受控制的兩行口水,下了定論。

就這樣,我被當作是智能不足的低能兒童,給送進了「白癡間」。

我不知道我在裡頭待了多久,也不知道智能不足所代表的意思,我只知道「白癡間」埵陶\許多多同樣被醫生歸類為智能不足的人,在我身邊又叫又跳。我在他們尖叫打鬧的刺耳聲中,只能既害怕又無助地不停搖晃身子,祈求他們不要再發出可怕的聲音。我害怕得不停呼喚媽媽。

就在我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有個人衝了進來,一手把我抱起,頭也不回地衝出病房,也衝出醫院的禁閉之外。

黑暗中,靠著對方身上特殊的茉莉花香味,以及身體的溫度,我知道抱著我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媽媽。

我仰頭,想看看媽媽,然而眼前盡是一片模糊。正要收回視線,一滴鹹鹹的水,順看媽媽的臉龐,恰巧滑落在我仰望的臉上。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知道那是媽媽的眼淚。我像動物一樣,本能地伸出舌頭舔了舔媽媽的眼睛。媽媽愣了一下,隨即把我抱得更緊,並且露出滿臉淚水的笑容。

在旁人眼中,我那樣的行為或許有點不尋常,很容易被誤解為智能不足,但只有媽媽知道,那是接近動物的本能,一種最直接、最純真的「愛」。

只是原本想要安慰媽媽的我,最後卻因為過於恐懼,以致完全說不出半句話來,反而伏在媽媽的懷堙A號啕大哭。我想,當時如果不是媽媽,我恐怕會一輩子被當成智障,給永遠關在狹小恐怖的牢籠堙C

回家的路上,媽媽反覆哼看一首好聽的兒歌安撫我。長大之後,有天我問媽媽:「你還記得那首兒歌嗎?那次你把我從醫院的白癡間堭洏X來時唱的歌。」媽媽笑著說,那是她自己臨時編譜出來的。

說著說著,媽媽突然哼了起來:秉宏秉宏不要哭,眼淚是珍珠╱串串的眼淚,揪痛媽媽的心╱秉宏秉宏不要哭,眼淚是珍珠╱擦乾眼淚,我們要大步走向前方路……

 

一隻看不見的鬼

 

記憶中,一整個童年,我幾乎每天都在玩,早上起床天氣好,我就到外頭和同伴一起玩,天氣不好時,我就待在家媯e圖或玩汽車的遊戲。

我的童年雖然有一點感傷,但大抵還是快樂的成分居多。

「今天玩什麼?」我和鄰居小孩什麼都玩,只要有光,一切小孩子會玩的遊戲,我都會吵著要參加。

「捉迷藏,玩不玩?」「玩,當然玩。」

我雖然很愛玩,卻很怕玩這個遊戲。因為每次躲起來的時候,我聽不見「鬼」的聲音,也看不見「鬼」,所以我總是因為搞不清楚遊戲進行到哪堣F,而感到無比的寂寞。

比起寂寞,我更害怕被「鬼」抓到,因為一旦被抓到,我就必須當「鬼」。

每一回玩捉迷藏,我總是躲的時間少,當「鬼」的時間多。

「李秉宏,抓到你了,換你當『鬼』。」每一次被抓,都是「鬼」已經站在我身後了,我才驚覺自己被「鬼」發現了。

「當『鬼』就當『鬼』,誰怕誰。」我逞強。

好幾次輪到我當鬼,當我瞇著眼從一數到一百時,他們全都跑光了。他們知道我根本找不到他們,所以也懶得在空地上找個地方躲起來,索性全都回家去了。偌大的空地上,空蕩蕩靜悄悄的,只剩我一隻「鬼」,一隻看不見東西的「鬼」,伸著手,四處摸索。那時,我完全不知道空地上根本已經沒有半隻小鬼可以抓了。

直到夜色暗了,爺爺悠悠的喊喚聲響起,一聲一聲地催促我回家,我這才急得哭了出來:怎麼辦,我連半個人都沒有抓到,他們都不知道躲到哪堨h了?

總在哭了一陣之後,爺爺聞聲趕來,他會伸出大手摸摸我的頭,安慰我:「秉宏不哭、不哭,你的朋友都回家吃飯了喲,我們也回去吧!」然後才牽起我的手,領著我回家。這才結束了這場寂寞的遊戲。

 

媽媽是我的有聲書

 

我上大學的第一志願,是念師大的特殊教育系,除了那是奶奶對我的期盼,也因為念這科目,一畢業就會找到工作,這一點對盲生非常重要。但爸爸替我填志願時,卻希望我完成他年輕時的心願,念北大法律系。我竟然給錄取了。

第一次律師考試,我的成績一塌糊塗。

為了讓我重拾信心,爸爸費了許多唇舌和我溝通,並且嚴厲地指正我,當初讓我讀法律,並不是為了要我賺錢,而是希望我能夠去幫助一些真正有委屈的人。爸爸說,即使他們沒錢,我們也應該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這才是一個人真正的價值。

爸爸的話,讓我再度找到自己的價值,我決心再考一次律師。

為了考律師,我重新調整作息,每天早上固定六點半起床,吃完早餐,七、八點就到台北大學的資源教室念書,直到晚上九點、十點才坐車回家。

這段期間,我還帶領了學校的讀書會,藉由帶領讀書會的過程,一點一滴找回自信,也安排自己再度到台大與東吳法律系旁聽。除了旁聽的時間外,我都在資源教室用心潛讀,因為資源教室有特別為盲生準備的讀書工具,如電腦、有聲書、錄音、播放等設備,所以儘管畢業了,我還是喜歡到那堜嶽恁C

但資源教室是專門為幫助學校盲生的學習而設立的,一旦學生畢業,就會喪失使用資格。

一個學弟跑到我面前,對我說:「學長,對不起,因為你不是學生了,所以在這堜嶽挶|造成大家的困擾。」

「嗯?可是之前我都是在這堜嶽恁A這堛漲悎v也沒說什麼呀?」我說。

「我們剛剛經過開會討論,覺得因為你已經畢業了,這樣會占用到其他在學學生的權益,所以,不好意思喔。」學弟連連道歉。

讀書本來就比較困難的我,就這樣被勸離了資源教室。

那天,原本晚上十點鐘才會回家的我,下午就提早回家了。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媽媽見我臉色不對,擔心地問。

我有點委屈的將在資源教室發生的事,對媽媽說了一遍。

「沒關係,今天起,媽媽來當你的資源教室好不好?」媽媽拍拍我的肩。

那天之後,媽媽便利用晚上睡覺前的空檔,為我將法學教科書堿\燥的法律條文,一字一句地唸下來,錄製成錄音帶,好方便我學習。

有時夜媬籊荂A媽媽房間的燈還亮著,我便會聽到她的聲音,「民法第三百一十九條,啊!唸錯了,重來。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好像她才是要上試場應考的學生。

幾天後,我帶著媽媽為我錄製、充滿慈愛的有聲書,不氣餒地另闢戰場,在台北大學圖書館的角落,找到可以供我讀書的位置,聽著媽媽特別為我錄製的法學有聲書,繼續往律師之路邁進。

咬看牙,我一遍又一遍地聽著錄音帶埵A熟悉不過的聲音,我有時會錯以為媽媽正在對我說話,「秉宏,是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不是三百一十九條。」說著說著,她會突然哼了起來:秉宏秉宏不要哭,眼淚是珍珠╱串串的眼淚,揪痛媽媽的心╱秉宏秉宏不要哭,眼淚是珍珠╱擦乾眼淚,我們要大步走向前方路……

 

本文作者是台灣首位、也是唯一的一位盲人律師。

 



來源:
閱讀:6730
日期:2005/12/12

【 螢幕捲動 】 【 收藏 】 【 列印 】 【 關閉 】 【 字體: 】 
 
  >> 文章迴響
  網友 301032005/12/29 下午 07:11:09 我的迴響  
人光是看外表示沒有用的,內心才重要。

  網友 801392005/12/26 下午 05:01:01 我的迴響  
人不能以一個人的外表而評斷他的好壞

  網友 801372005/12/26 下午 04:54:27 我的迴響  
對於身心有障礙的孩子 我們應去包容他 給他信心 而不是嘲笑鄙視他

  網友 801012005/12/26 下午 04:51:17 我的迴響  
每個人都有一定都功用在.
正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
像 李秉宏努力不懈

  網友 801282005/12/26 下午 04:50:25 我的迴響  
每個人都不應放棄自己,而是肯定自己,這樣才能成為永遠不敗的人!

  網友 801172005/12/26 下午 04:50:11 我的迴響  
朋友不能那們得自私.把人丟在那就跑,真過分

  網友 801172005/12/26 下午 04:48:38 我的迴響  
人不能以外表來評斷一件事,就像那位醫生一樣

  網友 801082005/12/26 下午 04:48:03 我的迴響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 不用在乎別人

  網友 801272005/12/26 下午 04:47:24 我的迴響  
所謂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就有如李秉宏,他雖然看不見,但他不放棄自己,反而努力向上爬,所以我們應該要多多學習他的精神,這樣才對的起自己。

  網友 801222005/12/26 下午 04:46:54 我的迴響  
每個人都有優點,只是要再殘障同胞上找到需要花一點時間,因為大家看到他身心上面有缺陷,就會不自主的嘲笑他,我們應該去關懷他們,並讓他們有活下去的勇氣!!! 而且超好看ㄉ

首頁 | 前頁 | 後頁 | 尾頁分頁 1/3   
 
文章搜索:標題內容作者 
發表評論


點  評: 字數0



 
授權使用:青創網絡 Http://www.qcdn.net Powered by:QCDN_NEWS Version 1.5.2.23.7.0
Copyright (c) 2001-2002 Qcd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